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以眼还眼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清晨时分,睡梦中的陆铮感觉周身一阵轻灵,清醒过来,窗外传来淅沥沥雨声,滴滴答答的敲打着玻璃。

    钓具和饵料被没收之后,陆铮并没有如蔡翔一样,连夜动身赶往城里采购新的钓具和饵料。

    是的,他放弃了今天的比赛。

    但是,他要让今天所有参加钓鱼比赛的选手都颗粒无收。水中有刘能这个煞星,足以威慑方圆百米的水域,岸上有他亲自把守钓区入口,别说是一条鱼哪怕是一条鱼仔,都不可能混的进来。

    只要没有人钓到鱼,比赛组委会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按照昨天的成绩直接结算,要么改日重赛。

    既然他们耍手段玩阴的,陆铮就任他们表演。检测结果一日不出来,他们就一日钓不上鱼,直到将钓具和饵料原原本本的送回他的手中。

    没有人会查得出来是因为什么,即便脑洞击穿都不会想到,他们是在跟水君龙王比赛。

    蔡翔昨夜在城里逛了半夜好不容易采购齐了钓具和饵料,为了保持睡眠,在小旅馆里将就了一夜,直到早上才浑身**的赶回来。

    他的样子有些狼狈不堪,连换身衣服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比赛监察员呵斥着前去检查钓具饵料是否合格。

    好不容易检查完钓具,蔡翔发现了一个悲催的事实,他的参赛证落在城里的小旅馆了。

    结局很残酷,就算蔡翔参加了昨天的比赛,组委会仍旧按照无证取消资格的规定,勒令他要么回去拿证,要么回家。

    最终,蔡翔孤零零的站在雨中,惨笑了两声,将钓具重重的摔在地上,愤然离去。

    正在吃早饭的众人,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蔡翔身上,有得意的,有无动于衷的,只有两三个人露出怜悯的眼神,低头叹息。

    相比蔡翔,陆铮的状态显然让他们有些摸不清头脑,只见他面前摆着三个空荡荡的水晶包笼屉,两个喝的干干净净的空粥碗,另有一堆堆成小山的鸡蛋壳。

    难道是传说中的化悲痛为食欲?

    还是自暴自弃,准备吃饱喝足好上路?

    汪建元瞧也不瞧陆铮一眼,埋头吃饭,心中冷笑,小子,你还是太嫩了,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社会。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陆铮吃饱喝足该回去打包回家的时候,意外发生了。陆铮不仅没走,反而挤到签台跟前,笑道:“喂,裁判大人,昨天我是最后抽签的,今天该轮到我先抽了吧?”

    主持抽签的是个中年女人,一脸白面都掩盖不住眼角的鱼尾纹,闻言错愕的望着陆铮,下意识道:“你还要继续参赛?”

    “昂。”陆铮理所当然道:“当然要比,做事情要有始有终嘛。”

    中年女人看着他空空的双手,问道:“你的钓具么?”

    “咦?”陆铮满脸惊奇道:“我的钓具在哪儿,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

    中年女人被呛了一下,恶狠狠的瞪了陆铮一眼道:“没有钓具,你怎么比?”

    “就是啊。”陆铮装傻的一拍脑门道:“没有钓具还怎么比赛啊?我应该直接卷铺盖滚蛋才对,是吧?哎呀,你看我这智商,看来欠费很严重啊!”

    “你……”中年女人的脸一下子变成了猪肝色,在场众人没有人笑得出来,陆铮看起来是在装傻,实际上是对比赛组委会,对他们毫不掩饰的嘲讽。

    既然敢做,就别怕打脸。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陆小弟,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的钓具呢?”

    众人循着声音一望,忍不住心中一惊,原来竟是德高望重的术法家黄明德,他似乎跟陆铮相识。黄明德年龄大了,住不惯湖边,潮气太重,所以昨夜住在朋友家,并不知道匿名举报,钓具被没收的事情。

    对黄明德老先生,陆铮相当的尊重,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和盘托出。

    黄明德的眉毛明显越挑越高,最后恼怒的扫视着在场众人,提高了嗓门气急败坏道:“胡闹!简直是欺负人!饵料有问题?呵呵,那饵料正是我送给陆小弟的,有问题?是不是我的也有问题,要不要送去检测一下?还有钓具,就更可笑了,陆小弟昨日比赛用的钓具,正是你们前天的奖品,有问题?好嘛,这耳光打的真响啊。”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就是看人家小伙子年轻,还是个业余的,就瞧不起人么?一看比不过了,干脆就下绊子使盘外招,行,你们这些人真没比人家白活十几年啊,会的不少。”黄明德连嘲带讽,丝毫不顾忌众人的脸面,其实总结起来就四个字:

    不要碧莲。

    “陆小弟,来,过来。”黄明德笑着将手里的钓具往陆铮手里一塞,拍拍他的手道:“我这套你拿着用。”

    “这怎么行。”陆铮坚辞拒绝道:“您还要比赛呢。”

    “我嘛。”黄明德大方承认道:“不怕告诉大家,我也是走后门进来的,不光彩。可这后门可不是我主动要走的,没办法,事儿赶事儿撵到这儿的。行啦,今儿个阴天,我有老风湿的毛病,受不得潮气,正好趁机退赛,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陆铮,不过看着黄明德脸上坚决的神色,他实在推辞不过,只得接受他的钓具。

    看来今天的计划要稍作改变了。

    一番风波过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不少。中年女人读完各位的抽签结果之后,一行人开拔赶往钓场。

    各就各位之后,汪建元和汪涛叔侄俩凑到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奇怪,奇怪,他跟那老头也就业余第一场的时候见了一面,至于为他出头吗?”

    “小涛,你是不了解黄明德这个人。他以前在干行政工作的,脾气硬的石头一样,说的好听叫刚正不阿,实际上就是食古不化,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提前退休。他不是单纯为那小子出头,是给组委会整难堪呢。”

    “幸亏咱们有第二手准备。”

    “那网里边儿有没有给他留两条鱼?一条也钓不上容易惹人生疑。”

    “留了几条,个都不大。”

    比赛即将开始的时候,淅沥的小雨知情识趣的停了下来,但漫天的乌云却未散去。这样的情形,让许多钓手兴奋起来。

    夏日多阵雨,阵雨之后,鱼儿会加快觅食,所以上钓率很高。

    这个常识陆铮同样知晓,当他满心兴奋的散发龙气准备一鸣惊人的时候,猛然发现好像不太管用,似乎并没有多少鱼儿受到号召,仿佛被什么东西阻住了一样。

    铁拳刘能早就与今天早上提前到达了这片水域,只等陆铮一声令下,将所有的鱼儿驱赶出去。

    黄老赠送钓具之后,陆铮临时变更了计划,如今遇到这种奇怪的现象,心中一动,指挥刘能赶来。

    借助意识之间的联系,陆铮赫然发现,在他面前五米宽的钓位中,已经布下了渔网,围成长方形,感应到龙气的鱼儿全都被阻在网外。

    一定有人捣鬼了,会是谁呢?陆铮心中一跳,鬼鬼祟祟提着蛇皮袋的汪涛和神情有异的汪建元。

    难道是他们?

    又派刘能去其他人的钓位巡视之后,才确定只有他一人的钓位被下了渔网,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怎么会提前预知陆铮一定会被分到这里?

    抽签!

    他们一定是跟比赛组委会串通,在抽签的时候动了手脚。

    若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比较复杂了。就算陆铮现在跳出来揭穿此事,恐怕这事儿也会不了了之。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以眼还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陆铮一本正经的调漂挂饵,然后甩钩如水。心里却早已经对刘能下了命令,将附近其他钓位的鱼儿全都驱逐出去。

    既然渔网里还留着几条小鱼,那么正好就要这几条小鱼打败他们。

    刘能得了龙王谕令,凶性大发,一路朝着其他的钓位猛扑过去,所有的鱼儿都被这杀气腾腾的家伙骇的四散奔逃。

    比赛进行了五分钟之后,满腔兴奋斗志昂扬的钓手们渐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莫非饵料不对?调漂换饵……

    十分钟之后,接着调漂换饵……

    二十分钟之后,已经有人开始爆粗口了:“艹他马勒戈壁的,今天什么情况?鱼儿都特么的死了,还是都集体失踪了吗?”

    “裁判,裁判,你们这怎么搞得?这钓场到底有没有鱼?”

    “我也真是醉了,都没有鱼,还比个屁啊!”

    几个裁判满头雾水,面面相觑,不应该啊,这里是几位国家级裁判圈定的洪泽湖南岸最佳钓场啊。

    就在众人纷纷咒骂的时候,唰啦一声,有人钓上鱼了。

    众人齐齐转头去看,只见陆铮正乐呵呵的将一条巴掌大的小草鱼从鱼钩上摘下来,塞进鱼护里。

    靠!

    这特么的到底什么情况?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只有陆铮一人有条不紊的收获着鱼儿,虽然都不大,但一直都有。

    水面之下,全身紫黑,斑斓如孔雀的巨型螳螂虾正挥舞着拳头,从每个人的鱼钩下快速的游过。

    嗯,兴致来了,刘能还很调皮的扯动下鱼钩。

    浮漂下沉。

    起竿。

    然后啥也没有。

    众钓手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四个字:日了狗了。

    ————————————————

    求收藏,推荐票啊。各位,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不投票收藏的,被刘能铁拳弹jj弹到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