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道独尊〕〔二虫风月传〕〔地球是上界〕〔私家透视高手〕〔侯爷,左相又来提〕〔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军少鲜妻火辣辣〕〔荒野巅峰〕〔巴山剑场〕〔恃君宠〕〔[综]审神者是个毛〕〔美妻如玉〕〔刚好,我也喜欢你〕〔光阴童话〕〔医品太子妃〕〔火影之大美食家〕〔最佳影星〕〔崇祯聊天群〕〔科学修仙〕〔锋霸绿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十一章 恨子不成材
    一夜无话。

    “好久没有睡过懒觉了。”

    虽然已经快到晌午,但祁德山丝毫没有想要下床的念头。

    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晒着太阳。

    此时此刻,祁德山只觉世上没有比这样躺着更舒服的事情了。

    “少爷,你醒了。”

    莺儿进屋见祁德山已经睡醒了但还是不肯起床。

    两步来到祁德山跟前直接掀开了被褥,想要让屋外的凉风将少爷唤起。

    只是祁德山并未理会,翻了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接着享受了起来。

    “少爷,起床了。”

    莺儿看着太阳都晒屁股了也不起来的少爷,默默的又将他裹在身上的被子掀开。

    不出意料的祁德山又将被褥裹在身上,而后换了一个姿势,继续享受着午间温暖的阳光。

    每当看到少爷这么孩子气的时候,莺儿就感觉,心中少爷高大的形象在破碎。

    重复几次之后,终于将祁德山来从床上拉了起来。

    莺儿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转身催促其他下人端来热水,服侍少爷洗漱。

    “嗯?!丫头,水。”

    接过贴身丫鬟莺儿递过来的醒神茶。

    摸了摸杯壁,试了试温度,正好。

    没管还略微有些烫手的杯子,直接仰面将茶水一饮而尽。

    随后依旧眼神空荡,脸颊通红的倚靠在八步床的围子上.

    脑子里思索着为什么自己要现在起床。

    打着哈欠,挠着后脖颈。

    身上还是有些酸楚,但祁德山感觉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依照这样的康复速度,最多三天自己就能重新修炼仙法了。

    最多十天后,自己也是仙师了。

    “仙师,我也要成为仙师了啦。”

    依照这个速度,半个月后是不是就能有炼气二层的功力。

    嗯?三层也说不好啊。

    一层最多需要,七天就能突破。

    即使二层需要的时间翻一倍,也就是需要十四天。

    加上突破一层需要的七天。

    自己最慢也能有炼气两层的功力。

    不过也不好,那李珊仙子仅仅说了炼气一层的事情。

    用毛巾洗着脸,祁德山觉得未来是那么的美好。

    不需要,读书。

    只要到京城那里,展现一下自己仙师的身份自然就有了官职。

    那时,只要在配合二哥。

    那时家族一定会恢复以前的荣光。

    也不好说,一旦家里那些亲戚不堪重用怎么般?

    嗯?据说修仙之人的寿命都十分幽长,大不了自己护着家族几十年,待家族兴旺了。

    自己再飘然而去,在深山中修行。

    “少爷,有什么好事啊?”

    莺儿递过衣服,忍不住的问道。

    今儿也不知少爷是怎么了,早上既不练功也不读书,一直睡到晌午。

    现在起床了,就开始傻笑。

    怕不是得了什么怪病,难不成是癔病?

    莺儿,在心里计较着。

    想来想去,少爷这种突然痴痴呆呆的状态,也只有癔病会这样了。

    脑袋里冒出这个想法,莺儿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也没有更好解释了。

    “少爷,这几啊?”

    只见莺儿伸出两根手指,一脸严肃的向祁德山发问。

    “哈?”

    祁德山看着丫头通红的小脸儿愣了片刻。

    将已经凉透的湿毛巾递给丫头,并顺势用手摸了摸莺儿的额头。

    没有想象中的滚烫。没发烧?

    祁德山一时间也闹不清这丫头脑子在想什么。

    “二?”

    见到少爷回答上来了,莺儿有点闹不清楚了。

    祁德山是得病了还是没得。

    她突然记起,癔症不就是一会儿傻笑,一会儿清醒的嘛。

    看来,少爷还不是很严重。

    不过很快祁德山就打断了她的妄想。

    “丫头,晌午用过饭后,跟我去上坟去。”

    “哦,知道了。”

    待莺儿离开。

    一人站在院子里的祁德山,又恢复到了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的状态了。

    “啊哈.....嗯?”

    突然,祁德山好像听到了什么。

    再仔细一听,声音又离近了一些,能听出是父亲的声音。

    好像是在训人,又是那个仆人没做好事情吧。

    在姥爷要来的时候犯错,也难怪父亲“一大早”的就这样发脾气来。

    一想起,父亲生气时的样子。

    祁德山顿时觉得院子有些寒意,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即使太阳依旧和煦的照在自己身上,他也觉得冷。

    未等祁德山转身进屋,父亲祁兴国便在远处叫住了他。

    “祁德山!”

    “父亲。”

    祁兴国,手里攥着笤帚扇形头。

    用笤帚的杆儿指着,站在院子中祁德山道:“逆子,给我跪下。”

    祁兴国怒气冲冠,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祁德山跟前。

    围祁德山转了两圈也不多言,口中只怒喊了声孽障后抬手便打。

    祁德山低着头跪在地上,不闪不躲。

    半盏茶的功夫,祁兴国气喘吁吁的站在院中。

    “逆子,你可知道为父为何打你。”

    “孩儿不知。

    ”听到此言,祁兴国刚消下去的怒火,腾的一下又窜了上来。

    啪,又是笤帚上去。

    打在祁德山的脸上,将跪在地上的祁德山打倒在了地上。

    “我刚从李府回来。你现在知不知道为父为何打你。”

    “孩儿知道。”

    撑起满是伤痕的身子重新跪在父亲跟前,祁德山咬了咬牙低声回答道。

    “你姐姐的嫁妆,是你偷的吧。”

    “是。”

    “好啊!翅膀硬了啊。都长能歹了啊。都会学偷东西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孽畜。”

    说罢,便又抬起手来又是几下。

    “不学好的东西。学什么不好,学偷东西。”

    祁兴国越说越气,越气手下打的越狠。

    “偷东西,让你偷东西......咳......咳......咳......”

    未等骂完祁兴国只觉胸口剧痛无比。

    左手用笤帚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右手死死的攥着衣襟。

    躬着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哈...哈...哈......”

    “父亲,您怎么了。”

    祁德山挣扎着起身,来到父亲跟前,摸着父亲的后背给父亲顺气。

    “滚开,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祁兴国一把推开了祁德山。

    “昨天,是你和德清两人合起伙来,哄骗我的吧。”

    “不是,是我骗的大哥。这件事情和大哥没有关系。”

    祁德山看着父亲直摇着头否认道。

    “父亲。您怎么了?”

    大哥祁德清,不知何时来到了院中。

    代替刚才祁德山的位置,给父亲顺着气。

    “父亲,这件事情是我不好。是我没管教好弟弟。”

    祁德清一面安抚着怒火中烧的父亲,一面思考如何收拾这样局面。

    幸好今天自己,早早的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贴心萌宝荒唐爹〕〔快穿之恶女驯夫记〕〔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婚心动魄:神秘人〕〔黑帝1001度蜜爱:〕〔呆萌小青梅,竹马〕〔绝色嫂子〕〔最强军婚:首长,〕〔人间极乐〕〔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