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的心尖宠妃〕〔战国赵为王〕〔大肚王〕〔文娱万岁〕〔校花之无敌仙少〕〔楼乙〕〔重生之少年天尊〕〔妖娆炼丹师〕〔大唐技师〕〔无赖王妃:放倒腹〕〔荣耀之舰〕〔叫我创界神〕〔无敌悍民〕〔风水鬼圣〕〔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背叛游戏〕〔快穿:女帝嫁到,〕〔重生90甜军嫂〕〔仙三代的日常生活〕〔王牌企划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二十六章 修真悟道屎溺中
    事关人命,悟真和尚也怕祁德山是不是搞错了。

    赶紧解释一番。

    祁德山闻言知道是自己想当然了,以为玉简之中藏海解鸩指的就是藏海寺有人能解蛊毒。

    自然想到的是方丈天元大师。

    现在来看,可能是藏海寺内是其他僧人。

    “悟真师傅,那寺中可有懂得岐黄之术的僧人吗?”

    “不瞒三公子,寺中僧人无一精通岐黄之术。想必是公子那里弄错了什么吧。”

    难道是那和尚骗我不成?

    沉吟良久。祁德山的脑海里剩下两种可能。

    一是和尚欺骗他。至于什么原因,还不好说。很有可能是和尚耍戏自己。

    第二个想法,则是自己有什么的地方搞错了。

    藏海解鸩。

    附近也只有藏海寺了,这个应该没有错了。

    解鸩,鸩是传说中毒鸟,可以代指为蛊毒。解鸩就是解毒了。

    顺了一遍思绪,祁德山决定先在寺中找找。

    说不定有会碰上什么高人,正是自己要找的解毒之人。

    “悟真师傅,我想在贵宝刹待些日子。您看......”

    悟真闻言面露窘色道:“三公子,您是贵客。若是平常日子,我们举寺欢迎。只是......”

    “只是什么?悟真师傅,不必顾忌。”

    “只是眼下确实没有一间客房,供三公子您留宿的。”

    悟真和尚一脸歉意道。

    “无遮大会已经召开了多日。各路香客是骆驿不绝啊!小寺早已是人满为患了。实在是.....”

    “好吧!那就不打扰悟真师傅了。那我在寺中转转就走。”

    “我已给三公子备好了素斋,公子用过午饭再走也不迟。”

    “也好那就再多叨扰悟真师傅一会儿了。”

    “哪里哪里。还请三公子,莫要怪罪我等招待不周。”

    两人一番客气后,悟真便跟着早已等在门外多时的小僧离开了。

    仅留下了祁德山一人,在禅房休息。

    眼下悟真和尚走了,祁德山当然要先去寺中转转。

    找找有没有得道高人。

    走出偏房,祁德山从近到远一层层的找了起来。

    因为今天的无遮大会刚刚结束,所以在寺中闲逛的人倒是不多。

    主要还是慕名而来,过来上柱香的。

    穿过天王殿,祁德山隐隐听到后院有人声聚集。

    循声穿过偏门,来到放生池所在的地方。

    不知为何池前围着不少捂着鼻子的人。

    对面传来了一声声“拦住他,不能让他跳下去。一定要拦住他。不然我们以后可怎么活啊。”

    藏海寺的放生池也当蓄水池来使用,平时寺内僧人用水皆从池中打水。

    所以建的极大,祁德山绕着人群来到了边上。

    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放生池对面,众位僧人或手持木棍或手持长柄笤帚。

    驱赶者一位满身污渍想要跳池的男人。

    那男人也不多言,就是一直喊着:“道在屎溺。道在屎溺。”

    “肯定是个疯子,那有人修行泡在粪池子里。”

    “没错,问题是这疯子不单喜欢泡在粪池里,他跳完粪池还要跳这个水池。”

    “噫~~~~~真恶心。各位师傅,你们可千万不能让他跳啊。不然我们还怎么吃水啊。”

    “就是啊就是啊。千万不能让他跳进去。”

    围观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的大致给说了个明白。

    祁德山听到还有这样修行的,立刻感觉浑身上下那都不大舒服了。

    “身外无物,处处皆是极乐净土。可惜走了偏道。”

    声音似空谷幽兰。

    回首望去,只见一位那人二十上下,身穿一件月白色袄裙。

    手持一柄绣有兰花的圆形团扇,朱唇微翘,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

    那一声屎尿的男人。

    看到祁德山的脸庞,姑娘有些诧异。

    遂即姑娘便释然一笑,向祁德山点了点头。

    祁德山见眼前姑娘生的如此美貌不禁看呆了。

    待看到姑娘冲自己含笑点头,祁德山这才回过了神来,不好意思的望向别处。

    女子没有跟其他女子一样低首捂鼻匆匆离开,而是向前款款几步,与祁德山并列站在一处。

    顿时祁德山便觉得有一股草木清香之气铺面而来。

    刚刚瞟向别处的双眼,至此再也没有办法从身边这位姑娘身上移开。

    女子也不在意,静静张望远处。

    踌躇了片刻,祁德山鼓足了勇气道:“在下安定祁德山,敢问姑娘姓名。”

    姑娘见他向自己搭话,眼中似有笑意而后好像想起了什么。

    抬手用团扇挡住大半个脸颊,仅仅露出两个乌黑发亮的眸子。

    这次款款施礼道:“小女游溪。”

    啊,原来她叫游溪。

    祁德山本就一时冲动,姑娘听到真的跟自己说上话了。

    他反而不知道再跟人家说些什么了。

    一时间,只会嗯啊这是的。

    游溪见状,又是一笑。

    说了声失礼了便要离开。

    祁德山瞧着姑娘要离开,心里又是一激灵。

    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开口问道:“不知刚才姑娘所说的走了偏道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公子是好奇这件事。”

    “求姑娘赐教。”

    “不敢,不知公子是否知道卯酉沐浴。这人所修方法便是此法的变种。他先是跳到粪池之中,泡洗一个时辰。而后在跳到清水池里来泡洗一个时辰。此法早中午晚,每天四次。借以修心修禅。”

    在游溪解释的这段时间里,水池对面的众位僧人也把那男人用绳子捆好了。

    带到下面,一桶一桶的用清水冲洗干净。

    “多谢姑娘赐教。”

    未等祁德山想要再发问,游溪身后来了位小和尚。

    附耳说了些什么后,游溪便直接告罪离开了。

    这让祁德山颇为遗憾。

    事情圆满解决,人群也都散了。

    祁德山又在寺内各处晃悠了一遍,把藏海寺内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走一遍。

    也没能遇到什么高人。

    只得回到斋房,吃点斋饭。

    待祁德山背着包裹,打算离开之时。

    之前在寺门外遇到的那个小和尚找到了祁德山。

    “三公子,刚才有人为公子腾出了一间禅房。说是公子若是不嫌弃可以住到他那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

    “游施主,听悟真师父说起了三公子的事情,大为感动还要帮公子你,寻找解毒的方法呢。”

    “原来是游姑娘啊!真是菩萨心肠啊!”

    边走边问怎么突然有房间了,祁德山这才知道原来是游溪姑娘。

    让出了自己的小院中的一间禅房。

    祁德山本想感谢一番,却得知天元大师找游溪谈禅估计傍晚才能结束。

    只得作罢,祁德山一路上也是又困又乏。

    进入房间后,不大一会便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我的神秘老公〕〔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