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的心尖宠妃〕〔战国赵为王〕〔大肚王〕〔文娱万岁〕〔校花之无敌仙少〕〔楼乙〕〔重生之少年天尊〕〔妖娆炼丹师〕〔大唐技师〕〔无赖王妃:放倒腹〕〔荣耀之舰〕〔叫我创界神〕〔无敌悍民〕〔风水鬼圣〕〔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背叛游戏〕〔快穿:女帝嫁到,〕〔重生90甜军嫂〕〔仙三代的日常生活〕〔王牌企划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二十四章 舍身为佛造浮屠
    五月飞霜,寒暑颠倒。

    祁德山在北地生活了二十载,也没见过如此奇特异象。

    望着庙外的大雨,从雨夹雪渐渐变成了鹅毛大雪。

    祁德山稳稳了慌乱的心神,哆嗦着身子向依旧在打坐的修行人道:“大师傅,您也要去藏海寺吗?”

    佛言。善男子。汝大慈悲。安乐众生。欲说神咒。今正是时。宜应速说。如来随喜。诸佛亦然。

    “大师傅,您冷不冷啊。”

    说话间祁德山,已然呼出白气。

    观世音菩萨重白佛言。世尊。我念过去无量亿劫。有佛出世。

    名曰千光王静住如来。彼佛世尊怜念我故。

    及为一切诸众生故。说此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

    “大师傅。大师傅?大师傅,您大衣看着挺暖和儿的啊。”

    怎么搭话也没个反应,祁德山急得是直跺脚,绕着和尚不断的走圈。

    看着大雪下的架势,没有三天也得一天一夜。

    到时大雪封山,要么饿死要么冻死。

    “佛啊。您可得救救我啊。”

    站在佛像下也不知怎么,嘟囔了这么一句。

    “佛?佛?对啊。佛啊”

    祁德山抬头望着一丈高佛像,突然眼睛一亮。

    只见祁德山双手合十,说了声得罪了。便翻身上了台座之上,踩在了佛像身上。

    随后左手高举,沉腰坐马。一声大喝声,开。

    佛像的小臂被祁德山切开了。

    回身又是一劈手,木像的另一段手臂也被砍了下来。

    瞧着怀中的两节断臂,祁德山知道自己暂时不会冻死了。

    “少年郎,你这么做就不怕触怒神佛吗?”

    寻着声音回头一看,正是那位一直在念经的修行人。

    此时他睁着双眼眉头微皱,幽幽的眸子倒映着,庙堂中踏在佛像之上少年的身影。

    如此情况,祁德山在心中暗道不好。

    怎么把他忘了?之前念的,听着像是大悲咒的经文。

    难不成是个和尚?

    思绪飞舞片刻,祁德山缓步下了台座。

    放下断木正视对方那双幽幽的眼睛:“大师傅。小生不通佛家经文。只是常听人说。佛祖舍身割肉喂鹰之事,佛曰:肉身不过一具臭皮囊。既然肉身佛都不在意,何况一具木像呢?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日舍了木像,救了你我两人性命。我想佛祖是不会怪罪我的。”

    说完便不在理会这人,转身升起了火堆。

    不敢将心里忐忑表现出来。

    跟之前一样,嘣的一声后祁德山终于把火点了起来。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是我执相了。”

    接连三声大喝,震的庙外雨雪都好像小了。

    修行人,径直坐到了火堆旁跟祁德山对面而坐。

    幽幽的眸子里全是赞赏之意,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祁德山这才开口道:“小施主,好禅语啊。宛如棒头一喝。”

    修行人的话听着祁德山一愣一楞的。

    他本是想说几句,漂亮话糊弄过去就得啦。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啊,哪里哪里。还是大师自身修行所致。我心中本无禅语,全是大师自身的禅果所致。”

    “好一个,言者无禅,听着禅果。”

    听闻祁德山此语,那欣赏的目光开始炙热起来。

    “小施主,不如随贫僧云游四方,到那红尘中去历练一番?日后也好修成证果。”

    祁德山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小生还要进京赶考。”

    说罢递给了修行人几个白面馒头。

    不知为何,修行人听到此话后好像知道些什么不由的一笑。

    道了句“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后便不说了话了。

    两人烤了会儿火,吃得了馒头。

    祁德山又弄下些木头添了进去,而后便在火堆旁睡着了。

    修行人看着祁德山睡去,走出了房门消失不见了。

    一夜无话,次日启明。

    祁德山伸着懒腰打着哈气,缓缓的站了身。

    感觉身上不断的有寒气侵入衣服内,不由打了个冷颤。

    回首望向门外,却没有一丝下过雪的痕迹。

    周围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眺望远处还能看到一株野花开的正艳,叶片上还垂几滴露珠。

    给了自己几下嘴巴,又揉了揉眼睛。

    祁德山确信自己没有在做梦。

    走出庙门,沁入脑中的是温暖而清新的气息。

    再次确认了如此美景是真的,祁德山不住的点头右手扶着下巴,张着嘴。

    口中发着噢噢~噢噢~的声响。

    “小施主,昨夜睡的可好?”

    迎面是那熟悉的铮亮的光头,待光芒过去修行人怀里抱着些野果。

    一步一步的来到祁德山跟前将怀里的果子分了些给祁德山。

    “大师这是?”

    “多谢敢问大师贵宝刹在哪里,也好日后前去登门拜访。”

    祁德山接过野果道。

    “小施主,不必多礼。”

    “未请教大师名号。”

    “鄙人道号鹿竹。”

    “大师,也是要去藏海寺吗?”

    这次鹿竹道人没有说话,只是点点了头。

    吃点野果,也算是填饱了肚皮。两人一前一后向藏海寺出发。

    跟着走了一会儿,祁德山琢磨起了身穿道袍的鹿竹大师的目的。

    想来想去,估计是过来访友。

    那友自然就是藏海寺的天元大师了。

    便想让,其给自己引荐一番。

    “大师。去藏海寺可是访友?”

    “正是。见一位多年没联系的友人。”

    “那大师可否为我引荐一番!不瞒大师,我此次前来正是要请藏海寺那位大师出山救治安定县内的百姓。”

    “哦?这倒是.......小施主跟紧我。”

    话说道一半鹿竹道人的神色一变,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凝重和警惕。

    “大师?”

    未等询问,从山林之中突然窜出一股股的浓雾将两人人包裹起来。

    很快便伸手不见五指了。

    “大师?鹿竹大师?”

    正当祁德山想要伸手去抓,前方鹿山道人所在的位置时。

    一道橙黄色的光芒,刺入眼中。

    顺着手指的缝隙瞧去,正是鹿山道人的身影。

    “小施主,跟我身旁三尺内。一步也不要离开。”

    说罢,鹿竹道人便走向他左侧原本是山崖峭壁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我的神秘老公〕〔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