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族战记〕〔良田喜事:农家童〕〔战国之军师崛起〕〔踏星〕〔女神的贴身战兵〕〔重生贤后生存记〕〔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山野小农医〕〔重生学霸男神:湛〕〔农家仙田〕〔我的大小美女花〕〔穿越之教主难为〕〔三界圣师〕〔穿越七零俏军嫂〕〔金牌小助理〕〔嫁恶夫〕〔武神狂飙〕〔福谋〕〔极品小农民〕〔诸天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二十三章 得信访藏海
    一夜大雨

    消除不少暑气,给五月的北地暂时留下丝丝的凉意。

    街市之中,人来人往叠肩而走,一派祥和景象。

    丝毫看不出前天在城外发生了大火。

    顺着街道,祁德山背着包袱晃晃悠悠的出了城门。

    向着藏海寺前行。

    阵阵风儿,拂着祁德山鬓角处的几根青丝,在肩膀上舞动。

    看着碧蓝的天空,祁德山的心情也跟着有些雀跃起来。

    “藏海解鸩、藏海解鸩。想必那位大师傅为了考验我。这才让陆姑娘告诉我,解毒之法在藏海寺。只是我一个凡人如何能够请得动藏海寺的天元大师。”

    虽然在陆沉面前十分硬气的应了下来,但心里一直都忐忑不安。

    顶着发麻的头皮,祁德山又摸了摸肘后的包袱。

    里面装的是陆沉送给自己符箓。

    想起,符箓的威力祁德山安心不少。

    不过估计也用不上。总之,仅仅是防患于未然。

    因为藏海寺也没有多远,所以祁德山并不着急。

    一步一个脚印,溜溜达达的向着远处深山中的藏海寺进发。

    欣赏平时少见的山中景色,又有虫鸣鸟叫做伴。

    倒也算不上是无聊。

    只是大雨刚过山路十分泥泞不堪,给美景添了一处污点,让人不大痛快。

    扫了祁德山几分兴致。

    “也不知韩叔有没有回来看到药方。算算时间也应该到了。”

    昨天跟陆沉道出原委,祁德山便从陆沉那里得到了一道药方。

    本是用来驱蛊的,不过兴许可以压制蛊毒。

    连夜差人送了过去,让韩叔研究研究兴许能有什么灵感。

    待人回来到的消息却是,韩医师外出采药明天才能回来的消息。

    二狗子也不见了踪迹。

    正当祁德山,自言自语的时候。

    山林中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直接把没有丝毫防备的祁德山。

    从头到脚浇了个通透。

    祁德山也顾不得身上的各处伤口了,催动内力踩着已经成为小溪的山路向山中寺庙飞驰而去。

    “哈....哈.....哈.....”

    因为之前的大战受的伤还没有愈合,所以导致祁德山跑了一会儿就开始气喘嘘嘘。

    雨越下越大,打在脸上叫人睁不开眼来。

    如此在山中走了半个时辰,祁德山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

    他尽力睁开双眼,想寻找远处有什么地方可以供自己避雨。

    也是祁德山运气不错,不远处正好有座破败的小庙。

    来破庙跟前,祁德山发现这里已经有人在了。

    “啊,冻死我了。”来到屋檐下,祁德山打了哆嗦道。

    他一边大声咒骂着大雨装作一个倒霉的路人,一边警惕的看着庙中之人的反应。

    只见此人一身道袍,头上却又顶着九个戒疤。

    手里捻着一串黄玉的手串口中念着大悲陀罗尼咒。

    僧非僧,道非道的模样。也看不出是干什么的。

    祁德山见此人没有什么反应心中稍安,向着庙内供奉的佛像告罪一声失礼了便走进了庙中。

    小庙不大,除了这正堂后面其他的房间都已经塌掉了。

    幸运的是,仅有的这一间房,除了门窗没了之外,屋顶上的瓦一片都没少。

    祁德山环视一圈,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放下包裹脱掉湿透的衣服,又把正堂仅有的一扇木门卸了下来。

    连踹带打的把木门拆解开来,就地升起了火。

    “常听古人钻木取火,今天我仿照古人试试。”

    拿着木头祁德山感觉自己现在跟是以前的那些风流闲士一样。

    独自陶醉了一会儿,便径直拿起了一根小臂粗细的木头在一根木头上钻起来。

    跟着大悲陀罗尼咒的节奏,祁德山钻起了木头。

    然而对面念了几遍大悲咒下来。

    祁德山这里连个火星都没看到,一个手倒是酸的抬不起来了。

    “古人不诚啊!钻木取火根本不可能。”

    叹了口气,祁德山抬头看了一眼那男人。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男人,身上那件厚实而且没有一点水渍的道袍。

    想来穿在身上一定很暖和吧。

    一脸羡慕的盯了一会儿。

    祁德山突然想起,包裹里还有一小打符箓。

    “咱这也算是会法术了。不知道待会那人会是什么表情。”

    祁德山仿佛已经看到那一脸惊讶和膜拜的神情了。

    心里不由的暗爽。

    从包里翻出一个红黄花纹的锦囊,祁德山从里面挑出一张没有湿透的红色符箓。

    贴在一根小木棍上,又把一些木柴放到门外屋檐下

    都布置妥当后,他来到男人的身后,将手中贴着符箓的木棒投掷出去。

    只听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小庙应声震动起来。

    一时间,瓦片、土石、木柴四处乱飞。

    半盏茶的功夫

    祁德山围坐在火炉面前,享受着炉火带来的温暖。

    心里却有些惶恐之前自己的行为。

    “罪过罪过。请佛祖原谅我并没有想拆你的房子。唉,这要是刚才房梁断了把我和那人都砸在下面,弄出人命。那真是罪过啊,罪过罪过。请佛祖原谅,我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情了。”

    心里念道这些的同时祁德山斜眼打量了一下,坐在佛像右后方向的那个非僧非道的修士。

    见他并没有睁眼看向自己,而是依旧在念着大悲陀罗尼咒。

    顿时放松了不少。长长的缓了口气。

    侧过身子面对有近一丈高的佛像,双手合十鞠了一躬。

    在祁德山鞠躬之时,修士却突然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祁德山。

    又看了看,已经成为一个圆形拱门的正门。

    眼睛又缓缓闭上了。恢复成了之前那副闭目念经的样子。

    过了不知多久,天色黑了下来。

    雨依旧未停,反而有愈下愈大之势。

    火光早已熄灭。

    祁德山为了让自己暖和一点,不断的在佛像之下来回走动。

    时不时抬头,看看门外的大雨几时能停。

    暴雨夹杂着冰雹,用行动回答了祁德山的疑问。

    渐渐不断有雪花从门窗中飞了进来。

    五月初夏,天降大雪。

    冰冷的寒气,再次缠绕在祁德山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贴心萌宝荒唐爹〕〔快穿之恶女驯夫记〕〔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婚心动魄:神秘人〕〔黑帝1001度蜜爱:〕〔呆萌小青梅,竹马〕〔绝色嫂子〕〔最强军婚:首长,〕〔人间极乐〕〔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