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儿说她重生回来〕〔这个门主有亿点厉〕〔小狐妖不想揣崽〕〔大宝的奇妙历险记〕〔大离守夜人〕〔[综英美]韦恩家的〕〔海贼:我,团灭发〕〔重归黄金年代〕〔农门娇女:带着空〕〔我的毒奶大师兄〕〔重生四合院:傻柱〕〔重生1983年〕〔御兽巡使〕〔开局抓到一瓶成神〕〔禁欲秘组统领对我〕〔终极教父系统〕〔导演能有什么坏心〕〔道化天劫〕〔从仙剑开始拯救女〕〔穿越远古携千亿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宝眷 第二六七章 所期
    房门吱呀一声响。

    王婆婆看到走进来的晏珩,和善的笑了笑,而后捧起如意杆递给了他,瞧一眼榻边端坐着的人,抿笑颔首退了出去。

    玉卿卿听到开门声便明白是谁走进来了,心口猛地一紧,手指的小动作顿时就停了下来,瑟缩着蜷进了袖中。

    盖头下,她紧张的咽着口水,而后又想到,是他啊,她应该开心的。

    如是想着,她慢慢的吁了一口气,唇边重新抿出了笑,可待到听见那向她靠近的清浅脚步声,她还是止不住的心尖发颤。

    倒又不像是紧张,似乎是开心太过、惶惧太过,她总觉得上天不会对她这么好的,但凡她身上落了什么好事,一定会伴随着灾难的。

    可现在竟然真的让她嫁给了晏珩?竟然没有平地劈下一道雷结束了她?

    正不可思议的想着,忽听那脚步声停了下来,她疑惑的眨了下眼,思绪瞬间绷紧了。

    难道晏珩他后悔了?要悔婚?呼吸霎时屏住,袖中的手快要把手掌心掐出血来,耐着性子等了几息,脚步仍是没有重新朝她走来,玉卿卿等不下去,咬了咬下唇,极没有底气的出声道:“临到跟前儿,再想反悔可是不能够的了。”

    话落,惹得“噗嗤”一声笑轻。

    听着这一声笑,玉卿卿的头皮轰的麻了,脑子里紧绷的快要断掉的那根弦却慢慢的松缓了下来,后知后觉的脸颊上热烫烫的烧了起来。

    这可真是急嫁惹人笑了。

    不过,是他,也无妨了。

    这场面,在遇到她之前,晏珩从未想过,在遇到她之后,他盼了无数次。

    也不知怎的,这会子瞧见她坐在那里,他竟像个孩子似的,慌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唯恐被她发觉了要笑他,故而站住脚缓一缓,却没想到被她误以为要逃婚。

    看来紧张的不止他一个。

    笑罢,他捏紧了如意杆,朝她走了过去。

    手稳且轻的挑开了盖在她头上的龙凤呈祥的红盖头。

    玉卿卿感到头上一轻,与此同时有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不用想,自然是他。

    却一时未开口,也不知他是个什么样的神情,静谧中,她咽了咽口水,明知他就在身侧,她却连眼珠子都不敢转向那侧。

    晏珩坐定,偏身看着她。

    赤金展翅腾飞的凤冠,凤凰口中衔着一颗红珊瑚珠,悬垂在额前,映着额间的金箔花钿,极是娇艳灵动。

    此刻她低垂着眉睫,似是有些慌张的,羽睫颤了几颤,红唇轻轻的抿了下,又抿了下。

    晏珩瞧着,唇边不自觉的带出笑意来。

    这还是威风凛凛的苏掌柜吗?

    也不是没有独处过,可今日好似是不同的,玉卿卿被这静谧折磨的受不住,紧紧的捏着袖子,声若蚊蝇的道:“你...你别...别总不说话呀。”

    晏珩唇边的笑意更浓了,俯身过去,轻轻在她唇角边亲了一下。

    手顺势搭在了她的膝头,将她的手掌拢在掌心下,展开紧攥着的手指,好让她放过那快要捏出褶子的袖子。

    自病着,玉卿卿的身子便亏损的厉害,一入了秋,手脚便再也未暖过。

    此刻也是不例外的,冰凉的手掌乍然被他干燥温暖的手掌拢住,她顿觉浑身都烫了起来,其中脸颊最甚。

    晏珩亲罢即离,极近的看着她惶惶不定的眼睛:“才两个时辰未见,娘子怎么结巴了?”

    他的唇未完全移开,说话间若有似无的摩挲着她,有些痒,她耐不住的抿了抿唇。

    低缓又带着些戏谑的嗓音入耳,玉卿卿更是慌了,想反驳,可又怕话出口磕磕巴巴的反倒惹得他笑,故而抿着唇不答。

    晏珩看她这般可怜模样,心头发痒,呼吸一重,唇切切实实的就压在了她的唇上。

    一只手沿着背脊向上,托住了因头冠过重,负担太过的后颈。

    一只手挤进了掌缝中,紧紧的握住。

    良久,忽听外面噼啪一声炮竹响。

    玉卿卿惊醒,手掌抵在了他胸膛上。

    晏珩微微喘着气,偏头往窗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扭头回来看她惶惶不安的样子,他心中愧极。

    指腹擦着她的嘴角,轻声安抚道:“是匛然他们。”

    “闷了太久,借着今日好日子,热闹热闹。”

    “别怕。”

    玉卿卿回想他们这些日子的小心谨慎,再联想这会子的炮竹,她道:“咱们是要搬走了吗?”

    晏珩闻言笑了起来,轻捏着她的脸颊道:“你如何会这般的聪颖机敏?”

    玉卿卿听他这么答,心中明白,看来是他们的行踪暴露了。

    由此也可见,京中的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

    否则,这些人也抽不出十足的功夫来找寻他们的踪迹。

    她这身子骨拖不了几日了,且已与晏珩成了亲,京中的局势也定了,故而玉卿卿打算着尽快的回京去。

    只是不知晏珩的打算?

    思及此她道:“可想好要去何处了?”

    晏珩扶着她到了梳妆台前,小心避开发丝,把凤冠簪钗取了下来,打散了发髻,轻且慢的梳着头发。

    闻言从镜中看她一眼,温声道:“娘子有想去的地方吗?”

    玉卿卿道:“我想先听听你的打算。”

    晏珩顿了下,声音低了些许:“我想回京去。”

    说罢他看着她的眼睛,有些无奈。

    他知道她不喜欢京城,更不喜欢他去掺和那些事情。

    可这穷乡僻壤的根本找不到顶尖的大夫。

    她这病又时好时坏的,一日不治好,利刃便悬在他头顶一日。

    玉卿卿很是愣了下。

    想说这不就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吗?

    她还觉得要费些口舌才能把晏珩劝回京呢,没想到他反倒先提了!

    晏珩看她神色有异,刚想再说些什么,就听她道:“好啊,若无事,这两日便启程吧,说不得还能在京城过年呢。”

    这话一出换做晏珩怔愣了。

    这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他甚至都做好了若她不答应,便派人进京去找大夫的打算了。

    玉卿卿没听到他的回答,扭身看着他的方向,疑惑道:“怎么了?”

    晏珩回神,走到她身前蹲下身,握住了她膝头的手,道:“我以为你不愿意回去的。”

    “若不想回,咱们便不回。”

    玉卿卿笑了笑,反握住他的手,道:“那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京中虽还有危险,但我相信你能应对。”

    “是吗,夫君?”

    晏珩看她笃定的模样,再听这句夫君,开心雀跃的差点飘飘然。

    点头笑道:“承蒙娘子信任,定然不负所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海贼传奇:抽卡高〕〔我的五个徒弟都是〕〔宝可梦修改器〕〔我在直播间窥探天〕〔召唤师:我能萌化〕〔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柳笙笙厉云州〕〔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借鬼眼,续阴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