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族战记〕〔良田喜事:农家童〕〔战国之军师崛起〕〔踏星〕〔女神的贴身战兵〕〔重生贤后生存记〕〔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山野小农医〕〔重生学霸男神:湛〕〔农家仙田〕〔我的大小美女花〕〔穿越之教主难为〕〔三界圣师〕〔穿越七零俏军嫂〕〔金牌小助理〕〔嫁恶夫〕〔武神狂飙〕〔福谋〕〔极品小农民〕〔诸天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十章 家人
    正堂之中,一位中年妇人正细声轻语的伺候自家的祁大老爷。

    同时手里也没空闲,亲自给按捏着肩旁。

    “夫人啊,你…….你……”

    祁兴国本想言辞凿凿的反对着夫人,那套不用兴师动众的对待老岳父的言论。

    还未说出口,肩膀好像感受了什么。

    想了想即将到来那位岳父泰山“铁掌飞鹰”的名号。

    仿佛身后夫人的那双纤纤玉手,就要成了能捏碎骨头的鹰爪手。

    想道此处祁兴国扭头含笑,对着自家夫人笑道:“夫人,说得对,说的在理。”

    转头见到正在门口整理衣冠的祁德山,立刻祁德山唤到跟前说道:“德山,为父我是不是一直都是按照你母亲说的那样。”

    祁德山本想先看看什么情况,之后在进堂请安。

    没想到被父亲看到,让自己顶锅。

    看着父亲变颜变色的表情,再向上看了看母亲的脸色。

    所谓知母莫若儿,虽然母亲看自己的表情有些奇怪,但并没有生气。

    祁德山在确定了母亲真的没有生气,这才开口顺着父亲的话接了下去。

    “是,母亲。父亲今年才试了十几道菜。往年,那至少得三十多道呢。少很多了。”

    听到今天仅仅试验了十几道菜,祁兴国想要叫莺儿再催人做上几道菜来。

    “莺儿,去……”

    这时刘独秀则笑眯眯的用双臂交叉的抱住了祁兴国。

    脸颊贴蹭在祁兴国脸颊上,在耳边轻语道:“官人,我刚才说什么了。”

    伴随抑扬顿挫的语调在耳边炸裂,惊得祁兴国想要起身逃走。

    而身体却被死死摁在地上,保持着正坐的姿态。

    “嗯!德山,额!你不是跟你哥哥去做生意了吗?说说有什么心得。”

    这话一出,反倒惊起祁德山一身冷汗。

    本想着过来请安然后说句“父亲大人,我回房去读书了。”

    今天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临走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说不出话了,难不成你没跟你大哥去酒楼,自己偷跑出去了。”

    “额,今天,今天。那个……..”

    在祁德山语塞之际,大哥祁德清一脸严肃的带着帐房先生来到正厅。

    “父亲,上个月帐已经都清完了。只有一笔还没结清,需要您亲自过去一趟。”

    “知道了。”

    只要不是关于,岳父泰山的事情。

    祁兴国就会回到,威严沉稳的状态。

    祁德山见状也缝插针的告退了。

    在祁德山就要走的时候,父亲突然想道了什么道:“德山,家里出了贼人。你姐姐的金元宝丢了。你知道些什么吗?”

    “不大清楚。”

    祁德山低着头斜眼看着墙角,不敢抬头面对父亲。

    “哦。这个几个月就好好在家读书吧,家里生意还不用你去插手。”

    “知道了,父亲。”

    “下去吧。”

    刘独秀,仔细看看了祁德山的脸颊。

    瞳孔紧缩,先是有些吃惊而后转成怒意。

    只是眼前不好直接询问,也就没有叫住祁德山。

    待祁德山离开后,刘独秀脸色愠怒的对祁德清道:“德清,你带德山做什么了?”

    “回母亲,就是一些平常的巡店。去各个店面看看检查检查,缺什么货。”

    祁德清看着母亲一脸不悦,不敢大意按照自己之前想好的借口解释道。

    “说实话,检查货物能累到气血两空?”

    另一边,祁德山来到了书房。

    因为下午先生要来,所以只好趁着先生未到在书房里休息一会了。

    当然在休息之前,祁德山想把背诵下来的碧玉决再重新抄写一份。

    不然老是去李府修炼,容易被家里人发现。

    “只是抄写一份给自己看,应该算不上是泄露吧?”

    坐在书房中,祁德山先是将藏在身上那沉甸甸的金元宝放在书案上后。

    屏气凝神的回忆在脑中一遍后,便直接伏案默写起来。

    只是未等他想要写的时,一股钻心的痛感陡然而至。

    祁德山下意识的将笔就扔了出去,疼痛才消退。

    他本以为是身体还没恢复,转念想到了自己发过的毒誓。

    还想着自己默写下来只要不让其他人看到就不算是外传。

    “难道毒誓囊括的范围这么广泛?”

    祁德山又想起了与陆沉交谈时,陆沉说的李家的那些事情。

    现在眼前发生情况就像是传说中蛊毒,让祁德山深刻的理解了仙家法术的含义。

    “还好没有跟陆沉姑娘说出。

    自己想要默写功法,钻毒誓的漏洞。

    不然这愚蠢的想法,定会被她在心中耻笑一番。”

    心中拿定主意,若是有机会再遇到陆沉姑娘。

    一定要好好请教请教,这方面的事情。

    同时心中也有些懊恼,为什么自己只顾与人谈论些丹药什么的。

    反而忘记询问,仙缘会的事情。

    不然以陆沉姑娘的学识,定能知道这莫名其妙的考核究竟是怎么一会事情。

    长吁了一口闷气,祁德山挠了挠后脖颈。

    一时之间,也不知要做些什么了。

    好像也只剩下元宝的事情了需要处理。

    祁德山拿起书案上的元宝盘了起来,琢磨了一下计划。

    “白天人多眼杂,只能在晚上去做。不过最关键的还是不能让人发现了。”

    上次偷元宝的时候,已经将仅存迷魂香用干净了。

    迷魂香这东西,自己又不是什么混道上或是采花贼,上哪弄去呢?

    想了半天,祁德山拍着脑门笑了起来。

    “安魂汤。”

    直接用安魂养神的草药,熬碗安神汤不就行了。

    自己又不需要像贼那样到处翻找,怕人被惊醒。

    只要自己手脚轻轻的把元宝放回原处即可。

    一碗安神汤足以让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这事。

    “三少爷,刚才来的信儿,今天先生有事暂时来不了。”

    下人的敲门声,着实吓了祁德山一跳。

    手中元宝,顺着桌腿的掉在了地上,发出噗通一声。

    “少爷,您怎么了。”眼看着下人就要推门进来,祁德山连忙将镇纸拿起来。

    又弯腰将元宝藏在手中,做出一副镇纸掉地上的样子。

    “呃,我知道了。你去厨房端碗红枣粥,送我房间。”

    “得了,小的知道了。”

    得知下午无事,祁德山心神不由的一松。

    溜达的回了房间,打算练练碧玉决。

    虽然经络有伤不能真的修炼,但全当熟悉功法了。

    只是一闭眼,巨人又出现了。这次只有仰天咆哮的画面,听不到任何声音。

    试了几次,每次都是想要入定之时,就会出现巨人的身姿。

    弄得祁德山烦躁起来。

    “德山,我进来了。”

    正在祁德山焦躁之时,大哥祁德清推开了门,端着托盘迈步走了进来。

    看见祁德山在床榻上,盘腿而坐。

    再没吱声,而是挥了挥手让下人关上门离开。

    “大哥,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眼瞧祁德清,表情严肃。

    祁德山连忙起身下床,心中虽猜测多半因为是自己的事情,但也不想被人数落一番就拐个弯问问。

    “先把粥喝了吧!一上午了,估计你小子肚子里早就没啥油水了吧。”

    掀开专门熬粥用的小砂锅,这锅红枣粥倒是有些出乎祁德山的意料。

    枸杞、桂圆、人参、红枣、山药配上紫米熬出来的药粥。

    光是用鼻子一闻,口中就有股糯甜的味道。

    祁德山也没多言,径直来到桌前吃了起来。

    喝到嘴里,却不像一般熬出的粥那样,米的味道被其他辅料淹没掉了,只剩下甜的发腻口感。

    而是将紫米特有的味道发挥出来,其他辅料的味道也没有被互相影响。

    吃起来十分有层次感,紫米特殊口感却又将这些辅料独立的口感统一起来。

    “唉,就是这个人参放的失败,完全没有融入其中。吃起来像在嚼木头。”

    “就你小子嘴挑。本来这粥就不是给你做的,人参也是我后放的。要不是看你脸色苍白走路轻浮,一副气血两虚的样子。这么好的人参想都别想。”

    “谢大哥关心,小弟知道了。”

    本来祁德清还有些生气,见弟弟祁德山挑嘴的这么模样。

    也就那点火气也就消下去了。

    只是在街上对着看热闹的人群说,自己参加仙缘会的事情,不能轻易这么放过。

    想道这里祁德清的神情便又严肃起来。

    “说说是怎么回事。咱俩约法四章的事情你小子都吃肚儿里了?还站在人家房顶上喊啊。本事不小啊。你是生怕父亲不知道你去的仙缘会的事儿。”

    一下被人抓住了要害的祁德山,也不敢吱声。

    低着头默默的喝着粥,心中祈求老天爷快点让大哥走吧。

    不过事情都经不住人念叨,现实就似乎是跟人的心愿是反着的。

    越是想要什么越是求不来什么。

    直到父亲差人来叫祁德清,大哥这才不再说话。

    在祁德清走出房门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先生,那里我派人说了这几天就不要来了。你自己这两天好好在家呆着。别在弄出什么幺蛾子来,没事温习温习,秋天的时候还得去赶考呢。”

    “大哥,仙缘会的事情还没完事呢。仙师说了半个月后还有最后一关考核。”

    秋后再去考取功名的事情,是祁德清答应弟弟去仙缘会的主要原因。

    祁德山也知道此时不应该,再说什么仙缘会了。

    只是若现在不说出了,以后怕是再没机会了。

    “嗯,这事情再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贴心萌宝荒唐爹〕〔快穿之恶女驯夫记〕〔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婚心动魄:神秘人〕〔黑帝1001度蜜爱:〕〔呆萌小青梅,竹马〕〔绝色嫂子〕〔最强军婚:首长,〕〔人间极乐〕〔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