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六字真言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硕大的水球拖曳着尾迹,击中盥洗镜,化为漫天的水幕。

    盥洗镜咔吧一声,散出无数道的裂纹,如同一只技艺精湛的蜘蛛迅速的在镜子表面张开一张蜘蛛网。

    唰!

    化为一地的水渍!

    痛快!

    水无色无味,固态、液态、气态、简直无处不在,生灵的起源。水为至善至柔,微则无声,巨则汹涌。可蜿蜒而下,可激流勇进,为世间变化之极致。

    上善若水。

    陆铮的心性似乎都被水的伟大和平凡所感染,静静的站在浴室中,享受着那润物细无声的绝妙感受。

    不过,这种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响起。

    “等一下。”

    陆铮喊了一声,匆忙的换上衣服,刚一推开门,纪依然那宜喜宜嗔的小脑袋伸进来,期待道:“鲨鱼哥,我们想请你吃个饭。”

    后面站着的纪凝芷和王璐同样满是期待的看着他,陪客王贤俊则有些面目表情。

    在浴室里挥霍了不少的力气,正觉得有些饿呢,陆铮大方一笑道:“没问题,正饿着肚子呢。”

    “太好啦!”

    ……

    日近黄昏,暴雨已经停歇。酣畅淋漓的雨露冲散了闷热,空气如同掺了薄荷糖一样凉丝丝的。

    走在雨水洗过光亮非常的青石板路,看着一路青翠欲滴的树木,嗅着清新的草木味道,心情格外的清爽、格外的透彻。

    纪依然换了身淡绿水墨印花的公主裙,如同林间精灵一样,一边调皮着踩着石板路上的水洼,一边笑吟吟的问道:“鲨鱼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陆铮奇怪道,一路上他早就已经告诉了她们名字,但是纪依然这小丫头却仍旧一口一个‘鲨鱼哥’。

    纪依然夸张的做着拨水的动作道:“哗、哗,游泳啊,乘风破浪,一往无前,连那么大的青鱼都不是你的对手。”

    陆铮莞尔一笑道:“难道我是龙王三太子这种国家机密也要告诉你吗?”

    “你要是龙王三太子。”纪依然嘻嘻一笑道:“那我就是钱塘江十大杰出少年——拿托。”

    “拿托?”

    “对呀,偷塔天王之子,金托木托的弟弟。”

    “……”纪凝芷没好气道:“那是哪吒好不好?还金托,木托,我看你是鞋托差不多。”

    “姐,这叫幽默你懂不懂?”纪依然做了个鬼脸,溜到陆铮的身边,鬼鬼祟祟道:“鲨鱼哥,你当时救我姐的时候,是不是经历了特复杂特纠结的思想活动?”

    陆铮扑哧一笑道:“是啊,我当时先是想起了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哥,接着想起了挺身堵抢眼的黄继光、然后是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还有我家隔壁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三好学生大宝子,最后我将古今中外华夏五千年助人为乐的历史故事温习了一遍,终于领悟了警醒世人,激励我前进,照亮未来的六字真言。“

    纪依然双手托住下巴,水汪汪的眼睛四十五度仰望着陆铮,期待道:“哪六个字?”

    陆铮掷地有声道:“不要怂,就是干!”

    噗的一声。

    纪凝芷和王璐笑出声来。

    “哦……我明白了!”纪依然一本正经的竖起大拇指道:“这六个字果然道出了为人处世的精髓,比那些什么油腻的师姐,‘duang’的一下,狂爆屠龙宝刀的强多了。”

    “果然有研究。”陆铮赞道。

    陆铮本来就是平易近人的性子,一行人说说笑笑,气氛倒也融洽,直奔浮沱山庄的天府酒楼走去。

    天府酒楼豪华vip包房,偌大的桌子只坐了四个人,纪凝芷和王璐为了表达谢意,但是却摆了n十几个菜,神马龙虾、大闸蟹,色香味十足。

    好多菜品,陆铮甚至连见都没有见过。

    落座寒暄之后,陆铮就老实不客气的尝了勺面前金黄色的羹,竖着大拇指赞道:“这蛋羹做的挺给力!”

    一路上默不作声的王贤俊的脸上抽搐了几下,眼神中闪过几分嘲笑。

    王璐一口茶差点儿没喷出去,纪依然笑得前仰后合,吭哧着道:“鲨鱼哥,你太逗了!这是蟹黄羹,不是蛋羹。”

    陆铮老脸一红,差点儿甩自己一个嘴巴,蛋羹,蛋羹,你怎么不说蛋疼呢?脸上却故作镇定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喂,鲨鱼哥!”纪依然小心的凑过来,笑道:“我能知道你的扣扣号么?”

    “这个……我平时工作很忙,不怎么上网的。”

    “不要这么小气啦。”纪依然撅着嘴巴道:“我特意给你建了个鱼翅后援团,已经答应我的小姐妹们,一定要把你拉到群里来呢。”

    “真的,我的企鹅常年隐身,从不发状态,属于典型的僵尸号。”

    “为啥?”纪依然奇怪道:“你可以在上面秀秀照片,秀秀恩**,搞搞威商、卖卖化妆品神马的呀,反正我的企鹅一打开,上面就是一票这东西。算啦,算啦,那给我个手机号,好不好?”

    “这个没问题!”

    “我打一个电话,你别接呀!”纪依然掏出**白色的**疯死,当场就要拨打过去。

    “我手机没电了!你晚上再打给我吧!”想起自己那上大二时抢购的大米一代手机,由于手头一直不宽裕,所以用到了现在。基于那一点点儿男人的自尊心,陆铮撒了个谎。

    “哦!那好吧!”纪依然微微一笑,把手机放进挎包里道:“你不许关机哦!”

    “嗯,没问题!”陆铮松了口气,刚刚做优雅状塞进嘴里一只龙虾,口袋里一颤,悦耳的铃声响起:“葫芦娃,葫芦娃,一朵藤上七朵花……”

    陆铮咀嚼的嘴立刻僵住,一阵凉意,从后脚跟直窜到脖子里!

    “你不是说没电了吗?”纪依然一脸的委屈,小嘴撅的都能挂油瓶了。

    “咳!这个,哇!它居然自动开机啦!真是太神奇啦!”陆铮捧着手机,满脸的惊叹,顺便看了眼号码!老爸。

    老爸,你也太坑儿子了吧。

    陆铮连忙按下接听键。

    “喂?”

    “老爸,怎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陆国运有些低沉的声音传来道:“儿子,爸说话可能要不算数了。毛文涛托了你堂哥海子过来游说,承诺给咱家的鱼塘再加三万五,另外在金华名苑提供一套九十平的经适房。”

    陆铮心中一紧,道:“爸,你答应了?”

    “还没有。”

    陆铮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老爸已经答应,并且草签了协议,产生了法律效力,到时候就难办了。

    “爸,我已经订购了小龙虾的虾苗。明天就回去了,这鱼塘你要是答应了,你儿子辛辛苦苦攒得这几毛钱可都打了水漂了……再说了,九十平的房子也太小了吧。而且经适房也不太好卖啊,有年限限制。”陆铮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确实有点儿小。”陆国运沉吟一下道:“海子这两天往家里跑了好几趟,唉……看来毛文涛对这鱼塘志在必得。不好弄啊……”

    现在这鱼塘里十亩灵水,其价值远超鱼塘本身,别说是再加一套房,再加十套房,陆铮也不会出售的。

    “爸,我知道你的顾虑。”陆铮自信满满道:”这毛文涛玩的是先兵后礼,先玩两手阴的,把咱们整怕,然后再给点儿甜头。咱们要是咬住不松口,他能怎么样?我就不信他真敢明抢,他一个村主任胆子还没大到这种地步吧。”

    陆国运苦笑了一下道:“儿子啊,你是不了解毛文涛这个人。他干了七八年支书了,那黑心的事儿做的不计其数。去年邻村挖水渠,招惹了毛文涛,夜里就去了一大票人,把那一家子给打的头破血流,硬是按着指头印了手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