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哔了狗了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裁判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

    陆铮并不想表现的太过扎眼,装模作样的学着其他钓手的样子,埋头调整鱼线鱼钩,挂上钓饵,然后有板有眼的将鱼钩甩入水中。

    别人遛鱼,他也跟着遛遛鱼,别人钓上来一条,他也跟着往鱼护里面装上一条。

    起初的时候,所有人都专注的不断修正饵料和钩位,并没有注意到他。比赛半程的时候,已经开始有钓手四处的观望,估算别人的渔获。

    渐渐的开始有人注意到陆铮,他的一切都做得无比自然,仿佛像个真的专业钓手一样。但直觉告诉他们,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

    遛鱼,起竿,看起来似模似样。但他们这些专业钓手,总觉得有些怪异,跟正常的不太一样,但人家的实打实的有鱼上钩,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儿。

    到了最后十分钟的时候,众人甩竿起竿的速度明显加快。开始有人注意到一个震惊的现象。

    连竿。

    陆铮一直在连竿,目测至少十竿以上。

    所谓连竿,就是钓鱼的时候,每一次下竿都没有散饵,脱饵、掉饵、脱钩等现象,不论大小,竿竿有所收获。

    这就不寻常了,要知道再专业的钓手也难以避免鱼儿跑掉脱钩的现象,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鱼儿咬钩的部位不同,完全不受人为掌控。

    连竿超过五竿已经算得上幸运,连竿十竿以上,那就不止是幸运,简直是上天眷顾啊。

    刷啦,又是一条。

    坐在陆铮北面的一个钓手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是本次垂钓大赛唯一一个一级垂钓高手,早就观察到了陆铮的不同寻常。

    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另有一把遮阳伞,伞下坐着一个青年,鸭舌帽压的很低,有些阴骛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陆铮。

    “二叔,已经是第十六竿了。这小子肯定作弊!”

    中年男人有些心不在焉的盯着浮漂,压低声音道:“我也觉得这小子有古怪。只从他的抛竿水准就知道,他是个菜鸟。你看出来是怎么作弊了吗?”

    “没有。”那鸭舌帽青年正是业余赛嘲讽陆铮的家伙,名字叫做汪涛,这次垂钓大赛,就是跟自己的二叔汪建元而来,当时业余组的成绩,他就排在第四位,离晋级专业只有一步之遥。

    此刻汪涛眉头紧皱,满脸的百思不得其解,从陆铮一来,他就注意到了,但是没有当回事。可是等他仔细观察的时候,才发现很有古怪,陆铮速度不紧不慢,渔获甚至比他左右两边的钓手还要多上几条。

    这简直不可思议,如果业余赛可以归咎于运气好的话,最考验钓手技艺的专业赛,还能保持同样的水准,简直让人无法置信。

    其中肯定有鬼,打死他也不相信一个菜鸟能战胜专业选手。

    可关键在于,到底是什么鬼?

    提前打窝?秘方饵料?

    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是海豹突击队专门潜到水下给他的鱼钩上挂鱼??

    汪涛是苦恼的抓耳挠腮,纠结的肝肠寸断。

    在一脑袋的问号中,裁判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监察员纷纷勒令钓手收杆,然后逐一收走鱼护,开始清点统计成绩。

    先前嘟囔陆铮的监察员提起陆铮鱼护的时候,大吃一惊,一只手竟然没有提起来。等他提起来看见网兜离活蹦乱跳挤得满满当当得渔获时,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失声道:“这么多?”

    陆铮收竿之后早就跑到树荫下面凉快去了,根本就没搭理他。

    监察员瞅瞅陆铮,再瞅瞅鱼护,忽然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他明明只是一个业余选手啊,怎么这鱼的重量比其他人的还要重上几斤?

    成绩很快统计了出来,陆铮尾数67,得分2分,名列第二。

    公布成绩的时候,整个比赛现场一片哗然,纷纷目露不可思议的瞧着陆铮这个毛头小伙子,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唯有黄明德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没想到你钓鱼技术这么高超,隐藏的够深啊,连我都骗过了。”

    获取第一名的并非一级竞钓高手汪建元,而是一位沉默寡言的二级竞钓能手。

    应该是这俩家伙的钓位很好,占了地利。众人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不过并没有多少担心,鱼情是多变的,时间段不同鱼群位置不同,下午这两个家伙就要原形毕露了。

    吃过午饭,小憩了一会儿之后,下午的比赛正式开始。

    下午的时候,陆铮的表现则要正常的多了,鱼儿时有脱钩逃跑,连竿的次数明显减少。这一切当然是他故意的,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关于连竿的说法,才明白上午还是太招摇了。

    不过即便他故意脱钩跑竿,尽量保持低调,却仍旧逃不过有心人的观察。

    “二叔,他已经收了四十二条了。”

    “什么?”正专心致志的遛鱼的汪建元吃了一惊,他现在的收获才只有三十七竿,那小子竟然超过了他五竿!

    “你没数错吧?我这把运气不错,赶上鱼趴窝,不到半个小时三十七条,已经超过我的最好成绩了。”

    “叔,我保证没看错,等一下,错了。”

    “我就说呢。”

    “应该是四十三条,他刚才又提上来一条。”

    “什么?”汪建元大惊失色,手腕一抖,已经遛的差不多的鱼儿趁机脱钩,甩出水花逃掉了。

    “妈的,肯定有猫腻!”

    “看出来了?”

    “没有。”

    ……

    下午第一场准时结束,成绩一公布,全场寂静,众人面面相觑。

    陆铮,七十四条,得分1,排名第一!

    一个业余选手,连续两场名列前茅,这绝对不是运气问题。

    这一下,就连五湖钓鱼频道的摄制组都注意到了这个震惊的事实,扛着长枪短炮就冲了过来,这可是绝对火爆的料子,保证节目的收视率攀升。

    主持人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外加惊叹道:“陆铮,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的钓鱼技术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陆铮神秘莫测的一笑,摸着胸口道:“其实很简单,要走心。”

    “走心?”

    “对,我还有一道咒语。”

    “咒语?”主持人小**被说的一愣一愣的,下意识道:“什么咒语?”

    “来,你凑近一点儿。”陆铮嘿嘿笑着招招手,凑到她的耳边道:“听清楚了,我只说一遍,阿波斯的额副歌,机器洗,个可贺,的特呢了伯婆佛……”

    “这是咒语?”小**蹙起眉头下意识的念叨两遍,纳闷道:“这不是拼音歌儿吗?”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陆铮已经笑嘻嘻的走远,整理钓具等待今天最后的一场比赛开始。

    第三场比赛仍旧毫无悬念,陆铮拿到第三名,目前总积分第一名。

    汪涛望着陆铮那装满鱼护的鱼儿,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他是怎么做到了,纠结的蛋都要碎了,最后只吐出来六个字:真是哔了狗了。

    白天的比赛正式结束之后,汪涛和汪建元连吃晚饭的心情都没有,站在陆铮白天的钓位上检查半天,汪涛甚至还跳进水里摸了半天,都没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二叔,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有问题!”汪建元笃定道。

    “那怎么办?”

    “他肯定作弊了。”汪建元眉头锁成川字,原地踱步。

    汪涛苦笑道:“二叔,你还差两个月就到了晋升竞钓大师的年限了吧?这次要是拿不满80分,下一场江淮复兴杯,对上那几个竞钓大师,再拿分就难了。再者说,这事儿可是全国直播,要是传出去,您的老脸往哪儿搁呀?”

    汪建元把眉一挑,沉声道:“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让这小子继续下去了。去年我因为违规使用诱鱼剂,扣了一半的积分。今年要是评不上竞钓大师,明年淮阴市钓协的位置就不保了!不行,这次比赛我一定要赢。小涛,你去车后备箱把诱鱼剂调好,我去见见方秘书长,让他给行个方便。”

    “那万一陆铮钓的还是比您多呢?”

    “这……”诱鱼剂是一种化学药物,可以大量吸引鱼类,垂钓比赛明令禁用。虽有奇效,但并非百分之百。

    汪建元沉默了一会儿,一咬牙狠声道:“你去找两张网来,咱们今天晚上做点儿手脚。”

    “明天的钓位不是还要抽签吗?”

    “这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汪建元冷笑一声:“那黄老头晋级就是暗箱操作,抽签这事儿还不简单?”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