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大海很大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得石,得失。”黄明德语重心长道:“得之淡然,失之泰然。宠荣不惊,去留无意。小朋友,望你以后谨记此二字,得失之间,全在一心,失去有时候并不意味着失败,获得也并不意味着成功,只求问心无愧,问心无憾。”

    正所谓月有阴晴圆缺,女有不孕不育,此事古难全。陆铮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拜别了黄明德,陆铮抱着三卷卷轴在楼道里走了没多远,对面走来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应该就是组委会的工作人员。

    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那人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陆铮,往前走了几步,刚迈到黄老门前打算敲门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回头喊道:“小伙子,等一下。”

    陆铮莫名其妙的回头。

    那人点点他怀里的画轴,疑惑道:“这是……黄老所作?”

    “嗯。”

    “真的?”那人眼眉一跳,面露惊色道:“这三卷都是?”

    “对啊。”陆铮莫名其妙道:“有什么问题吗?”

    那人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陆铮,好奇道:“小伙子,你……你跟黄老什么关系?”

    陆铮心中恍然,看来黄老的名气的确不小啊,从这人的热切艳羡的眼神中,就可见一斑。不过他跟黄明德关系,说白了就见过几次面,聊的比较投机,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谦虚一笑道:“没什么关系,就只是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那人满脸的不相信,笑道:“小伙子,一面之缘,黄老就能赠你三幅字画?呵呵……”

    那表情很明显,你当我是傻子啊。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陆铮撇撇嘴,转身欲走。

    那人愣了一下,紧赶两步,拦在陆铮的面前,讪讪道:“小伙子,能给我看看吗?就只看一眼,看一眼。”

    陆铮皱皱眉头道:“你觉得合适吗?”

    “这个……”那人赔笑道:“你放心吧,就凭你跟黄老的关系,我也不敢坑你的东西啊。真的,我这人特别喜欢黄老的画作,你就让我看看吧。”

    见他一脸赔笑渴望的模样,陆铮本就心性豁达,索性大方的撑开那副山水画,道:“画只有这么一副,剩下的是两幅字,就不给你看了。”

    那人急忙把脸凑过去,满脸痴迷的看了看,连连赞道:“妙,太妙了。尤其是这只小黄鹂,堪称画龙点睛啊。嗯……墨味犹存。”

    唰的一下,陆铮将画作收好,笑吟吟道:“时间到。”

    那人满脸热切,搓着手道:“这个,小伙子,商量个事儿好不好?这幅山水画,我很喜欢……”

    陆铮面色一冷道:“你要看,我给你看了,已经很够意思了,其他的免谈。”话一说完,扭头就走。

    “哎,小伙子,我出六万,不,八万,八万你让给我……”

    “九万……哎,你别走,别走……”

    在那人的叫喊中,陆铮迈进了电梯中,作为一个欣赏水平只停留在小鸡啄米图这种档次的文艺青年,陆铮心中暗道:乖乖不得了,想不到这么一幅画居然值八万之多,果然是艺术无价。

    行李已经打点好,陆铮回去将字画包好之后,便背着行李,拖着乘坐手提箱专车的刘能同学,准备回家。

    下了楼没走多远,迎面就看见纪凝芷和纪依然两姐妹,正在碧水山居的正门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纪依然一见陆铮出来,登时脸上一喜,迎上来撅着嘴巴道:“鲨鱼哥,你太不够意思啦。我们还以为你走了呢。”

    陆铮拍拍背包道:“正要走。”

    “啊?”纪依然小脸一垮道:“真要走啊,再玩两天呗。”

    陆铮嘿嘿一笑,单手施了个佛礼道:“女施主,人生何处不相逢,日后自有缘法。please,let-me-go,(请让我走)老衲还急着回去找师太探讨佛法呢。”

    纪依然撅着嘴巴道:“三藏哥哥,难道像我这样智慧与美貌并重,正义与机智化身的美少女,也留不住你吗?”

    陆铮笑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女施主,你何必如此执着呢?老衲随风而来,随风而去。就请让老衲做一个洒脱的美男子吧。”

    纪依然‘掩面而泣’道:“三藏哥哥,你好冷酷,好无情,好不讲情面。”

    纪凝芷憋笑憋的脸都成酱色了,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道:“喂,你们两个干脆去演喜剧片好啦,真是绝配。”

    “好了,不说玩笑话。”陆铮面色一正道:“我家里的确有些急事,再不走就赶不上回家的二路汽车了。”

    纪凝芷明显有些失望道:“这样啊。”

    远处王璐提着一包东西,急匆匆的跑过来道:“陆大哥,你要走了吗?”

    “嗯。”

    纪依然带着些哀求的语气道:“鲨鱼哥,再留一天好不好,今天是我姐的生日呢。”

    “对呀,对呀。”王璐也跟着道:“这里的风景很不错,今天晚上我们准备了生日晚会呢,你就再留一天吧。”

    陆铮讶然道:“是吗?”四处打量了一下,正好瞥见身旁花圃里开着一堆不知名的黄色小花,伸手折下一枝,递过去道:“我确实得走了,已经买好了车票。不过呢,还是祝你生日快乐,happy-rthday。”

    “谢谢。”纪凝芷接过小花,礼貌一笑道:“那我们就不耽搁你时间了,一路顺风。有缘再见。”

    王璐将手里的手提袋塞到陆铮手里,有些丧气道:“那好吧。不过这点儿小小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否则……否则我们就追到你家里去,当面感谢一下。”

    “好吧。”陆铮也不做作,爽快的接过手提袋,对着三人点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说罢,就潇洒的携着行李转身离去。

    纪依然望着陆铮背影,有些沮丧道:“鲨鱼哥也太洒脱了吧,完全无视我们三个美女的盛情邀请。”

    纪凝芷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啊。”

    眼见陆铮就要消失在街角,纪依然猛地奔跑几步,双手合成喇叭道:“鲨鱼哥,你家在江城哪里啊?放暑假我们去你家做客。”

    “江城,得石居!”

    街角处传来一声回答。

    纪依然原地站了半晌,感叹道:“真是风一样的男子啊。”

    ……

    汽运长途,远没有火车坐的舒服。陆铮一路走走停停,中途还跟各位乘客一起到路边小树林里撒了泡液态肥料,历经七个小时之后,终于顺利返回江城。

    打了个车直奔毛家屯,陆铮连行李都没顾得上往家里放,就跑到鱼塘边上,打开了手提箱。

    火钳刘明似乎感应到陆铮回来,迅速的浮上水面,胯下骑着它最近刚刚驯服的坐骑——一心抱龙王大腿的鳙鱼。

    只见水面上一只甲壳鲜红,挥舞着两只火钳,体型六十多厘米的巨型小龙虾,乘风破浪,奔驰而来。

    陆铮吓了一跳,现在天还没黑呢,要是被人看见了,麻烦就打了,连忙低喝一声:“下来,你给我低调一些。”

    “是,陛下!”

    正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装逼犯刘明,立马刺溜一下从鳙鱼上滚下来,低头耷脑的潜进水里,游到水边。

    “咦?”陆铮一愣,几日不见,刘明竟然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意念传输,居然可以进行简单的交流了?

    随即恍然,所谓点化,本身就是赋予虾兵智慧的灵性,而那丝灵性本就来自陆铮的神识,智慧也源自陆铮的知识,因此才能掌握基本的交流。

    假以时日,它们完全可以像个人一样去沟通。

    手提箱一打开,整七个小时不见天日的刘能,晃晃悠悠的滚到水里,看起来像是有点儿晕车。

    虾也会晕车?

    几日不见,火钳刘明的体型有着大幅度的增长,比半米长的刘能还要大上一圈,忽然见这么个怪模怪样的东西滚出来,下意识的张开钳子,警惕起来。

    螳螂虾的模样的确跟小龙虾不太一样,最起码连标志性的虾螯都没有。

    刘能好像还没缓过劲儿来,喝醉了一般摇摇晃晃,朝着火钳刘明趔趄过去。

    火钳刘明灵活的一闪,发出愤怒的意识道:“你瞎吗?”

    刘能跌到灵水中反应了一会儿,居然也发出了简单的意识:“我就是虾啊。”

    “找死。”刘明摆开武术家的架势,两只虾螯做白鹤亮翅状。

    刘能在洪泽湖里猖狂惯了,而且一腔欲火本就憋得要爆炸了,立马挺直身子,双拳急速的击出,发出呼呼的破空之声。

    陆铮早就笑喷了,也不出言阻止。

    强势围观,武术家刘明vs拳击手刘能。

    只见刘明一会儿白鹤亮翅,一会儿黑虎掏心,刘能迈着小碎步,不断的左直拳,右直拳……

    五分钟后……

    陆铮打了个哈欠,刘明和刘能齐齐一个激灵,朝着对方冲过去,然后……非常友善的互相接触着触须,用最简单的意识开始了友好对话:

    刘明:“你是哪里来的?”

    刘能:“大海。”

    刘明:“大海是什么样子的?”

    刘能:“嗯……大海,就是,就是,很大,很大。”

    刘明:“废话。”

    陆铮差点儿一脑袋跌倒水里去。

    你们两个,不要这么逗逼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