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单刀赴会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四海酒楼,江城最高档次的饭店。±頂點小說,x.装修华丽,服务热情,只是那门口的迎宾小姐,就让人眼前一亮。

    陆海作为中间牵线的人,来的最早,正在房间里等待。

    陆铮骑着电瓶车晃晃悠悠的赶到酒楼,满脸从容的推门而入,迎宾的小姐则一脸招牌式的微笑,礼貌的推开门。

    “先生,几位?”

    穿着得体的大堂服务生迎上来,满脸和煦的微笑。

    开门揖客,这是做生意最基本的道理。

    传说中的轻蔑眼神、鄙视眼神,拒绝开门等等狗眼看人低的行为一律都没有发生。大家都不是脑残,人家既然来这个饭店吃饭,就肯定有来的道理,就算在不起眼,万一人家有一两个大成就的好朋友呢?

    服务员一路带着来到雅间,陆铮推门进去,就看见白白胖胖的陆海独自坐在里边。

    “来了?”陆海微笑的站起来,上去给他来了个拥抱道:“咱哥俩有多长时间没一起坐过了?”

    “得有小半年了吧。”陆铮哈哈笑道:“哥,你又胖了啊。这吨位,一看日子就过的滋润。”

    “滋润什么啊。”陆海拉着陆铮坐下,苦笑道:“都是虚胖,天天胡吃海喝,伺候完这位领导,还有那位领导。这日子外人看起来艳羡,但特么的就是受罪。”

    听陆海埋怨了一会儿,陆铮才正色道:“哥,汪群华到底什么来头?我听说他丈人以前混的不错。”

    “嗯。”陆海给陆铮递了根烟,自己点了一支,点头道:“他丈人以前在南方混过,听说是道上的。**十年代坐过牢,后来在咱们江城弄个赌场,收了群小弟,后来又搞ktv会所,算是个人物。不过听说现在老了,安生多了。我见过两次,整天笑眯眯的,不告诉你他的事儿,你还真看不出来他曾经是道上的。”

    陆铮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人老成精,他这是混明白了,更厉害了。”

    “可不是吗。”陆海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实话告诉你,他在咱江城基本算是个教父级的人物了。下面有俩闺女,汪群华娶的老小,有他丈人罩着,他才混起来的。”

    “他跟他丈人关系怎么样?”

    “就那样呗。”陆海抽了口烟道:“不如大女婿,听说汪群华**沾花惹草,他媳妇是个醋坛子,在他丈人眼里不怎么受待见。”

    “哦。”

    陆海还以为陆铮听到汪群华的能量,会改变主意,颇有些苦口婆心道:“铮子,你还没进入社会,不知道里边的水有多深,一不小心栽个跟头,这一辈子都毁了。”

    陆铮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眼神急转,沉默不语。

    陆海还要再劝两句,门外已经响起服务员招呼的声音:“汪老板,里边儿请。”

    房门推开,进来一个穿着黑衬衫西裤皮鞋的男人,身材消瘦,长的倒是齐齐整整,不过一双细长眉疏疏散散,薄薄的单眼皮下,一双黑少白多的眼球,有些苍白的脸色,似乎有些酒色过度,整个人有种非常阴鹜的感觉。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白色包臀连衣裙,身材火爆的美女,妆容比较妖艳,一头大大的波浪卷,风尘气十足。

    陆海连忙起身让位,脸上堆起笑容道:“华哥,你来了。”

    汪群华先是笑吟吟点点头道:“行啊,海子,四海酒楼,档次不错啊。最近又发财了?拉兄弟一把啊。”一边说着话,他的眼睛飞快的扫了眼陆铮。

    陆铮仍旧没事人一样静静的坐着,把玩着打火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好说,好说。”陆海脸色有些尴尬的把汪群华让到主座,才坐下介绍道:“这是我弟,陆铮。”

    “哦。”汪群华眯缝着眼睛瞧着陆铮,皮笑肉不笑道:“海子,你这兄弟好像有点儿怕生啊?刚从学校出来的吧。”

    “对,对。”陆海朝陆铮打了个眼色,干笑道:“他刚毕业没多久,社会上的事儿,还都没学会呢。”

    “哦……”汪群华目光闪动,长长的哦了一声,意味深长道:“马上就会学会。”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好整以暇的撕开包装,拿出一根烟,丢到陆海面前,笑道:“海子,尝尝,老美造的。”

    “谢了,华哥。”

    汪群华半耷拉着眼皮子瞅了陆铮一眼,掏出一根烟,却好像失手一般,顺着陆铮的手边滚到了地上,满脸假笑道:“妈的比的,扔呲了。”

    陆海的神情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桌子下踩了踩陆铮的脚,拿起菜单道:“华哥,点菜,点菜。”

    陆铮终于动了,半路把菜单截下来,翻开看了两眼,冷冷道:“这里的菜怎么能符合汪老板的口味儿呢?服务员,你们这儿有狗肉吗?”

    服务员似乎也察觉出来气氛好像不对劲儿,有些紧张的点头道:“有。”

    “那就来一盘狗肉黑白配。”

    “啊”服务员满脸莫名其妙道:“先生,这道菜我们这儿好像没有。”

    “这个简单啊。”陆铮合上菜单,伸了个懒腰道:“半盘黑狗肉,半盘白狗肉,黑白配!”

    “啊?”

    服务员满脸错愕。

    俗话说,狗肉上不了席。陆铮的要求挑衅味儿十足,汪群华一身黑,那女人一身白,不就是黑白配吗。

    坐在汪群华身边的女人,眉毛一挑,满是乖戾的怒气。汪群华一把按住她的手,一脸无所谓道:“行,服务员,就按这小兄弟说的上,一盘狗肉。”

    “这个……”

    汪群华冷笑着打断道:“菜点了,上酒吧。就1573吧。”

    “哦……哦……好,好。”服务员脑门子上都出汗了,连忙退了出去。

    服务员一走,房间里顿时陷入了死寂。陆海显的有些坐立不安,身为陆家人,他当然明白陆国运和陆铮两父子都犟的跟牛一样,汪群华让他牵线的时候,他就推辞过好几次,最后实在没办法才应承下来。

    本来这顿饭他就没抱什么希望,提前就跟汪群华打过预防针。可是却没想到,陆铮竟然这么坚决,完全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接下来根本就谈不下去。

    直到狗肉上桌,陆铮才晃着酒杯,道:“汪老板,有话就直说吧,我赶时间。”

    汪群华眯着眼精,竖着大拇指道:“行,够爽快。那我就直说了,你想要多少钱,开个价吧。海子这么大的面子,我不能不给。”

    陆铮嘲弄一笑,摇摇头。

    汪群华嘴角同样嘲弄一笑,伸手从衬衫里掏出金项链接下来,重重的往桌上一拍,悠然道:“承包费,再补偿3万五,一套经适房。还有我这条链子,十二万。够吗?”

    陆铮摇着头,瘪嘴道:“我的意思是不卖,把你家祖传的宝贝加上也不卖。”

    汪群华眼中凶光一闪,他身旁的白衣女早就按捺不住了,拿起酒杯,一脸凶相,破口大骂道:“卧槽你吗了个逼,你拽什么拽?华哥跟你坐下来谈,那是华哥给你哥面子,你真特么以为你多大脸啊?也不找个镜子照照,就你那穷逼德性。”

    啪的一声,陆铮手中的酒杯被生生捏碎,玻璃碴子嘎巴嘎巴的在手心里,缓缓的碾成了碎末子,然后拍拍手任由碎末洒落一地,手上竟然毫发无伤。

    陆海一下子站起来,按住陆铮的肩膀,紧张道:“铮子,别冲动。”

    我擦,汪群华明显吃了一惊,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能捏碎杯子的人,他不是没见过,但是能将玻璃渣碾成碎末,而毫发无伤的人,他还真没见过。

    那女的也有点儿发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陆铮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朝着汪群华诡秘一笑,拍拍手站起来拍拍陆海的肩膀道:“哥,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儿回去。”

    “哎,铮子,铮子。”陆海连忙跟了出去。

    那白衣女有些后怕的拍拍胸口,吐吐舌头道:“原来是个脓包,吓我一跳。一个破鱼塘,拽什么拽,留着给他爸妈洒骨灰吧。”

    汪群华目光闪动,阴声道:“你懂个屁,会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

    陆海终归是没有拦住陆铮,这事儿等于彻底谈崩,他也有点儿发愁,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汪群华也已经离开。

    汪群华和白衣女踏出酒楼,警惕的四下看了看,才钻进白色的奥迪tt中。就在他们落座的一瞬间,几点水渍落在车顶上,渐渐的凝聚变形。

    汪群华先是在ktv玩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换到一处茶楼待到午夜十二点才出来,最后携着白衣女开车一路开向城中村,最后钻进一间私人别墅的车库里。

    半个小时候,一个穿着黑色帽衫遮住面孔的人影,来到了别墅后墙的墙根下面。从他的怀里跑出两个黑影,溜到了墙根儿底下。

    “陛下,墙好高,怎么上去?”

    揣着裤兜的陆铮抬头看了看别墅二楼加着防护网,亮着粉色灯光的窗子,单手一挥,从他脚边不远的下水道里钻上来一股呈凝胶状的水流,直接将刘明和刘能托了上去。

    防护网的网眼很小,刘明和刘能挂在铁丝网上,探出脑袋往里面张望,粉色的窗帘后面两个黑影正交缠在一起,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

    两个家伙瞅了半天,触须交叠,开始交流起来。

    刘明:“他们在干什么?”

    刘能:“在打架吧。”

    刘明:“那个棒棒是什么?”

    刘能:“应该是武器。”

    刘明:“叫的好惨。”

    刘能:“是啊,是啊。”

    陆铮嘴角一撇:“明天他们会叫的更惨。”

    ————————

    明天的章节预告《卑鄙的我》,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