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古代遗迹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水库有拦洪、蓄洪、滞洪作用,是国家防治洪灾,调整水流的重要水利工程。

    西秀山水库虽然是最小型的二级水库,库容有限,承担的防洪蓄洪任务并不重。但是一旦发生比较大的汛情,这些小型水库分流洪灾滞留洪灾的作用无比巨大。

    水聚而成湖海,水分则成溪流。

    如今正是夏季,常有暴雨、阵雨,是洪灾多发的时节,通常称为伏汛期。

    西秀山水库内建三座水坝,严重破坏了水库应有的作用。不仅为下游带来旱情,还给上游留下洪灾的隐患,一旦汛情爆发,急需西秀山水库承担泄洪任务,三座水坝就从斩头闸变成拦路虎。

    不可不慎。

    相信关于这一dian,国家水利部门也心知肚明。但是却不知遇上了什么阻难,迟迟都没有开展拆除工作。

    陆铮身为水君,但是想要徒手拆卸万吨混凝土建造的水坝,也力有不逮。不过他并不是很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用手拆不掉,那就用钱砸掉。

    古有繁殖力超群自信爆棚的愚公,可以带着子子孙孙移山。陆铮同样即将拥有二十万的虾兵部队,可以一边用虾螯天天掏洞,一边制造小虾米,小小虾米,上演虾兵撸坝。

    官府拖了半年都没制定具体方案,陆铮当然不会牛逼到虎躯一震,虎鞭一甩,就轻而易举的把水坝给尿没了。

    必须从长计议,至少也得想从水利局打探清楚水库的具体情况,以及拆除水坝大概的流程。

    这一段时间,正好可以将鱼塘放养的虾苗培养成虾兵。

    陆铮围绕着水库转了两圈,发现这里的确人迹罕至,首先是水库四周的山脉,陡峭崎岖,连绵不断将水库环抱其中,除了下游的水坝闸口有一条小路,水库上游干脆就没有路。

    这对于养殖户来说,肯定是一大弊端,但是对于陆铮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越是隐蔽越利于修炼。

    找了个蒿草丛生的水湾,陆铮脱下衣服,一头扎进水中。

    水库长期废置,水质变的十分浑浊。鱼虾可能经历过抄家式的捕捞,所以存量十分稀少。在水库游了好大一圈,龙气全部散发出去,周围也才几百条半大不大的鲤鱼和草鱼。

    陆铮有些失望,看来青鱼王那样的存在,的确跟斗帝斗皇一样凤毛麟角啊。

    总长加起来一公里左右的坝中坝,陆铮潜入水底,一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施工质量的确劣质,很多地方已经开裂,水坝底部甚至被泥沙冲出数道缺口,用手挖开泥沙,赫然可以发现其中的填充物竟然就是普通的碎石,混凝土严重缺失。

    原来还是豆腐渣工程啊。

    游着游着,陆铮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了,因为在水库的中央有一道巨大的裂口,切口平整,明显是大型挖掘工具施工而成。

    顺着裂口一路往下游,水质变的浑浊不堪,视野有些模糊,但是陆铮的眼睛却越瞪越大,裂口的最下方,竟然有青色的条石出现,大多都已经损毁,还有数尊残破的雕像。

    水库下面曾有古代遗迹!

    同时一个可怕的猜测在脑海中浮现,承包水库的老板绝对不是为了养鱼才修建水坝,极有可能就是为了挖掘古代遗迹。

    由此,陆铮心中的一个疑团逐渐解开。

    拆除水坝都如此艰难,当时建造水坝难度更大。养鱼才能挣几个钱,估计十年都未必能把建造水坝的成本捞回来。

    建造的水坝的时候,需要将抽空一部分,降低水位,他们才能够顺利的挖掘古代遗迹。而所谓建造水坝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

    顺着青色条石的缺口一路向下,陆铮的猜测变成了事实。

    条石缺口下,竟然是一座巨大的石厅,石厅外有甬道,甬道两旁则有车马坑和殉葬坑。

    难道是古墓?

    可是在石厅细细查看之后,却让他大皱眉头,因为石厅中间并没有任何的棺椁残存,反而中心位置斜斜的倒着一座石刻雕像。

    雕像上满是淤泥,残破不堪,脑袋、胳膊都分了家。看大概的形制,长袖长衫,表面有锈蚀的痕迹,像是上过彩漆,初步判读应该是古代庙宇中供奉的佛像一类的东西。

    陆铮不是胡八一,身边除了一群呆头呆脑的傻鱼,也没有王胖子,对于这种疑似古墓的存在,实在无法判断。

    大厅中并没有什么收获,陆铮开始往甬道游去,除了发现几个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之外,没有什么大的收获。

    游到殉葬坑的时候,陆铮大吃好几惊,他已经做好了遇见枯骨的心里准备,却发现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龟壳,泥沙中翻找一下,挖出好多的蚌壳扇贝。

    另一边的车马坑,更加的奇葩,倒塌的车辕处躺着一条硕大的石质巨鱼。

    龟壳,扇贝,拉车的巨鱼,还有大厅的雕像。

    那个王侯将相,达官显贵会需要龟壳陪葬、巨鱼拉辇?

    越想越是心惊,陆铮急忙返回大厅,在每个角落里都仔细的拨开泥沙寻找,终于在一个石坑中找到了雕像的头颅。

    牛一样的脑袋,上面布满褶皱,一张阔口,头ding两个断裂的鹿角。

    龙王爷!

    陆铮猛然一惊,升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这地方难道是龙王的葬坑?

    这个想法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即他头也不回的从葬坑中游出来,连水脉都来不及炼化,穿上衣服就往来路跑去。

    作为鬼吹灯的脑残粉,陆铮非常明白一个古墓的存在,与周围土生土长的百姓常有关联,轶事、奇闻、传说,这些都是寻找古墓的线索。

    大莽庄,陆铮进山的第一个村落。

    在大莽庄村口的树荫下,看见几个老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头,个个头发花白,身形佝偻,这些老人在当地人口中,有一个非常难听的称谓:等死队。

    是的,这些步入生命末期的老人,再没有任何的梦想和希望,或许在某一天,聊天的就少了一个,直到这一波老人全都逝去,换成另一波老人坐在树下,从未断绝。

    陆铮凑过去,掏出烟卷,笑着道:“大爷,大爷,问你们dian儿事儿行吗?”

    “啊?”好几个老头茫然看着他,显然都有些耳背,没有听清。唯有一位脊背都驼成弓形的老人大大咧咧的接过眼,闻了一下道:“后生仔,你要问什么呀?”

    “大爷,我想问问你们这儿有没有啥传说?关于龙王爷的。”

    “你问这个干啥?龙王爷给你托梦了?”

    “我……”陆铮呛了一下,满脸堆笑道:“是这样的,我是京城胡八一大学的考古专业的研究僧,在写一篇龙王爷究竟是真是假的论文,下来采风来的。”

    一个老头伸着耳朵,咧着没牙的嘴,插口道:“你是裁缝?我说你一个大小伙子,学那娘们玩意儿干啥?”

    陆铮一脸蛋疼道:“大爷,我不是裁缝,是采风,就是收集……收集龙王爷的资料。”

    “龙王爷?嘿嘿。”之前的老头掏出打火机dian燃,美美的吸了一口道:“这事儿还真有啊,我爷爷给我讲过,当年啊,龙王爷在咱们这儿呼风唤雨,那风啊,呜呜的,那雷呀,裤衩裤衩的,那雨啊哗哗的。突然就卡拉一下,天上掉下个大火球,龙王爷没注意,给砸脑袋上了,哎呀,浑身都着火了,那个疼呀,嗷嗷叫唤,嗷嗷乱窜啊。”

    “后来呢?”

    “后来啊,我爷爷没看路,跌倒水沟里了,抬回去就没气儿了。”

    陆铮:“……”

    大爷,您节哀顺变啊。

    ————————

    抱歉,今天晚上有些事情,更新的晚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