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追夫:皇后是〕〔逆流非君所愿〕〔温柔是把刀〕〔本妃书外来:冷王〕〔混天玄冥〕〔纯洁防线〕〔婚然不觉:甜妻要〕〔国子监大人〕〔参商〕〔修真狂医在都市〕〔娱乐那个圈〕〔极品小农民系统〕〔将军凶悍:傲娇夫〕〔珍重待春风〕〔蜜爱100度:总裁宠〕〔龙逆寰宇〕〔刀刀爆塔〕〔重生之我是小钻风〕〔西荒记〕〔我的脑内作死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爆款娇妻限时购:总裁,请秒杀 03 酒后,她妖娆地抓住了他的
    叶蔷薇酒量本来就不太好!一连喝了三杯,她的反应有些迟钝了。

    走路如同踩在云端一般,不过此刻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

    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再进来的时候,那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口,正在训斥着几名保镖。

    修长的背影矜贵而霸道,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惊人的商业头脑和手段。

    在离婚后这短短的一年里,他一飞冲天,迅速地成了龙城屈指可数的老大……

    许久,她默默地走向小酒柜,倒了两杯酒,然后将药丸从丝袜里拉出来。

    剥了白色的锡纸之后,将药丸压在瓶底磨成了粉末,全部投入了酒液之中,轻轻地摇晃着。

    白色的药沫在酒液之中翻腾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了。

    就像她跟他离婚之后的那一夜,她的家人神秘失踪……

    这漫长的一年,她找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地方,仍旧是一无所获。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她这辈子大约都不会再见他。

    “还没有喝够吗?”

    不知道何时,他高大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她立即转身,后背靠着酒柜,对他露出极妩媚的一笑。

    “薄先生,这是我们今晚的交杯酒,喝了之后才比较有意思!”

    她故意将嗓子压得很沙哑……

    或许她根本不用这样刻意掩藏自己,像他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更何况当初他本来就不喜欢她,又经历了一年多时间,她或许不用戴面具他都认不出她了吧!

    他微微勾唇,修长的手指捏起了她的小下巴,长眸涌现一丝讥诮。

    “是吗?那让我看看这张面具下的小脸怎么样?”

    他伸手就要去摘她脸上的面具。

    她动作极快地抓住了他的手。

    “别……戴面具比较有神秘感,这样玩起来更刺激!”

    她身子微微后缩,妖娆地笑着。

    这笑容充满了魅惑,若是别的男人,肯定是早已经骨头都酥了。

    可他是薄云笙。

    这世上最冷情的男人。

    又怎么会为她而心动?

    “刺激?原来你是喜欢这样,我这里有更刺激的!”

    他放开了她,转身从衣柜里拿出来了一副捆绑式的情趣服装,扔在了她的面前。

    她知道他不好缠……

    却没有想到如此的不好缠。

    她恨他入了骨,又怎么能跟他玩这种游戏?

    “好……好啊,要不然,我们先喝了酒再玩这个!”

    她扬了扬眉,灵机一动,盈盈一笑。

    伸手主动地端起了酒杯,将有药的那一杯递向他。

    他长眸盯着她的眸子看了很久,冷笑了一声,“好……那就满足你!”

    他非常配合地端起了酒杯,与她轻轻地相碰!

    她微微一笑,将红酒放到唇边轻喝了一小口,然后俏皮地引秀着他:

    “我喝了,现在到你了!”

    他修长的手指握着水晶杯轻轻地摇晃着,动作优雅完美,许久,他举杯仰头一饮而尽。

    她睁大眼睛看着……一颗心在慌乱地跳个不停。

    呵呵,他终于喝了!

    很好!

    看着他空落落的酒杯,她欣喜不已,扬了扬手里的酒杯,也将酒中的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一股淡淡的葡萄香味儿中还混杂了一些苦涩的余味在嘴里弥漫着。

    这什么破拉菲,口感太差了!

    “好啦,薄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开始玩了!”她扔下了酒杯,眸光流转,伸手抓住了他的领带。

    “你想怎么玩?”

    他被她牵引着前进,唇角带着几分轻薄的笑,眸光越发的深邃。

    她轻佻地甩了甩长发,拉着他的手走到大床的旁边,妖娆地伸手在他的胸口推一把,他顺势躺了下来。

    她就像小野猫似的爬上了他的身躯。

    原计划是在他喝下药以后,趁着他昏迷之时,实施绑架计划,逼他说出她家人的下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