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神婿〕〔夜良人〕〔仙女养成攻略〕〔假面娇妻〕〔千尸镇〕〔民国女神探〕〔曾是青春年少时〕〔万兽朝凰〕〔来自地狱的男人〕〔神圣罗马帝国〕〔重生家中宝〕〔进化之眼〕〔都市主宰神医〕〔金色绿茵〕〔报告长官:夫人在〕〔超强兵王在都市〕〔道门法则〕〔欢喜农家科举记〕〔贺景辰温晴〕〔王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75、不要随便立flag
    起码在美术学院,学生当助教的不稀罕,据说赵磊磊、乔宇这样的强人,大一大二就开始当油画助教。

    实在是附中的尖子生,和普通艺考强化进来的学生,专业实力差距很大。

    万长生在篆刻方面,领先距离恐怕比他们还大得多,毕竟国画系就没几个学生在钻研篆刻。

    现阶段能把国画专业本身的那几样工笔写意,浓墨重彩搞清楚就不错了。

    所以万长生来系上办公室报到的时候,也没什么惴惴不安。

    几位老师还跟万长生讨论了艺考招生,国画系能不能有所区分的事情。

    这是跟大一学生讨论的话题吗?

    但显然大家都知道万长生带领的美术培训班,刚刚狂揽几千万近亿的资金!

    虽然没人主动说这个钱。

    万长生多低调啊,一点财大气粗的派头都没有,更不像拿着手机给一大排人买单冰淇淋的土豪样,客气的询问要上篆刻课的学生名单,因为是各年级选修课,他觉得还是提前熟悉下的比较好。

    办公室行政老师挺热心的,拉万长生自己到电脑前面去查表格,刚排出来没来得及打印。

    于是万长生就坐在电脑前了,随便找了张纸低头誊写十几个学生姓名,好死不死的就被显示器挡住了脸。

    正好这会儿颜从文走进来,粗略的这么一扫办公室,可能没看见万长生,就开口:“那个姓万的学生还有脸来当助教?不是老苟以前罩着他,连美院都进不了!”

    其他老师脸上的表情就古怪了,肯定有下意识转头看万长生的。

    颜从文还没反应过来,顺着他们目光,就看见角落办公桌的显示器“屏风”后面,升起来万长生那眯着小眼睛的表情,还满脸的诡笑:“姓万的学生是我吗?”

    用其他老师后来到处八卦的传言就是:“颜从文脸上的表情,堪称油盐酱醋茶全都打开了,精彩得要命!”

    因为可能把所有精力都用去控制语言了,强制镇定的开口:“对!说的就是你……”

    万长生笑眯眯:“当初人前苟老苟老的称呼,差点就跪下去抱大腿了,现在人后就是老苟,您这弯儿转得够大啊。”

    也许所有人对万长生的印象都是彬彬有礼的温和,怎么都想不到他居然当面就能这么讽刺刻薄。

    办公室里面其他老师脸上表情更加古怪了。

    颜从文暴跳如雷:“你搞清楚!你只是个学生,你这是在侮辱一个教授!你在破坏师生伦理关系……”

    一叠大帽子呼呼的飞过来。

    实际上,如果不是颜从文来惹万长生,他才没什么兴趣跟人吵架呢。

    但既然扯破脸,万长生也不介意用上这次机会展现下自己的强硬,免得当个谁都会欺负的善人。

    所以好整以暇的等对方唾沫横飞的骂完,万长生才慢条斯理开口:“我能不能进美术学院,是好多位老师共同打分得出来的第一名成绩决定,不是某个人罩着,麻烦你搞清楚这是有法律责任的,你说我原本连美院都进不了,那就是质疑当初的考试分数有问题,参加阅卷的老师能力、水平跟公平性有问题,破坏高考是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的,你确定不收回那句话?”

    颜从文狂躁中带着不屑:“老子就是这么说了,报警抓我呀,我也正准备起诉你对我的诽谤,小小一竖子,还敢妄谈懂什么艺术,老子对艺术的探索,你懂个屁!天才的东西根本就不能教,艺术永远是超越好看和不好看这个概念!”

    万长生跟人吵架一点都不怵,而且在酒吧那么多次,已经有点熟悉艺术家们为艺术争论时候,跟街头小流氓没什么区别,所以更淡定:“所有艺术的前提,应该是美,大众所接受的美,那些矫揉造作,生搬硬套的所谓艺术探索,都只是阴暗浮躁的博人眼球,往小了说,是个人审美能力的问题,往大了说,是误导老百姓的审美观念,这是犯罪啊。”

    颜从文被他撩得火冒三丈:“你懂书法吗?懂艺术吗?年纪不大,却张着嘴胡说八道,我跟你说!现在没有人罩着你了,我会好好的收拾你……”

    万长生气定神闲:“除了偶尔写几笔字,我不懂书法,乡下人更不懂什么艺术,但我只知道我们叫美术学院,不是丑术,书法书法,是书写的法度,法度庄严!身为一个美术家、书法家,都应该对自己的职业保持足够的尊重,哗众取宠的亵渎艺术,动不动就和什么女人体扯上关系,那叫低俗,我说我们美术学院现在连人体作品都不能展出,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害群之马,像老鼠屎一样坏了这锅汤!”

    当着十来个老师、教授、研究生的面,颜从文真是被万长生这种当面指斥,不带脏字的绕着弯,骂得狗血淋头。

    周围教授老师学生都瞠目结舌。

    万长生不是从来都不跟人红脸吗?

    当然现在他也没红脸,可是把颜从文气得可是脸上红一块白一块。

    反正众人脸上虽然竭力装着没有表情,但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们的心情。

    实在是颜从文这种打着艺术的口号,肆意扭曲传统文化,还披了块创新的皮来瞎几把搞。

    大家不过是碍于同校师生关系的面儿,不好扯破脸皮说而已。

    有点像看皇帝的新装一样,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谁来揭破。

    但也没想到是万长生啊!

    颜从文已经气得跳过去要踹万长生了!

    几个中青年教师连忙伸手拉住了他,七手八脚的往后拉扯,还劝:“颜老师算了!小孩子不懂事……”

    “颜老师,不要跟学生这样生气……”

    “万长生,给颜老师道个歉,怎么能这样不尊重老师呢?”

    表情其实都是忍俊不禁,还有人使劲给万长生递眼色,还是劝他算了,没有必要跟这种走火入魔的家伙硬刚。

    再说以万长生的打石匠体格,大家拉住颜从文,恐怕还是为中年教授的身体着想,别待会儿成了教研室碰瓷闹剧。

    万长生还是坐在那:“哦,颜老师,我可没有指名道姓的骂谁,我骂的是那种打着书法的旗号,实际上变相猥亵妇女的老狗流氓!”

    颜从文都要气炸了,使劲挣扎着要扑向万长生,摆出了要同归于尽的那种气势!

    不知道是手滑,还是故意的,反正那几位中青年教师,一个没拉住,就让颜从文朝着万长生冲过去。

    万长生就看见暴怒的颜教授,居然还楞了一下,趁着惯性撑在旁边办公桌上,剧烈的呼吸喘气,摆出了哮喘病人急需抢救的状态:“万长生!我,我,我警告你,我……会让你,让你毕不了业……”

    万长生笑了:“哎哟,您这话可得掂量下好好说,上一位号称不要我考上美院的老师,已经因为犯罪被开除还判缓刑,跟我这人命里相冲的话,运气会不太好哦。”

    颜从文气得指着万长生的手指都在发抖了:“好,好……我会让你在书法界,永远别想翻身……”

    万长生皮这一下很开心:“哈哈,我运气好,已经在雕塑系攻读双学位了,以后我肯定不在书法界,您费心了。”

    颜从文用尽力气:“篆刻!篆刻你就别想出头了!”

    后面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谁说的?”

    颜从文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转头。

    万长生却已经伸长脖子看着门口那边:“哟!师娘,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一屋子老师加研究生看着万长生,对他这恃宠而骄的语气竟然有该死的羡慕。

    这就是有后台的浪漫吗?

    本来应该按时出现在系办公室准备开会的系主任,这会儿却和关老太,簇拥着一群人站在办公室门口。

    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颜从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空间商城之农女翻〕〔万鬼吞噬系统〕〔都市第一战王〕〔重生商纣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未两清〕〔快穿之带猫嚯嚯钱〕〔雷电秩序掌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虚空极变〕〔乡村透视仙医〕〔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