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捉奸在床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这老人就是江城赫赫有名的黄二爷,面孔修长,皮肤红润,面部轮廓刚劲柔韧,两条高高的挑起的花白眉毛下,嵌着一双神光闪烁的眼睛,胡须修剪得体,颇有几分风度。

    他曾是南方某走私大鳄的麾下干将,因故意伤人入狱六年,出狱之后察觉官府风向不对,急流勇退,带着一帮心腹小弟回到家乡江城。依靠着出手阔气,手腕狠辣,很快就统治了江城的地下势力。并借鉴南方娱乐业的发展模式,在江城大搞实业,逐渐隐入幕后。

    汪群华喜欢沾花惹草招蜂引蝶,他当然知道,不过这些事情对他这种历尽红尘的大佬来说简直稀松平常,不值一提。

    但是,不在意不代表汪群华可以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欺负他的闺女。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挑衅,极其狂妄的挑衅。

    此刻他的眼窝下的两块肌肉微微抖动,显然正在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黄二爷龙行虎步踏上台阶,冷冷道:“给我砸开门。”

    他身旁两个膀大腰圆满脸的横肉的壮汉,微微的弯着腰应声道:“是,二爷。”然后从轿车的后备箱里取出扳手和管钳,开始嘎巴嘎巴的撬门。

    汪群华昨夜玩的有点儿嗨,ktv里一顿豪饮,茶楼里一顿豪赌,床上两场酣战,因此睡的比较死。

    裸露着半个胸口的白衣女,听见一阵嘎巴嘎巴的声音,不耐烦的裹了裹被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睁开眼睛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房间的地面上到处都水渍,飘着一层层的泛白碎布碎毛,猛地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叫道:“华哥,华哥。”

    汪群华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咕哝到:“吼个毛啊吼。”

    “华哥,你……你快看。”

    汪群华眼皮子微微一抬,咕噜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满脸的惊愕,紧跟着就听见楼下的房门咣咣咣响。

    他的头皮一麻,光着屁股趴在窗台上一望,唰的一下,面无人色。

    白衣女毫无廉耻的赤身冲到窗台前,只看了一眼,就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窗外停着一辆黑色凌志,四个男人正靠在车门上,抬头望着窗子,脸上都是莫名其妙的笑容。

    白衣女抖如筛糠,一把抱住汪群华的腿,涕泪横流道:“华哥,你要救我,救我。我会被打死的,求你了,求你了。”

    “去你妈了隔壁。”自身难保的汪群华充分演示了一下什么叫做‘拔鸟无情’,一脚把白衣女踢开,冲到床前,顺手抄起西裤就往身上套,一边套一边试图往外跑。

    卡啦一声,防盗门已经被卸下来。壮汉一脚飞踹,套装门直接崩开,唰的一声,客厅蓄积了一尺多深的水猛地涌了出来。

    黄二爷身边一个手下脚下一滑,咕噜一声就摔倒在地。摔倒就摔倒吧,好死不死的他下意识的捞了一把,抓住黄二爷的裤子……

    众所周知,太极服这种衣服是不需要腰带的,一根松紧绳又舒服又典雅。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太牢靠,所以顺势就秃噜下来,直到脚面。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子就闪瞎了众人的双眼,呈石化状态。

    霸道一世的黄二爷,一张老脸腾的一下就红了,那份积年涵养出来的冷静,瞬间被潜藏在内心的戾气取代。

    扯裤子的倒霉蛋磕头如捣蒜道:“二爷,二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边哀求一边迅速的帮黄二爷把裤子给提了上去。

    黄二爷的胸脯起伏了几下,眼眉一垂,伸手道:“扳手给我。”

    倒霉蛋的裤裆里一热,委顿在地上,哀求道:“二爷饶命。”

    “那只手?”

    “二爷饶命。”

    黄二爷一字一顿道:“哪——只——手?”

    那倒霉蛋哭的眼泪哗哗的,畏畏缩缩的把右手伸了出来。

    “二……”

    啪的一声。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伸直的手九十度直接垂了下来。

    周围的人一个冷战,脑门子上沁上一层冷汗。

    黄二爷冷冷道:“送他去医院。”然后头也不回的提着扳手踏进别墅,快步的踏上二楼楼梯。

    两个壮汉保镖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句话:汪群华,自求多福吧。

    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了个当之势从卧室里往外冲的汪群华,一手抓着衬衫,一手提着裤子,一看见手提扳手杀气腾腾的黄二爷,浑身一个哆嗦,双膝一软,顺势就跪下去了。

    整个身子由于惯性作用,再辅以水浸之后严重降低的摩擦系数,导致汪群华以一个非常逆天的滑跪姿势冲了出去,其滑行距离之远,面部表情之精彩,堪比c罗。

    如此精彩华丽的求饶动作,显然并没有感动的黄二爷立马放下扳手,立地成佛。反而举起扳手,立地成魔,一脸戏谑的有些魔性的笑容,声音如同挂着冰碴子一般道:“你挺会玩啊?”

    “爸,我错了。”

    “别特么叫我爸。”黄二爷拿着扳手敲了敲他的脑袋,阴森森道:“你行啊,玩的花样挺多啊?”一边说一边用扳手指了指他的裤裆。

    汪群华低头一看,脸都绿了,正儿八经西裤被剪的破破烂烂,竟然变成了开裆裤,裤腿往下全是破洞,胯下的一坨葡萄非常嚣张的摆在外面。

    汪群华浑身一抖,脑袋拱地,哆哆嗦嗦道:“爸,我真的错了。”

    说话的功夫,黄二爷的小小女儿,汪群华的原配夫人已经满脸狰狞的冲上来,掐住汪群华的脖子,悲愤大骂道:“你特么的王八蛋,想我对不对?想我阉了你对不对?我掐死你个杀千刀的。”

    在地上扭打了一会儿,汪群华的原配夫人忽然反应过来,扎撒着手道:“那个狐狸精呢,我非弄死她不可。”然后就冲到了卧室里边。

    白衣女刚刚裹好一张床单,门口就扑过来一个势若疯虎的女人,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死命的拉扯厮打,口中骂道:“我打死你个狐狸精,我宰了你个狐狸精,我让你勾引我老公。我让你拽,我打死个**。”

    汪群华的原配夫人完全继承了乃父的狠戾风格,扯着白衣女的头发拖到梳妆台前,顺手就拿起一把修眉的剪刀,咔嚓咔嚓的动起手来。

    转瞬之间,白衣女的大波浪就被剪成了秃羊毛,脸上被剪刀划的一道一道的,哥们狗啃一样,,筛浑身糠的如同小鸡崽一样。

    黄二爷拿着扳手,挑起汪群华的下巴,冷笑一声,啪的就是一扳手。

    汪群华脑袋一晃,嘴巴疼的撕心裂肺,牙都飞出去好几颗,捂着腮帮子含混不清道:“爸,爸,我真的错了。”

    “错你马勒戈壁。”黄二爷毫不留情的一把手敲在他的脑袋上,羞恼道:“你特么的翅膀硬了,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特么敢欺负我闺女,胆儿够肥的,信不信我立马就让人切了你的祸根。”

    “爸,我……”

    啪的一声,又是一扳手。

    “你给我爬过来。”

    汪群华的脸都膀的不成样子了,连滚带爬的跪在黄二爷的脚边,求饶道:“爸,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就在这个时候,黄二爷的二女儿,汪群华的原配夫人,手里抓着头发,扯过来一个浑身赤果的女人,满脑袋飘逸的大波浪变的狗啃一样,脸上被挠的血迹斑斑。

    “阿正!”黄二爷冷冷的喝道:“把这小子会所和赌场的账户全都给我冻结。对了,还有这只骚狐狸,给我处理干净,用开水,洗的干净。”

    赤身果体的白衣女,恐惧的如同小鹌鹑一样缩了起来,哭着道:”别杀我,别杀我,我真的不敢了。”

    汪群华哭的鼻涕泡都出来了:“爸,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会对圆圆好的。我发誓,我发誓……”

    “我去你妈了个逼。”黄二爷一脚踹开汪群华,骂道:“翅膀硬了是不是?搭上姓钟的了是不是?别特么的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吃的饭比你吃的盐还多,你小子还嫩着呢。阿正、阿光,给我好好的操练操练,让他长点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