刚刚更新: 〔冷王的心尖宠妃〕〔战国赵为王〕〔大肚王〕〔文娱万岁〕〔校花之无敌仙少〕〔楼乙〕〔重生之少年天尊〕〔妖娆炼丹师〕〔大唐技师〕〔无赖王妃:放倒腹〕〔荣耀之舰〕〔叫我创界神〕〔无敌悍民〕〔风水鬼圣〕〔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背叛游戏〕〔快穿:女帝嫁到,〕〔重生90甜军嫂〕〔仙三代的日常生活〕〔王牌企划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三十一章 雨渐稀,悬崖撒手去
    在诸位修士攻打大阵的时刻,阵内云澜正浏览着李珊传来的消息。

    “禀告仙子!!城中的蛊毒已解。百年护境家族的考核评比,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端坐的法器之上,云澜闭目凝神的思考的家族各项的事宜。

    “族人在这山海界内安逸太久了。虽然看起来像是个强盛的家族,但内部早已腐朽。新生的族人也在这种气氛的熏陶下不堪重用。”

    心中微微叹息一声,便将手中的法器打发回去了。

    她已经决定,不再过多的耗费心神去处理家族的问题了。

    既然家族选择护境者,以后是造福一方还是为祸一方。

    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对了,忘记你的妹妹了。”

    说罢又拿出一道符箓出来,传信给李珊。

    让她处理二狗子的妹妹的问题。

    一边传信云澜一边俯视起了眼前的藏海寺。

    眼中倒映出,逃出柴房二狗子正在处理伤势的身影,看到二狗子的所伤的地方。

    云澜面带笑容摇了摇头,遂即收敛心神。

    “仙子,为何发笑?”

    一旁操控三百兽君界的沙道人,看到云澜突然发笑问道。

    “没事,没事。沙道友,那边情况如何?”

    “果真如仙子所说,山海宗那边有了动作。”

    谈到正事云澜收起了笑容。

    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的问道:“噢?都有谁来了?”

    “除了山海宗来了三个人外,还有八苦神君和罗浮道人。其他杂七杂八的还有些还丹散修。对了,还有些筑基修士。”

    听闻山海宗来了三人,云澜就感觉胸口有股子郁结。

    冷声问道:“兰山那贱人也在其中吧。”

    “没错,还带来两个刚入紫府境界的小辈。”

    “五位紫府修士,加上十几位还丹修士。三百兽君界里的道兵已经阵亡了十几人位,在这样下去恐怕会对夺仙缘有影响啊。”

    沙无欲见云澜沉吟不语,立刻装作无意的说出了自己的抱怨。

    是不是应该按照计划,把这些人放进来了。

    大家都是为了仙缘不假,但不能老让我们出力啊。

    沙无欲一脸似毫不在意的表情,语气平淡的把自己的意思点了出来。

    “就按沙道友的意思吧。算算时间那妖物也快遮挡不住天劫了。”

    云澜点点头,开始催动由自己掌控的云猊地衣阵。

    她也是知道三百兽君界,本就是制造道兵用的阵法。

    让它来做主力阻挡紫府修士也是难为这大阵了。

    好在这大阵特殊,品质又极高。

    也堪一用。

    若不是时间太紧,手头上又没有什么合适的阵法,架设阵中阵。

    她也不会冒险使用这样的阵法。

    催动云猊地衣阵。

    很快大阵之内云气雾气就充斥其中,各类道法禁制也启动。

    三百兽君界内,兰山三人也显露出来。

    与八苦神君和罗浮道人两人,配合起来不慌不忙的绞杀着各路道兵兽君。

    “用这等大阵来阻挡我们,云澜仙子也是急昏了头吧。”

    罗浮道人,冲天大笑一声而后挥手又是一剑。

    将一位道兵兽君的头颅斩下,西瓜大的脑袋咕咚砸在地上。

    随后在地上翻滚几周,便化作一滩血水。

    “真是可惜了。培养这样成色的道兵…..”

    就在几人还想斩杀几位道兵兽君之时。

    从空中一道白光照在几人身上,转眼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回过神来,众人又是被分开了。

    只是这次身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之中。

    藏海寺内

    距离祁德山被二狗子偷袭,经过了一夜了。

    祁德山本想去问个清楚,却发现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于是跟着其他僧人打着雨伞,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寺内各处寻找二狗子。

    但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二狗子。

    本想在四处打听打听,却被游溪拉着参加了无遮大会。

    坐在大雄宝殿内,祁德山漫步目的的张望四周。

    耳边无遮大会的辩论,从他的左耳的进去,从右耳朵原原本本的出来。

    天元曰:“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当作何解?”

    天元曰:“譬如阿难,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当作何解?”

    无遮大会虽说人人皆可发言,但一般都是有人先行提问有人作答。

    而这次的藏海寺举办无遮大会,是为了选出下一任主持来。

    所以最为核心的还是天元大师考核他的悟真、悟心、悟修、悟净四位弟子。

    单祁德山的感觉而言,悟真回答的最为简洁明了、悟修最为生动有趣、悟净最为广博。

    之前顶撞自己的悟心虽言词稚嫩,有时却直至人心。

    听着滴滴雨声想着最近的种种事情,祁德山的心绪不知飞向了那里。

    无遮大会结束。

    游溪邀请祁德山,去屋中饮茶。

    “祁公子,参加完无遮大会可有什么心得体会?”

    游溪抿了茶水道。

    虽然知道游溪是打趣自己,但祁德山对于自己走神的事情还是惭愧不已。

    “游溪姐,玩笑了。说来惭愧我本就不喜佛法。这无遮大会真是听着脑瓜子疼。”

    虽然两人才认识几天,但两人互相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仿佛他俩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

    久到一言一行,都是那么的熟悉。

    祁德山在游溪这里,一扫阴郁之情。

    怎么想的就怎么表达出来。

    游溪虽言语不多,但总觉的比起之前开心不少。

    “嗯?好像?好像什么来着?我记的好像有什么,什么指月断指的事情。游溪姐,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祁德山拍着脑门,闭目回忆着无遮大会的事情。

    而后想起了什么,连拍三下脑门道:“我想起来了,是一指指月月亦明,断指断月月亦空。”

    看着祁德山这副模样,游溪手捂住嘴偷笑一声。

    “你倒是会记。”

    望着窗外越来越小的雨水,游溪眼神一暗。

    随即冲着祁德山一笑道:“所谓指月:“指”喻经教中的一切语言文字,“月”喻佛法的真实义谛。既然想要成佛,自然是要修行领悟佛法而不是沉迷在经卷中的文字里。”

    “原来如此啊。所谓修炼也是如此吧!不能沉迷在功法的多么好而是要领悟大道的奥妙。”

    听到祁德山的话,游溪不否认的点点头。

    “阿弥陀佛。”

    门口一声阿弥陀佛,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回首一看竟是天元大师。

    “大师前来到访,不知是为何事?”

    “祁施主,阿弥陀佛。老衲,是在找蛇居士的。”

    “蛇居士?这里没有什么蛇居士啊。”

    天元和尚的话,听得祁德山一头雾水。

    “大师,唤我何事。”

    天元双手合十道:“特来送居士一程。”

    “大师.......”

    “悬崖撒手,绝后再苏。居士,该上路了。”

    “大师…….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我的神秘老公〕〔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