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的心尖宠妃〕〔战国赵为王〕〔大肚王〕〔文娱万岁〕〔校花之无敌仙少〕〔楼乙〕〔重生之少年天尊〕〔妖娆炼丹师〕〔大唐技师〕〔无赖王妃:放倒腹〕〔荣耀之舰〕〔叫我创界神〕〔无敌悍民〕〔风水鬼圣〕〔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背叛游戏〕〔快穿:女帝嫁到,〕〔重生90甜军嫂〕〔仙三代的日常生活〕〔王牌企划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二十七章 天花起舞,禅心我慢
    夕阳垂落,映出一片片通红的火烧云。

    祁德山抻了个懒腰,舒服的打了个哈欠。

    翻身下了床,走出了房门。打算去斋房吃顿晚饭。

    进到院中,正好遇到了谈禅归来的游溪。

    他没有出声打扰在院子中闲游的游溪,静静的欣赏起婀娜的佳人。

    一错神的功夫,游溪已经到了祁德山眼前。

    面含笑意问道:“祁公子。睡的可好?”

    “托游姑娘洪福,让我住在了院中。”

    正当祁德山想要感谢游溪出借房间时,却见游溪从怀中掏出一块方巾。

    伸手轻轻擦拭,留在祁德山嘴角的口水。

    祁德山有些不知所措的摸着下巴脸颊,又用手背狠狠的蹭了几下嘴角。

    “让姑娘见笑了。”

    游溪没有说话嘴角轻抿似笑非笑,将叠好的白色方巾交给了祁德山。

    “是……在下失礼了。让游姑娘见笑了。”

    接过方巾手帕,祁德山感觉自己好像是多了个姐姐般。

    “小女痴长公子几岁。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叫我声姐姐便好。”

    “那就先谢过姑.....游溪姐了.....”

    祁德山说道一半,被游溪温怒的眼神制止住了。

    这才连忙改了口。

    “游溪姐,你还没用过斋饭吧?正好一起啊。”

    祁德山实在想不出说什么,只好邀请游溪一同用餐。

    寺庙的斋饭十分简朴,对于吃惯了荤腥的祁德山着实是个折磨。

    看着眼前桌上还是几块豆腐配上一小块疙瘩咸菜就小米粥。

    祁德山瞬间没了食欲。

    游溪放下筷子端正身姿装作生气的口吻道:“弟弟是嫌弃这里的斋饭不好?”

    耳听佳人温恼,祁德山连说不是不是这样的。

    端起木碗,立刻大快朵颐起来。

    “咳~~咳~~咳~~~”

    瞧见祁德山这副模样,游溪笑着轻轻摇了摇头道:“慢点别呛着了。”

    “没事没事。”

    在确认祁德山真的没事之后,游溪便也重新拿起筷子用起斋饭。

    见游溪重新用起斋饭,祁德山把口中夹带沙子的小米粥重新吐到了碗里。

    好在木碗挡住了,没有让游溪发现。

    祁德山挑眉顺着木碗的边缘,欣赏着游溪白如羊脂的脸蛋。

    这时旁边两个香客的对话,引起了祁德山的兴趣。

    “翠娘,你知道吗?咱今天拜的那颗蓝色的大珠子那个就是珠神娘娘了。

    “啥?那颗怪好看的大珠子就是珠神娘娘?!”

    听到自己汉子话,村妇瞪大了眼睛。

    “那可不。还能骗你不成?三叔都跟我说了,就是那颗蓝色的大珠子。”

    “可?咱又不是求雨?为啥子拜珠神娘娘啊?”

    “你也嫁过来几年了。怎么还是头发长见识短断的呢?之前娘娘显灵你不是没瞧见。在咱们村,珠神娘娘就是咱的菩萨,不管有啥子事情儿,只要上山拜了珠神娘娘一准行了。”

    “那我这肚子里,拜了珠娘娘就能?”

    “那还有假!三叔还能骗咱们不成,一准灵儿。”

    姓王的汉子虽然心里也没有谱,但三叔的话他还是信的。

    珠神娘娘显灵这个说法,让祁德山眼前一亮。

    若是寺内有什么法宝能够解毒,倒也应了藏海解鳩之语。

    三两口吃完斋饭,祁德山向游溪告罪一声。

    立刻找到了悟真和尚,想要借用宝珠下山救人。

    悟真和尚听到祁德山的说法,却否认珠子有什么显灵之说。

    表示那些都是会愚民愚妇口中的闲话而已,珠子就是一颗舍利子而已没有什么。

    夜深。

    祁德山从供奉珠子的大殿中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打算睡觉但心里还是放不下解读救人这事情。

    祁德山躺在床上好像是烙大饼一样的反复翻着身子。

    在床上又躺了一刻多钟,还是睡不着祁德山直接蹦了起来下了床。

    找了几根短棍,在院子里打起了之前跟舅舅学的棍法。

    一练不要紧,也不知道怎么只身体身轻如燕怎么打怎么有。

    正在祁德山的练功时,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

    从院外爬到了祁德山这个院子的屋顶上。

    先前窜了几步,来到游溪的房间上。

    刚想掀开游溪屋上的瓦片时,他猛地一回头看向了祁德山。

    “三公子?他怎么会在这里。这可如何是好?”

    黑衣人看着院中的祁德山,心中十分纠结这时却听得耳边又有几声传音。

    黑衣人听罢一咬牙,从袖子里甩出几枚金钱镖来。

    饱含着真气的铜板夹带嘶嘶破空之声,径直打向了祁德山的左右臂和身子上几次穴道。

    嗖嗖嗖。啪啪啪

    并没有想象的定住身子。

    在第一下打中之后,祁德山反应过来,就地驴打滚躲开了剩下的金钱镖。

    那黑衣男人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小贼,那里跑。还敢偷袭。看小爷的法宝。”

    说了声看法宝,祁德山直接把棍子投了出去。

    黑衣人脑袋一偏闪过木棍,提剑冲了下来。

    来到祁德山跟前挥剑就砍。

    祁德山又是一个驴打滚,顺势捡起了地上的其他棍棒。

    家伙在手,祁德山也就不怕什么了。

    “小子,给你个机会。脱下面罩把偷的东西放下。饶你一命。”

    俩人短兵相接,黑衣人招式凌厉,祁德山一接一拍。

    简单之极却让黑衣人束手无策。

    黑衣人见久攻不下便催动功法,瞬间一层真气附在了剑身表面。

    挥剑刺去,祁德山用木棍抵挡。

    木棍像是豆腐一样被直接刺成两段,宝剑顺势直接刺入了祁德山的左肩。

    在黑衣人抽剑在砍之时,祁德山一把用左手死命攥住了剑刃。

    同时右手拿着剩下半截木棍从下往上撩了过去。

    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黑衣人的下阴处。

    瞬间一声类似公鸡打鸣的声音,从黑衣人嘴中发了出来。

    跪倒在地,左手捂着,右手手指直勾勾的指着祁德山。

    同时嘴里发着哦~哦~哦~的声音。

    “哼哼,跟我斗。你小子还差的远哪。”

    捂着肩膀祁德山快步来到黑衣人面前,掀开了他遮面的黑布。

    “怎么是你?二狗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二狗子痛苦的样子,祁德山伸手打算把他扶起。

    没想到,在祁德山弯腰扶人的时候。

    二狗子突然一个扫堂腿把祁德山撂倒在地。

    而后站起身来,运起内功飞出了院墙离开了。

    待祁德山起来再想追赶之时,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禅房之中。

    一位老僧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口念经文。

    忽然,从房梁下窜出一只大蟒。

    估摸至少三丈多长,身子盘在房梁之上。

    头悬在老和尚的头上。

    这大蟒通体乌黑,头颈间鼓出两个肉疙瘩。

    身上长出了四只小小的爪子。

    嘶嘶的吐着信子。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月光透过天窗,照射进来将房间映照的雪白。

    漆黑的大蟒缓缓蠕动,信子上下摇摆时不时展开大口吞吐着月光。

    过了几炷香的时间,在老和尚念的经文声中。

    大蟒伏在地上,随着经文声扭动身体。

    慢慢的,通体漆黑的大蟒幻化成了一位身穿月白色袄裙,肌肤白净如玉的女子模样。

    依旧是听着经文声在老和尚,面前扭动婀娜身姿。

    只是此时此刻,她没有了清幽典雅的气质,而是分外的妖娆艳丽。

    随着老僧吟诵的经文,女子缓缓从口中吐出一粒环绕丝丝黑气闪着金光的圆丹。

    若是细看金丹之上,还有一处地方是黑色的。

    金丹在月华的帮助下,漆黑浑浊的妖气与圣洁老僧的法力在丹中互相交融。

    漆黑的妖气在一点点被消磨。

    三更天时,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亮。

    空气湿润的同时也能听到不远处有阵阵雷响在不断靠近藏海寺。

    这是女人也将金丹吞回了肚中,回身跪拜在老僧的面前。

    梆梆梆三声响头。

    女子默默起身离开。

    “阿弥陀佛。蛇居士,这几日便是大雨了。居士还是早做打算吧。”

    在女子走后,和尚终于压制不住心魔,身上燃起了业火。

    “唉~~孽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我的神秘老公〕〔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