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婚难逃:帝少狂〕〔蜜色甜婚:总裁爹〕〔那年那天你还在〕〔虚空真神〕〔龙凤双宝:老婆,〕〔一起来看流氓剧〕〔农门茶香,拐个权〕〔农宅手札〕〔盗墓笔记九回天〕〔私房男医生〕〔最佳影星〕〔无敌以后当师尊〕〔足球卡牌系统〕〔闪婚蜜爱:大叔的〕〔乡村极品小仙医〕〔绝世帝皇系统〕〔可儿情〕〔兽世田园:抢个娇〕〔鸳鸯恨:与卿何欢〕〔娇妻萌娃,高冷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某主神的远征 第九十二章
    “咳咳咳。”不可视者盘膝坐在地上,那狰狞苍白的面孔上,露出几分不正常的潮红来。

    “没有想到这里的诅咒居然这么顽固。”这位不可视者看着一众伤亡惨重的黑衣人们,纵然本性本心已经冷漠如斯,却也不禁叹了口气,“是我小觑这里的诅咒了,一千年以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当初那个模样了。”

    这是他所未曾预料到的,在古神同修会之中,固然有考虑到这个诅咒的强大,甚至,对于诅咒的出现,古神同修会之中也有那么些了解,可却也不曾想到,诅咒已经变化了这么多。

    “诅咒都有了这么多的诡变,而我们却对此一无所知,这对于我们而言,简直是不可饶恕的。”不可视者空洞的眼眶之中,莫名的力量汇聚着。

    “诅咒与我们同出一源,而它们发生的变化,我们居然什么都不清楚,这代表我们对于神明的理解恐怕也会出现一些问题。”不可视者看着周围残余的黑衣人们说道,“我听说凡人们对于诅咒都有很多的探索,他们利用一些诅咒之物可以发挥极为特别的力量,甚至可以对抗职业者,当初我的前辈,那位不可听者知道了此事之后,曾说凡人们利用神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后,终究会被神所反噬。我当时还是侍奉着这位前辈,那时我仅仅是一个小学徒新人而已,对此不置可否。凡人们纵然利用了神的力量,又能有什么作为?打倒了职业者,那是属于自身的力量吗?”

    看着周围仔细聆听自己言语的黑衣人们,这位不可视者仿佛回到了曾经,那是初时侍奉那位第二阶段的前辈不可听者之时。

    什么是不可听者,人类以耳朵闻世界之浑浊,所听之罪,不可为恕,故称不可听者。

    一切所觉,迷乱心神,贪婪罪恶,不可思议。唯能斩绝所见,所以不见其恶。断罢所听,不受其扰。

    “我如今有了新的觉悟,就是这诅咒的力量,我等侍奉于神,所以才能使用神的力量,一步步靠近着神,所以,诅咒虽然可怕,但却与我等的根本并不冲突。”这位不可视者心情激动了起来,空洞的眼眶之中,随着这句话的说出,一丝丝的肉芽儿开始长成。

    “前辈,那我们应该如何去做。”一名黑衣人捂着胸口,抬起头问道。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坚定,同样他也很年轻,在他年轻的身躯上,伤痕无数,其中尤为致命的是一个黑色的掌印,印在他的肚子上,带着几分焦黑,还有一点点负面的气息。很明显,这人之前被诅咒所击中过。

    “诅咒起源于神,凡人们可以借住它的力量,我们也可以。”这位不可视者笑着说道,那恐怖的面容笑起来宛如恶魔一样,但他确实在笑,诸多的黑衣人们也看的出来。

    “不过,凡人们并不会真正去使用诅咒的力量,所以,他们用自己法力的同时,还要防备诅咒之物的背叛。”带着几分痴狂,这位不可视者看着远处的荒凉,“那边那位未知的存在就在那里,虽然有着诅咒的关系,我们所行的每一步都有可能被传送到任何一个地方,但有着神的指引和庇护,我们不会离开太远,只会一点点去接近。”

    “但这种情况实在属于未知的一环,我不喜欢。所以,我们可以融合诅咒,成为诅咒,这样更容易找到祂。”说着,一只腐烂的手臂被这位不可视者从手指头的戒指上取了出来。

    看到了这一幕,诸多黑衣人们虽然疑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异议,在他们成为古神同修会的一员时,他们和他们的前辈就有了极为紧密的关系,直到他们成为不可视者,真正踏进这个圈子之中。因此,对于这群新人而言,前辈不仅仅是前辈,更是老师,这不仅适合于他们,更适合于如有的古神同修会的成员。

    所以,他们不会怀疑自己的老师,哪怕前途是死亡。但很讽刺的是,在太阳神教会之中,这种尊师重道的精神反而没有遗传下来。

    老师所言,未必是对的。但老师的经验,却多数还是能帮到这群学生的。

    对于不可视者而言,无论去做什么,他都会自己先尝试,这是古神同修会的传统,他们不会让任何一个学生去沦为试验品,讲究与神同在的他们,需要保持自己的纯洁,所谓的杀着杀着就习惯了的,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是不适合的。

    说着,这位不可视者空洞的目光之中,一缕紫色的火焰燃烧起来,那照耀下来的光辉落在那腐烂的手臂上,紧接着一缕缕黑烟飘起。

    那腐烂的手臂似乎被刺激到了,开始颤动起来,周围的黑衣人们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的动摇。

    突然间,腐烂的手臂停止了颤动,不可视者空洞的眼眶里,紫色的光华反而加强了几分。

    紫色的光华照耀在那腐烂的手臂,更多的黑气漂浮出来。

    不可视者露出几分笑意来,这是他从一个古怪的诅咒之中斩下来的,像这样具有实体的诅咒,力量都很强大,也非常地狡猾,虽然此刻一动不动,但他心中很是清楚,这些东西,虽然离开了本体,虽然失去了本体的支持,没有了那强大的核心力量作为依托,但这一个个个体也是非常的恐怖,很容易就此形成新的个体,然后随着时间的沉淀成为独立的诅咒。

    这是这位不可视者沟通了冥冥之中他们的神所得知的,因为他很清楚,这些诅咒本就是他们的神一部分力量的构成。

    虽不了解,但只要通过和神的交流,这些诅咒,并不能迷惑他们。

    果然,看到不可视者没有上当,这腐烂的手臂开始挣扎起来,更多的黑气开始涌动,化作了一个狰狞的鬼脸,对着不可视者嘶吼着,恐吓着,要是换成任何其他的生灵,恐怕都会恐惧,害怕,然后被这东西所趁。

    这也是它所惯用的伎俩,腐烂的手臂这时已经有了几分懵懵懂懂的意识,在它以前的记忆之中,也就是它的本体,似乎也惊吓过一些奇奇怪怪的两脚怪。只要当时的它露出恐怖的面容来,那些两脚怪就会惊慌失措,然后一个个被它所吞噬。

    尤其是这些两脚怪躯壳之中灵魂,那味道实在美味,对于这个初生的诅咒而言,那美味仿佛就在昨日。它虽然新生,却继承了核心本体的残忍狡猾,可惜的是,它的初战所面对的就是一些极为不正常的生灵。

    它,失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