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族战记〕〔良田喜事:农家童〕〔战国之军师崛起〕〔踏星〕〔女神的贴身战兵〕〔重生贤后生存记〕〔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山野小农医〕〔重生学霸男神:湛〕〔农家仙田〕〔我的大小美女花〕〔穿越之教主难为〕〔三界圣师〕〔穿越七零俏军嫂〕〔金牌小助理〕〔嫁恶夫〕〔武神狂飙〕〔福谋〕〔极品小农民〕〔诸天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十二章 矛盾
    就在祁德清安抚父亲祁兴国的同时,在国安寺烧香礼佛的母亲刘独秀与大姐祁兰.

    从下人听闻了此事,母女两人知道后也顾不得其他事情了,坐着轿子急忙赶回家中。

    “清儿。”

    两人一进门就看到了矗立在院中已久的祁德清。

    只见他眉头紧皱,沉默不语的望着母亲。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母亲见到,母亲刘独秀一把推开祁德清:“山儿!?”

    身后并没有人。

    未等刘独秀发问,祁德清张口向母亲说道:“父亲,在里面。”

    姐弟两人目送母亲进了正厅。

    祁兰这才将弟弟拉到一旁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德山人呢?”

    “人在书房。”祁德清叹了一口气道。

    闻听祁德山人还在家中,祁兰心中松了一口气。

    紧接想起下人所说,又连忙接着问道:“怎么回事?我只听下人说,父亲要去告德山忤逆之罪。德山干了什么事情?惹父亲生这么大气。”

    “德山。他.......盗走家里的金子去参加仙缘大会了。”

    祁德清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将事情告诉祁兰。

    不出意料,祁兰听到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偷走了自己的金元宝。

    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也没想道,偷走金子的是祁德山。那个从小看到大的弟弟。

    “唉,怎么能干出这种傻事来呢。”

    若是传出去影响了风评,只怕没法参加科举了。

    也难怪父亲这般生气。

    “这事我也有责任。是我放他离去的。”

    “德清,你仔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说清楚。”

    祁兰尽量压抑着心中的情绪,但熟悉她的人都能这番话语中,听出她的内心十分动摇。

    “家里人多眼杂,不方便仔细说。事情的大概就是德山盗走元宝去参加仙缘会了,然后被父亲发现了。现在对外宣称是德山忤逆父亲。”

    “为了区区一个金元宝自毁前程,德山确实该罚。”

    “德山这小子。虽然表面上听话,但心中还是不愿意听从父亲的安排。”

    祁兰默默看着祁德清,不知他是抱怨还是独自感慨。

    只能说他们三人,果真是亲兄弟。想法都是一模一样的。

    正厅内。

    “夫人,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吧。”

    祁兴国幽幽的吹着茶水,表情却十分凝重。

    “若是上门,直言退出呢?”

    刘独秀从自家老爷那里得知了,仙缘会的危险和喜怒无常的仙师。

    “夫人啊!我早上刚被李府的人打发回来,门都没让我进。”

    “这,可如何是好。”

    一时间刘独秀也没了主意。

    厢房内,常静轻轻将祁德清的衣服褪下。

    露出一道道紫色的瘀痕。

    “父亲怎能这般狠心,德山犯错打骂几下。是让他记住。好叫他以后莫在犯错。打了就打了。为何还要打骂相公。”

    常静虽然心中早就对自己的公公不满,但也不敢明说只得借祁德山来发发牢骚。

    “哎!夫人,轻一点。”

    “现在知道自己不是铜皮铁骨了,之前怎么不想想啊。德山从小练武,皮糙肉厚的,过两天就活蹦乱跳的,你呢?”

    本就一肚子怨气的常静,听到祁德清的话后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恨不得将心中的火气都撒出来。

    痛得祁德清,呲牙咧嘴的。

    祁德清知道,夫人生气是心疼自己,白白挨了父亲的打骂。

    只是自己做哥哥,自然是要护着弟弟德山,不能让他一人挨罚。

    又何况这件事自己也有责任。

    “夫人。还是给我吧。我自己来。”

    待常静将后背的伤痕都抹上的药膏后,祁德清直接从夫人手中拿过伤药。

    肉色药膏,闻起来有一股清淡而辛辣的恶臭味。

    这是家中秘制的伤药。

    虽然药膏的味道不佳,但对祁德清身上这样瘀伤,却有十分好的效果。

    瞧着一脸不悦夫人,祁德清琢磨着如何才能哄夫人开心。

    “夫人,今天戴着簪子真是漂亮。新买的吗?”

    精致的金色簪花,戴着一向穿衣朴素的常静的头上。

    显得的十分抢眼。

    “之前王掌柜的夫人戴着了一只。听说是京城里十分流行的款式,我便教人打了只一样。”

    常静偏着头,翘了个兰花指扶着簪子,给祁德清展示发簪。

    而后又觉得自己离老爷太远,怕祁德清瞧不真着便向前凑了两步。

    常静在祁德清面前晃着头,能看出对这簪子十分喜爱。

    “少爷我错了,我再不敢偷吃东西了。救命啊!”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三少爷他……..”

    房外一阵阵叫喊声传到屋内,夫妻二人互相看了一眼。

    “这又是怎么了?”

    常静推开了窗户,探着头张望。

    “一准是那混小子,开始犯浑了。唉,不用管他。”

    申时三刻,天色尚昏,祁家六口人,正在堂中用餐。

    刘独秀将盛好的米饭递给儿子德清。

    又看了一眼,桌子那旁的空缺,又看了眼自己的丈夫。

    回头对婉儿道:“婉儿,去。把德山叫来吃饭。”

    “哼,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德清,你跟我到书房来。”

    祁兴国将碗摔在了桌子上,冷哼一声。

    “娘,吃菜。”

    祁兰将炖得稀烂的肉,放在了刘独秀的碗里。

    堂中安静的只能听到碗筷碰撞的轻微响动。

    “母亲,我先下去了。”大嫂常静先率先起身告退。

    在大嫂常静离开后不久,入赘祁家的王章。

    同样很识趣的告罪一声,也离开了这气氛沉重的地方。

    饭桌上,只剩下刘独秀与祁兰母女两人。

    “母亲,喝点汤吧。”

    起身盛了一小碗汤,祁兰来到了母亲身边。

    将汤放在面前,祁兰给婉儿使了个眼色。

    婉儿先是瞧了瞧,夫人的脸色。

    见没什么变换,这才在祁兰的催促下离开正堂,去往练武场。

    “兰儿,一会儿去劝劝山儿吧。”

    祁兰虽口上答应,但心中却无比纠结。

    一方面,她十分清楚父亲,是不会允许弟弟除了科考外,有其他想法的。

    另一方面,她倒是希望德山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

    在她看来,即使弟弟德山,能做到与先祖一样,位极人臣,战功赫赫。

    进而到头来不还是,被贬谪到这苦寒之地,六代之内不许为官。

    所以又是何苦呢。还不如快快乐乐的,做个喜欢的事情。

    “少爷,夫人叫您去吃饭。”

    练武场外,婉儿拍着被祁德山锁上的房门。

    房内祁德山全身通红,躺在地上。

    即便祁德山常年练武有所不同,但也吃不住这样发泄。

    别说起身站立,他现在就连握紧拳头都做不到了。

    哈...哈...哈...喘着粗气,祁德山只是呆呆的望着房梁。

    一脸安详的样子,呆滞的状态。

    连思考都无法进行的状态,或者说是他用这样方式拒绝思考。

    一想到,二哥当年离去时对自己所说的话语。

    不甘之情便郁结在胸口处,教他说不出一句话来说服自己。

    “夜战八方。”

    想此处妾身一个鲤鱼打挺强行站起身来,双臂化作刀刃,使出了提柳散阴刀的一式招法。

    此招是群战之时使用的刀法。

    使起来刀意如江水般连绵不绝,不将对手斩杀殆尽绝不停歇。

    此时祁德山便已双臂做刀,在空中上下舞动,只愿将围绕在身边的各种念头一一斩杀。

    半式未出,祁德山腿部一抽,直接跪在了地上。

    空旷的房间内,只留有一阵哽咽声。

    “二哥……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贴心萌宝荒唐爹〕〔快穿之恶女驯夫记〕〔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婚心动魄:神秘人〕〔黑帝1001度蜜爱:〕〔呆萌小青梅,竹马〕〔绝色嫂子〕〔最强军婚:首长,〕〔人间极乐〕〔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