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蜜爱:霸道祁〕〔盛宠当婚:男神别〕〔瑾成毓秀〕〔徒儿不好哄〕〔无尽之砂界〕〔文明的天梯〕〔圣少女的烦恼[综]〕〔玄天宝鉴之充值系〕〔乾坤陨帝〕〔景少请接招:你的〕〔豪门强宠:秦少的〕〔带着系统玩守望〕〔缓缓可归否〕〔我不是大仙尊啊〕〔最强大唐〕〔超神学院之觉醒系〕〔山村小神医〕〔九零军嫂有空间〕〔地星征途〕〔魔帝在上:盛宠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二十章 误闯流营斗妖场
    哀嚎声的中心,已经是一片废墟。

    漫天飞扬的尘土遮住了,引起骚乱的原因。

    伴随着一声叹息,一道被漆黑汁水所包裹的鲜红的身影。

    从如柳絮般的尘土中缓步走来,正是单手持剑的陆沉。

    漆黑且有些粘稠的汁水,将她一身赤红锦袍染成了墨色。

    从远处看去,就好像是正在下着漫天大雨。

    滴滴答答雨水正努力的想要浇灭,衣摆上仅存的一簇火焰。

    陆沉望着天空那因为疼痛而不断扭动的一抹红色。

    粘稠的汁水,让她下意识的甩了甩头。

    想要把脸颊上的汁水甩下去。

    甩了几下,这如浸泡在胶水中的粘稠感依旧没有消失。

    陆沉这才想起,这蛊妖的血水除非使用特制的药草来清洗。

    不然是很难清除掉的。

    感受这久违而熟悉的感觉。

    陆沉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显然她现在心情非常好。

    眼瞧那在空中舞动的身体,又冲向了自己。

    陆沉催动心神,把自身的真气投入到腰间的锦囊中。

    同时又在心中呼唤锦囊。

    只见锦囊,发出一道微弱白光,陆沉的手中便多了几道灵符。

    嗖...嗖...随着阵阵破空之声。

    倾刻蛊妖的身上,传来嘣...嘣...两声爆炸。

    之后便是一阵阵凄惨的嚎叫声。

    另一边,借着爆炸时的火光。

    祁德山也看清楚了,在空中的肆意飞舞东西。

    是一只足有近两丈长,宽三四尺的大蜈蚣。

    那两丈长的蜈蚣,正在痛苦的扭动蓝的有些发紫的身体。

    漆黑的血水,不断地从被人砍去一小半的头上渗出。

    啪嗒啪嗒。

    血水穿过飞扬的尘土落在地上。

    伴随着蜈蚣的嚓嚓嚎叫和周围的人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这和尚说的治疗方法,难道和这成了精的蜈蚣有关?难道是让我去取这妖怪的内丹。”

    电光火石的一瞬,祁德山的脑海便把在小说中,看过的类似情节全都闪过了一遍。

    祁德山止住了前进的脚步,观看了一会儿在空中舞动的蜈蚣。

    遂即下定向前的决心,为了应付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战斗。

    祁德山开始四处寻找有什么称手的家伙。

    他倒不是觉得,自己能够凭自身的武艺就能打败这个怪物。

    但为了救城里那些中毒的人和二狗子的妹妹,他也不想就此放弃。

    “刚才那两道爆炸,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法术吗?”

    抄起一口不知是谁家的小铁锅,祁德山蹑手蹑脚的向废墟的中心靠拢。

    废墟中心

    陆沉单手持剑正对着空中的蜈蚣精。

    “原来是条有瞬移天赋道法的紫金蜈蚣!怪不得能够潜入进有大能坐镇的安定城中。”

    陆沉心如止水,在心里逐条分析这只小妖的还剩下多少实力。

    妖族的修行与人不同,并不是吞吐日精月华多少年就是多少年的道行。

    万物只有拥有了灵智才算能作是妖。

    即便修行了一千年才开启灵智,也是个新生的小妖。

    从这之后再修炼,多少年才能成为大妖、灵妖乃至劫妖。

    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大妖甚至灵妖的实力和道行会比不过才开灵智的小妖。

    “这只小妖大概是最近几年才开灵智,思绪简单易懂。看体长大概有两百年左右的道行了。杀了这只天赋异禀的妖物,不知道那怪物会不会心痛。”

    陆沉抬手又是几道符箓,想要就这样解决这只妖物。

    依旧面不改色的单手持剑,警惕四周任何的风吹草动,提防紫金蜈蚣的瞬移道法。

    突然,陆沉觉得背后一凉。

    一股强大力量顶在背后上,却带来如针刺般的疼痛。

    借着这股劲儿,陆沉连忙向右侧的空地处扑了过去,而后就地上又翻滚了一段距离。

    耳边传来如钢铁交鸣般的声响。哧哧摩擦的声音,让人十分难受。

    抬头再看,紫金蜈蚣从身后的尘土中窜了出来。

    此时陆沉只觉得后背一凉,伸手一摸原来是背后的衣服被紫金蜈蚣咬开了。

    雪白如玉的肌肤下是点点碧色荧光,正是碧玉功挡住了紫金蜈蚣的口器。

    “瞬移到尘雾,再从盲点中窜出来。果然是天赋异禀的妖物,比我想的还要聪明些。”

    陆沉本以为这只妖兽如此愤怒的情况下,仅有的那一点灵智应该被本能所吞噬了。

    没想到都是在诱导自己,观察自己的行动方式。

    “陆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得到有人喊叫自己,陆沉下意识猛的一回头。

    此时陆沉心中暗叫不好,她强忍着再回头的动作。

    径直的扑到了,一脸惊恐举着铁锅的祁德山。

    “它冲过来了。”

    祁德山大叫着想要让陆沉趴下,却见到陆沉依旧向自己冲来。

    见陆沉这样,祁德山举着铁锅也向陆沉冲了过去。

    想要将她推到在地。思绪间,两人互相冲向了对方。

    最终祁德山还是没能抵挡住陆沉,被陆沉撞倒在地上。

    手里举着的铁锅,正好盖在陆沉的后背上。

    蜈蚣飞驰而过。

    “咳...咳...”

    “陆姑娘你怎么了?”

    祁德山不顾崩在脸上的铁渣铁片急切的问道。

    回答他只有陆沉急促的咳嗽声。

    祁德山伸手一摸陆沉的后背,粘稠的汁水中混杂着截然不同的滑润感。

    是血液,人的血液。

    祁德山抻脖子向后看去,却见那二丈蜈蚣回身又冲了过来。

    眼看不妙祁德山把剑夹在肋骨处,双手互相支的撑抱住陆沉向旁边翻滚过去。

    尽量的不让地面触碰到陆沉后背的伤口。

    而后起身叼着剑柄,抱着陆沉一头扎进已经乱作一团的流民营内。

    想要凭借的复杂的地形,甩开那个妖怪。

    蜈蚣一时失去目标,便飞到空中盘旋搜索起来。

    凭着夜色,祁德山暂时躲开了蜈蚣的追杀。

    在一间没人的简易小屋中休息起来。

    “咳!你真是.....”

    陆沉这时也缓上了一口气,手指发抖的指着祁德山。

    “陆姑娘,你别说话。安心休息,待会咱们回到城中,我找韩叔帮你治疗。”

    按下陆沉的手,祁德山强作镇定的柔声道。

    虽然嘴上说回去,但祁德山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

    “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怎么躲开那个妖怪?”

    瞧着眼前的祁德山,陆沉便知之前和尚所言不假。

    便想要提议合力击杀蜈蚣。

    话刚要出口,她才发现祁德山体内并没有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