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有虾水灵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清晨伸出双手,迅速的拉开湛蓝色的天幕,皎洁的月亮妹妹跟炽热的太阳大叔打了个照面,就娇羞着退回地平线。

    陆铮早早起床,顶着淡淡的晨曦,赶往事前联系好的小龙虾养殖基地。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马不停蹄的在三个养殖基地考察一下,货比三家之后,陆铮才最后选定了浮沱山庄的小龙虾。

    十亩鱼塘,他选择了个体比较大的稚虾,体长都在2.5-3厘米左右,每亩放养两万尾,总计二十万只稚虾,

    稚虾的成本不不高,花费不到一千多。但是其他诸如水肥、水生植物、适口饵料等占的开支比较大。

    生意谈的很成功,签好合同之后,陆铮支付了30%的定金之后,养殖厂当天就开始备货,承诺两天后送达鱼塘,并提供技术支持。

    了解了这桩大事之后,陆铮在车站买了当天晚上回去的车票,才风尘仆仆的又赶回碧水山居。

    其实他本来的计划是采购虾苗之后,再去淮阴市水产市场走一遭,寻找一些适合混养的鱼类,适合点化的虾兵。

    但是他担心鱼塘的事情迟则有变,所以放弃了计划。回到碧水山居稍作休整,如果垂钓比赛裁定重赛的话,他就直接退赛回家,根本不在乎那五万块。

    不过事情的发展倒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昨天比赛组委会召开紧急会议,经过长达七个小时的讨论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垂钓大赛的赛程修改,由两天六场变成一天三场,第二天的比赛成绩全部作废,比赛名次依据第一天的比赛成绩为准。

    关于钓位渔网的丑闻,比赛组委会的三位国家级裁判,一致认为必须严查下去,将凶手揪出来严厉处罚,否则淮阴市钓协、浮沱山庄比赛组委会、活动主办方的颜面势必受到影响。

    五湖钓鱼频道的节目,经过旅游局副局长从中斡旋之后,同意将节目重新剪辑,由偏正式的比赛概况,改成偏向大众钓鱼的娱乐节目。

    没有什么隆重的颁奖仪式,比赛组委会的主办人员象征性的祝贺了一下陆铮,将奖品钓具和五万块的现金交给他之后,就草草了事。

    对于这种结果,陆铮没有半点儿的不满,他本来就不想太过招摇,对于那些乱七八糟的程序比较厌烦,反正只要五万块到手,其他的麻烦越少越好。

    五万块,减去来往开销和小龙虾成本,居然还大有赚头,算是不虚此行。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陆铮才提着才县城买的一个大行李箱,赶往洪泽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之后,意念一动。

    一个湛蓝甲壳的嗖然浮出水面,体型竟然增长到了惊人的半米长,虾首下的铁拳好像一个小铁锤,神态极其的威武张扬。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有句谚语说:化悲愤为力量,化性为食欲。

    满腔荷尔蒙无处爆发的刘能,显然将这句谚语执行的非常彻底,尤其是那双黑的发亮的眼珠子,看起来都开始冒绿光了。

    陆铮可以保证,像刘能这么大的雀尾螳螂虾,世界上仅此一只。可以想象,刘能一旦被公众知晓,必定引起巨大的轰动,其稀有价值、观赏价值、研究价值,绝对难以估量。

    但是,一旦它被发现,也同样逃不过实验室切片的下场。

    为了保险起见,陆铮特意购买了手提箱,里面加了储水袋,甚至连火车都不敢做,买的车票也是廉价的汽运,可以中途登车,避过安检。

    把刘能放如手提箱之后,检查密封性之后。陆铮才回到房间,转化了一部分的灵水,以缓解刘能长途奔波的苦楚。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回家了。在离开之前,陆铮还另有一些事情要做。

    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包装盒,陆铮叩响了黄明德的房门。这位和蔼可亲,心性豁达的老人,让他非常佩服,所以特意准备了些独特的礼物,前来道别。

    “进来。”

    房门并没有上锁,陆铮推门进去,之间落地窗前一张小桌,一个穿着白色太极服的老人,凝视着窗外的青山绿水,手拿一杆毛笔,正挥毫泼墨。

    铺开的宣纸上,叠嶂的青山、**的绿水、清脆的碧树,每一笔都不含糊,井然有序,跃然纸上。

    这张画基本上已经完成,似乎没有添补的必要。陆铮礼貌的站在一边,静静的等待。

    黄明德出神的盯着窗外,忽然拿起笔,在树枝上细细的描绘出一只正在啼叫的黄鹂,惟妙惟肖,灵动非常,堪称画龙点睛之笔。

    完成之后,黄明德才将笔放下,扭头冲着陆铮微微一笑道:“你看我这画,如何?”

    陆铮挠挠脑袋,腼腆道:“像我这种欣赏水平的,只有一个词‘好看’。”

    黄明德笑道:“你这小子,倒是诚实的很。我还真怕你说出什么笔锋滋润、远近得宜等套话来呢。那还不如两个字‘好看’呢。”

    说起书画来,黄明德兴趣颇浓,挥手示意陆铮落座以后,神态向往道:“北齐南黄,近代画师无出其二人之右,我这水准还差得远呐。对了,小朋友,我也得祝贺你获得了冠军。”

    陆铮晒然一笑道:“老先生,这里面的水有多混,您老也不是不知道。钓鱼这事儿我觉得还是讲究个心情,为了名次用尽手段,属于舍本逐末。”

    “对头。”黄明德点头笑道:“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一艘孤舟,一尾青鱼,一壶好酒,游三江,泛五湖,万顷波中得自由。这才是钓鱼应有的趣味儿。”

    陆铮嘿嘿一笑道:“再有一红颜相伴,岂不美哉?”

    “你小子……”黄明德忍俊不禁的笑道:“有趣儿,有趣儿。若我年轻上几十岁,怕跟你想的一般无二。”

    陪着黄老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会儿,陆铮才诚挚道:“黄老,能跟您认识,真的是我这次垂钓比赛的最大的收货。我这次来,是向您道别的,另外还有一份小小的礼物送给您。”

    陆铮打开桌上的包装盒,露出一本古书《西湖三塔记》。其实他在逛县城的时候,就打算给黄老准备些礼物,但是送补品显得太俗,送名人字画又太贵,最后想起了井龙王书房里的几本言情小说,才心中大喜。

    这本说是古书,勉强算是清中期成书,里面的故事也并非原创。只看名字,有点儿像是游记,但实际上这本《西湖三塔记》是个实实在在的言情故事,还是比较重口的人。

    讲述的临安府后生奚宣赞恋上蛇妖白卯奴的**情故事。也就是脍炙人口妇孺皆知的著名**情故事《白娘子传奇》的原型故事。

    这本古书是批量印刷的制品,年代也不算久远,实际价值有限,但是却极具收藏价值。

    黄明德先是推辞了一下,可是等他的手抹上封皮的时候,眼眉轻轻一挑,忍不住拿了起来,细细的捻了捻书页。

    这本书是龙宫之物,本身是凡物,但经过龙宫灵气的滋润,龙王爷翻阅摸索,自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历史沉重气息。

    黄明德细细的翻了几页,轻轻的嗅了嗅书页散发出香气,眉宇间已经遍布喜色,有些**不释手道:“还真的是件好东西,这手感这味道,莫不是那位文豪的案头读物?”

    陆铮微微一笑,心中暗道:这可是正经八百的神仙手卷。

    黄明德有些恋恋不舍道:“不行,不行,太贵重了。”可是又实在心**的很,忽的眼中一亮,拍着大腿道:“这样吧,我把刚才做的这幅画送给你,算是交换。否则我可不能收下。”

    “好嘞。”陆铮爽快一笑,又有些不好意思道:“黄老,听说您是书画大家,能不能帮我写几个字?”

    “举手之劳。”黄明德笑道:“你要写什么?”

    陆铮琢磨了一下道:“我最近打算开个渔家乐,主要是养虾的,您看有没有什么古诗名句,比较合适?”

    黄明德略一思索,长身而起,展开一副宣纸,执笔沉吟一下,落笔如风,字迹沧桑,笔锋古拙,笔式绵环,字形奇妙,洋洋洒洒八个大字:

    “得石溪润,有虾水灵。”

    写完这幅字,黄明德盖上私印,忽然问道:“你那渔家乐可取了店名?”

    “还没想。”

    “那好,送就给你送个齐全。”

    黄明德沉吟一下,落笔写下三个字。

    “得石居。”

    ——————————

    朋友们,还差两名就冲上首页了,大家给点儿动力啊。哪怕是让我上去站一会儿,感受一下,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