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入骨:Hello,〕〔坏坏老公,宠不停〕〔贵女当家〕〔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寐语真言〕〔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逆行万年〕〔重生八零末:农女〕〔宠妻无度:霸道总〕〔军少鲜妻火辣辣〕〔柔情万千痴爱成骨〕〔往事越千年〕〔陛下太宠皇后很愁〕〔三国第一保镖〕〔霸道大帝〕〔魔泣剑〕〔史上第一妖仙〕〔超能文明之古神觉〕〔我在异界当神壕〕〔萌宝来袭:爹地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十八章 癫僧笑惩酒店主
    北地的雨,不似江南的如雾如烟。

    噼噼啪啪的大雨如同北地的烈酒般,单是看着就教人痛快。

    已是晌午,下了一夜的雨渐渐停了。

    “祁家公子,果然聪慧过人。”

    先生看着祁德山的文章,又想起自己的那些学生连连感叹道。

    “先生,谬赞了。还请先生移步。莺儿带先生去厢房。”

    唤来莺儿,祁德山向先生告罪一声。

    这几天连着下雨,在家中实在闷得的不行。

    趁着晌午雨停的功夫,赶紧出门走走溜溜腿。

    按照往年来说,这接连几天的雨,下的倒也奇怪。

    不过,之前地里旱的不行。这场大雨倒是给安定县解了围。

    要是再不下雨,只怕要出更大的乱子。

    雨过天晴,不少商贩重新摆起了摊位。

    而且比往日里更有精神头,叫卖之声此起彼伏。

    好不热闹。

    祁德山边走边看,时不时的瞧瞧地摊上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只是溜了大半个街坊了,也没瞧见有什么新奇的东西。

    兴趣大减,刚要原路返回却听得上方酒楼之中一声高喊。

    “快,快快,给我抓住这个疯和尚。”

    抬头望去仅有几扇打开的纸窗,时不时有人影飘过。

    但只闻其声却不知除了什么事情。

    乒乒乓乓的尽是碗筷破碎,桌椅板凳翻倒之声。

    不过一会,从看到一个全身破烂的和尚从二楼楼梯口滚了下来。

    随后就被跟着下来的伙计,用绳子捆上了。

    此时酒店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当然也少不了祁德山。北地人嘛,就好凑了热闹。

    碍于身份,祁德山并没有凑到近处,而是混杂人群中间。

    勉强能看到酒楼里的有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有些瞧不清了。

    看了一会儿,就听到里面有人喊疼,围观之人却在发笑。

    “唉,看其他人痛苦是这么好笑的事情吗?这有什么意思。”

    叹了口气,转身离了人群。

    “你这癫僧,今天你要是交不出银子。休想再看到明天的太阳。来给我打。然后送去官府。”

    酒店之内,众人将和尚捆好了。

    伙计得到掌柜的命令下,抬手就要打和尚。

    没等拳头落在身上,和尚就忍不住的喊了起来:“哎呦,饶命了。哎呦,哎呦。”

    听声音总有种敷衍的感觉不像是求饶,时不时的还打嗝饱嗝。

    显得十分怪异。

    “你倒是识趣,不打你倒也可以。把饭钱和被你打翻的这些桌椅板凳的钱给了。我就饶你一次。”

    “掌柜的,你看和尚穿着破破烂烂的,也不像是个有银子的主。您看要不......”

    “是啊,施主您就放过这一次吧。小僧会给施主您每日念经祈福的。”

    掌柜一看和尚服软了。

    心中便是一热,那块冰种的老玉,马上就是自己的。

    想到美玉,口气也柔和许多。

    “嘛!放了你倒也不是不可。你把你身上那块玉佩给我,抵作这几天你在我这的饭钱。”

    听到掌柜是看上了自己的玉佩,和尚连连扭动身子。

    想脱开捆住自己的绳索,同时口中大叫道:“呀不可不可啊。施主,这可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啊。不可不可啊。”

    “哼,你这和尚真是不是抬举。来,给我打。然后送去官衙。交给县令大人处置。”

    边给伙计使了个眼色,掌柜的边向和尚恐吓道。

    伙计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

    心里都知道,掌柜的就是吓唬吓唬和尚,主要是为了和尚那块玉。

    所以都避开头啊下阴啊这类容易出事的地方。

    专挑肉厚的地方,打这种部位不会出事而且还特别疼。,。

    几个伙计也是卯足了力气。

    打了会儿子,突然其中一个伙计,抱着肚子连叫疼疼疼啊!

    顺势滚在了地上抽搐起来。

    同时其他几个伙计也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有的喊说腿痛的,有的说胳膊疼的,总之除了和尚没喊之外。

    几个打人的伙计,各个哭天喊地的。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哎呦......”

    没等掌柜的说完,便也跟之前几人一样痛的满地打滚。

    顿时酒楼之中,遍地哀嚎声。

    这样奇事,让在门外看热闹的人群啧啧称奇。

    也有那个好事的主儿,看到酒楼主人这副模样。

    直接开口添油加醋的把酒楼掌柜平日里干的坏事事细细的说了一统。

    闻听老板竟是这样的人,众人纷纷的叫起好来。

    再看那和尚,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绳索,正拿着酒葫芦喝酒呢。

    边喝边摇头晃脑道:“哎呀哎!和尚我,也好痛啊。哎呀真是好痛啊。”

    “圣僧饶命啊。饶命啊。”

    掌柜瞧见和尚动也没动,身上的捆绑的绳子就自己脱漏下来。

    定是那位得道高僧游戏人间了。

    强撑着跪在和尚面前,磕头如捣蒜般求饶。

    绝口不提玉佩之事。

    “求圣僧饶命啊!求圣僧放过我等吧!圣僧慈悲啊。”

    伙计们看着掌柜跪在地上梆梆梆的磕头。

    也都强忍身上的疼痛,起身跪在跟前磕头。

    “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不是要送我去见官吗?”

    “圣僧玩笑了,求求圣僧放过小人一马吧。”

    和尚冲几人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再磕了。

    遂即站起身来,往外就走。

    倒也是奇了,和尚一出酒楼门,几人身上就再也不疼了。

    连头上磕的伤痕也都消失了。

    几人再想磕头拜谢和尚之时,却都磕不下去了。

    事情弄成这样,掌柜的也不想做什么生意。

    轰走了人群,关门谢客。

    另一边,祁德山心情有些抑郁的原路返回。

    迎面来个一个和尚拦住了他。

    正是之前那位站在城门外找城门的和尚。

    祁德山本想绕过,和尚却一把祁德山拉进了一旁的小胡同内。

    祁德山心情本来就不大好,现在又被这疯和尚缠着直接道:“和尚,有事吗?”

    和尚听到祁德山的话却没有理会。

    四处瞧了瞧,见到周遭没有其他人才道了声:“啊?施主,是在问小僧我吗?”

    看到和尚这幅摸样,祁德山就气不打一处来。

    忍不住的在心骂道“这邋遢和尚。疯和尚。怕不是来找饭折的。”

    心里又是骂了几句,才道:“师傅若是还没吃饱。我愿请一顿斋饭。”

    “好说好说。”

    听到好说两字,看着和尚那猥琐的笑容。

    祁德山攥着拳头猛吸了几口气。

    “不过还是人命关天,要是再晚点只怕这城里中毒之人就都要一命呜呼了。”

    “和尚你说什么?”听到中毒两字祁德山神色大变。

    “嗯?前几天不是有人求你救救他的家人吗?”

    听到和尚说了出二狗子的事情,祁德山已然相信了和尚的话。

    只是还有些不敢确定,于是道:“和尚,你可莫要说笑。”

    “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正是为了此事而来。”

    “圣僧,您说。要我祁某人做什么嘛??”

    “今夜三更天时,到城外难民营。到时自会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