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不会真〕〔天道关系户〕〔萌宝集结令:陆先〕〔回忌〕〔娘娘别演了,陛下〕〔开局娶了伽罗姐〕〔我有一间阴阳茶馆〕〔三国:汉中祖〕〔江湖并非法外之地〕〔乱明者皇太子〕〔完美吞噬之魔道封〕〔率土控号手〕〔全民诸侯时代〕〔回到伦敦当大师〕〔剑仙非仙〕〔远古之野人老公偏〕〔漫威世界的腕豪〕〔成为系统的我在修〕〔限时撒娇〕〔大秦:最穷宰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娇妻:将军相公放肆宠 第79章 他要恢复记忆
    蔡缘盯着简时初的脸,努力从记忆中搜索,午夜梦回时一声声“将军”,和眼前的脸重合,又模糊闪开。 他捂着头,嘈杂的叫声如潮水般涌入,避无可避。 “简…大哥,你别刺激阿缘。他很多事情想不起了。” 蔡叶儿一阵心疼。 “你叫他什么?” 蔡芽儿惊讶问道。 “他说他叫蔡缘,有什么问题吗?” 蔡芽儿蹙眉,眼前男人和妹夫骆百奇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可他若是骆百奇,为何妹妹不认识他? 自家相公,哪有不认识的道理。 蔡芽儿只能接受这是和妹夫酷似的男人。 “好了好了,事情都已明了,还有谁想解释或者提问的吗?没有的话,我们今天中午炖鸭汤喝吧。” 林轻风瞥了一眼院中的大肥鸭,嘴角流下了口水。 * 姐妹重逢,自然是说不完的话。 她们说着分别后的遭遇,唏嘘不已。 “三三这个丫头太可怜了,幸亏遇到你。” “谁说不是呢,罗大哥当初给的馄饨秘方还在我这里呢,本想着以后还能还给他,结果……” “对了,鸭鸭怎么胖成这样?” 蔡叶儿躺平,脑中浮现出鸭鸭刚出生时毛绒绒的可爱模样,还认她当娘亲,现在就成了中年油腻鸭了。 “还不都是怪时初,宠它不得了,找各种好吃的给它,胖了以后,连鸭蛋都不怎么下了。” 蔡叶儿嘿嘿笑着,把姐姐脸掰过来,不怀好意说道:“哦吼,蔡芽儿同志,有情况哦。时初叫得挺亲密的嘛。” “你别闹,他就是为了找你,才和我一起走的,你可别瞎说。” 蔡芽儿小脸飞上一抹绯红,她不是没动过这个心思,那个男人周到体贴,待小九又极好。 她不敢生出妄念,毕竟简时初还是毛头小子,她还带着个拖油瓶,只得将心思溶入无边黑夜。 “对了,你怎么回事,和那个叫蔡缘的,有问题。” 蔡芽儿不敢提妹夫的事,只得旁敲侧击。 “没什么,就是我爱他,不知道他爱不爱我。嘿嘿。” 蔡叶儿大咧咧说道,对姐姐有什么好隐瞒的。 “你这个丫头,羞不羞,爱就这样挂嘴边,哪像个姑娘家。” 蔡芽儿有些羞涩,心底却暗暗羡慕妹妹的坦荡。 “这个还要羞?我偏要说,姐姐爱简时初,哈哈……” 蔡叶儿故意逗姐姐,吓得蔡芽儿赶紧手去捂她的嘴。 “没拦住,蔡芽儿爱简时初喽!” 蔡叶儿说得更大声了。 蔡芽儿伸手去挠妹妹胳肢窝,这一招果然有效,引得蔡叶儿娇喘连连,喘不上气。 夜色如墨,唯听两姐妹压低声的嬉闹声。 茅庐那一侧,简时初和蔡缘对坐,气氛凝结,寂然无声。 简时初倒觉得此刻的男人颇有几分从前的影子,冷静自持,千军万马于前面不改色。 “将军,时初终于找到您了。” 他的喉头滚动,酸涩纠结,当年破城之日,将军让他率领百骑突出重围,寻找救援。 他明白,将军这是将生的希望留给他,他要誓死守卫大魏疆土,等他回来时,已经一片焦土,哪里还有将军的影子。 蔡缘没有说话,只是将两枚虎符对在一起,眸色深沉,像无底深渊,令人胆战。 他要恢复记忆,治好萧景宸! *“不行,看病哪有买一送一的,我只说治二哈,可没说连带你一起治。” 林轻风手揣袍袖,坚决不同意。 蔡缘私下找林轻风,希望他能帮自己恢复记忆。 “别给我动刀动箭的,我不吃你一套,你可是将军,哪有草菅人命,屠杀无辜百姓的。” 林轻风有恃无恐,在蔡缘的承受范围内疯狂试探。 “你要的无非是金子,我给你就是了。” “嘁,老子才不信,你们这么一大帮人吃我的,喝我的,我还没找你要银两呢。” “不如我们做个交换?小世子?” 蔡缘拿出一张纸,在林轻风眼前一晃。 林轻风脸色一变,没想到这个蔡缘连这封书信都翻出来了,他是西羌人不错,可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而是西羌国的宜远世子。 “你个小贼,敢偷我东西,你找我治病,就不怕我一针扎死你吗?!” 林轻风咬牙切齿,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是妖孽,是魔鬼。 “呵呵,我敢找你,自然就是信你,哦,对了,这件事情简时初也知道。” 蔡缘信步走出房间,朗声说道:“林神医,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来找我。” 门廊下。 蔡叶儿和姐姐摆弄着针线。 “好好的,拿针线干什么?” 蔡芽儿问道,手上穿针引线的动作一刻没停。 “我想把那张馄饨秘方缝到荷包里,交给三三,权当是罗大哥留给她的念想。” 蔡叶儿看着院里玩耍的三三和小九,青梅竹马两无猜怕就是这样场景吧。 “你叫三三是吧,不能欺负鸭鸭。” 简时初抱起肥鸭鸭,搂在怀里,生怕三三再去揪它的毛。 “可是二哈想要羽毛腱子,我想给他做一个。” “那也不行哦,鸭鸭会疼的。” 简时初寸毛不让。 鸭鸭依偎在他的脖颈处,傲娇睥睨,谁也不放在眼里。 “呜呜…二哈,没有腱子了。” 三三的哭声引来萧景宸。简时初一看萧景宸,膝盖就发软,差点就单膝跪地请安了。 “三三,你怎么哭啦?” “他不让我拔鸭毛。” “把鸭子拿来。” 萧景宸瞪了一眼简时初,伸手说道。 “殿下,不…行…鸭鸭…” 简时初结结巴巴说道,他不舍得鸭鸭,也不敢违逆宸王的命令。 萧景宸一把夺过鸭鸭,撅着嘴,不高兴地说道:“不准惹三三哭。” 鸭鸭:“………” ——救命呀,小简,说好生生世世保护我,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嘎!!!啊!!!” 鸭鸭凄惨的叫声回荡,简时初竟然哭得泣不成声。 蔡叶儿:“……” 昨天那个铮铮铁骨,刀山火海也不曾流泪,杀人如麻的战士呢?! 一时之间,院里哭泣声、哀嚎声、嘻哈笑声此起彼伏。 蔡叶儿这才体会到了那句话的意思。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我的五个徒弟都是〕〔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柳笙笙厉云州〕〔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借鬼眼,续阴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