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义不容辞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黄二爷纵横江湖多年,深谙江湖立威立足之道。●⌒頂點小說,www.23wx.com汪群华是他的女婿不错,但他并非因为婚外情而大动干戈,主要原因就是汪群华吃里扒外,暗地里勾结外来势力,试图颠覆他在江城的地位。

    他早就有心敲打敲打他,让他明白他这只老虎还没老掉牙。

    他不是不疼**自家的女儿,但儿女私情他不太想过多干预,毕竟家里还有一个刚两岁的小外孙。所以只是冻结他的账户,吃点儿苦头,好好打磨打磨,将野心收敛一下。

    至于那个女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一下。他这种老狐狸,当然明白人命关天一事,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往身上挂一条人命案子,他还不傻。

    所谓处理,以恐吓为主,具体怎样,跟了他十几年的阿正早已轻车熟路,不用操心。

    汪群华如同丧家之犬一样被从别墅里拽出来,在无数嘲弄的眼神的颜下塞进车里,呼啸而去。

    久经考验的b社会精英分子,偷战线的杰出战士汪群华,神情沮丧,满脸懊恼,脑子里一半儿海水一半儿海螃蟹,翻江倒海乱成一团。像他这种道上混的,结仇太多,有他知道的,还有他压根儿就不知道的,那些面孔在脑子里如同幻灯片一样,每一个人都有嫌疑。

    汪群华比较烦,非常烦,特别烦。

    想要抽丝剥茧揪出真凶?

    老段说,这个,基本上,很难。

    这场捉奸戏的导演兼编剧兼执行导演陆铮,正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啃着苹果,手里拿着一张江城地图。

    男一号火钳刘明,男二号铁拳刘能,正趴在电脑中,聚精会神的观看海底世界纪录片,音响里传来浑厚低沉的男声:“座头鲸,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大洋,体长通常能够达到13-15米,体重25-30吨,性情温顺,眷恋性很强,一对一结伴是最常见的情况……”

    刘明用虾螯比划了一下座头鲸的尺寸,问道:“15米是多长?比我长吗?”

    刘能呆呆的道:“鲸鱼,很大,很大。”

    刘明敲了敲甲壳,挺胸道:“你看我有几吨?”

    刘明憋了半天,道:“吨是什么意思?”

    陆铮扑哧一笑,将手里的苹果核甩出一个抛物线落在垃圾桶,长身而起,笑道:“你们俩加起来还不够座头鲸吃一顿呢。好了,我要出门,你们好好看家,注意隐蔽。”

    江城西秀山水库,地处江城西郊西秀山中,库容170万立方米,水面约600亩,水深4.5米,属于国家小二型水库,处于兴中河西秀山支流的中段,四周都是荒山,人迹罕至。

    最让陆铮心动的是,水库中央还有一片四十多亩的荒岛。

    这种小型水库,属于国家所有,禁止买卖,但是可以通过水利局签订承包合同,只要不阻碍行洪和下游灌溉,不进行破坏性开发,是可以任由发挥的。

    承包的价格也很低廉,二十年的合同,一次交清前五年承包费26万元,后续承包费用分年次结清,承包二十年总计大约100万元左右。

    环境偏僻,沟通兴中河,承包费用较为低廉,是陆铮下一步发展比较合适的地点。所以他决定亲自过去看看,顺便炼化一下,继续龙鳞的增长。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临出门的时候,刘明和刘能都追到门口,带着些憧憬和渴望的感情传来意识:“陛下,我们什么时候去大海?”

    “大海……”陆铮脸上的憧憬和向往毫不掩饰,自信道:“很快,很快,总有一天,龙归大海。”

    刘明和刘能趴在窗台上目送陆铮远去之后,对望一眼,都满腹疑惑。

    总有一天,究竟是那一天?

    江城西秀山,东部陡峭,西部平缓,而西秀山水库恰好出于东部最陡峭的山中,山脚下是西秀河河口,河口两侧分布着大约七八个村落,万亩良田全都依靠西秀河灌溉种植。

    一路坐着短途客车颠簸两个多小时之后,陆铮在距离西秀河河口最近的大莽庄下车,准备顺着西秀河进山。

    可是等他站在河边的时候,脸色就变的呆滞起来,宽广的河道中尽是干裂黄土细沙,只有中间一条洗的仿佛排水沟一样的水流。

    这是西秀河?

    想起网上图片里那条碧绿徜徉宛如玉带一般的西秀河,陆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顺着河堤下到河道里,扑面而来一股腥臊恶臭,河水绿地像泼了油彩一样,别说鱼虾了,就连个水蝲蛄都没有。

    这特么的是河?这是谁家的下水道吧?

    陆铮呆呆的在河道里站了一会儿,扭头看见岸上一个带着遮阳帽手拿锄头的农妇,忍不住问道:“大婶,这是西秀河吗?”

    大婶瞧了他一眼,点头道:“恩啊。”

    “怎么变成这样了?污染这么严重?”

    大婶咧开嘴,挂着嘲讽的语气道:“你问这事儿有啥用啊?你是当官的?你能管得了?”

    陆铮笑道:“说不定我真能管管呢。”

    大婶一愣,笑道:“行啊,你要真能管的了。俺们大莽庄全村人都给你送锦旗去。这西秀河早几年前还好好的呢,三年前啊,来了个大祸害……”

    大婶或许是赶着去田里上工,嘴皮子极快,把事情原委道了出来。

    这西秀河变成这样,并非上游无水,事情的关键就在于陆铮的目的地西秀山水库。三年前有镇山的人承包了西秀山水库用来养鱼,但是水库的营养性很低,渔获稀少,连年亏本。后来这承包的老板想了个绝户计。

    在西秀山水库里建造了三座坝中坝,将水库水面分割成四块,阻止水库外流,然后勤施肥料,渔获才得以改善。

    但是,下游的万亩良田一下子断了水源,旱情严重,受到全体村民的强烈反对,联名上告到市里。

    市委的主管领导因此受到了处分,承包老板也因破坏生产经营和违反合同受到了惩罚,水库的经营权没收回水利局。

    按理说这事儿算是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拆除水坝,开闸放水。

    但问题就出在这水库的位置上了,由于地处偏僻,山道难行,大型机械难以通行,施工资金庞大,执法施工方案难度系数大,所以这拆除水坝的事情一拖再拖,至今都有一年半了。

    下游的村民们这几年受旱情影响,年年欠收,日子越过越是艰难。要是真的有善心人出资拆除水坝,他们必然感激涕零。

    原来如此。

    一路顺着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陆铮终于看见了西秀山水库,库中水脉浩淼无际,与下游干涸的河道形成强烈的对比。

    库中三道宽可行车的巨大水坝,横亘在水中,将水面分割成四部分,闸口锈损严重,只能开启三分之一,泄水量极小。

    一边是碧波**的水库,一边是干涸皲裂的农田,近3000户百姓望洋兴叹无语问天。

    陆铮了解详情之后,只犹豫了一下,就坚定了承包西秀山水库的念头。

    身为水君,泽惠苍生,义不容辞。

    这水坝我拆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