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重在参与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陆铮有心前去助刘能一臂之力,但是忽然心中一动,打消了念头。

    雏鹰若想长成搏击长空的雄鹰,必须放手任它去翱翔。就如同学步的孩子一样,只有勇敢的放手,他才会成长。

    这是一种锻炼,陆铮可以帮它一次两次三次,但不可能次次都会恰巧出现。身为龙王,将来统领万千水族,如何能做到面面俱到?

    成长,需要放手,将它永远囚禁与掌心之中,它就会永远习惯掌心的温度,再也经不起风吹雨打。

    加油吧,刘能,来日重现龙宫辉煌,功劳簿上必有你重重的一笔。

    想到这里,给了刘能一个发自内心的鼓励,陆铮就果断的切断了联系,任它自己去面对。

    洗漱完毕,收拾好参赛的用具,在餐厅简单的用过早饭之后。陆铮就昂首阔步的离开碧水山居,赶往比赛现场。

    相比起业余组来说,专业组的选手就要少的多了。能成专业钓手,首先要具有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华夏钓协颁发的竞钓高手级别证书。

    获得级别证书,首先要认证运动员身份,然后通过参加不同级别的比赛获取积分,华夏钓协会根据积分每年颁发竞钓手证书。

    竞钓等级分为四级,每一级又分为三级,最初级是竞钓手,属于三级运动员,需要在3年内积分从50、100、200分从三级竞钓手升级到一级竞钓手。

    竞钓手之上是竞钓能手,同样是三级,积分依次为200、300、400分,属于国家二级运动员。

    竞钓能手之上是竞钓高手,竞钓高手之上是竞钓大师,都是分为三级制度,积分呈阶梯式增长,而且有年限限制。

    最高等级认证为国家特级竞钓大师,获取条件仅限一级竞钓大师在大师晋级赛中独占魁首。

    从普通的竞钓手晋升特级竞钓大师,即便是技术精湛的钓鱼行家,也常常需要十数年的努力和奋斗,来之不易。

    当然,这些所谓名号,对于陆铮来说,实在没什么卵用。龙王一声令下,就算你是超级竞钓大师,照样连个鱼鳞都抓不到。

    本次垂钓大赛由淮阴市政府组织举行,属于最低类别的钓鱼赛事,获取第一名的话,可以获得竞钓积分80分。

    至于业余组前三名晋级专业组,完全就是一种宣传手段,目的是带动广大群众的钓鱼兴趣,说白了就是一种噱头。

    业余选手本身是没有运动员认证的,就算获得了名次也不会有积分进账。当然,在比赛组委会来看,业余选手获得名次的几率,比中彩票还要低。

    事实的确如此,钓鱼看起来很简单,挂饵、下钩、坐等,实则完全不是,里面的讲究和学问不逊于一门专业学科。

    关于日光、气温、水温、气压、风向、溶氧量、鱼群种类、鱼群大小、甚至云层种类,都对上钓率有影响。

    然后,这些复杂至极的东西,对于陆铮来说,还是没什么卵用……

    本次参加比赛的共有三十二个选手,加上三位在那些竞钓手眼里完全是陪练角色的业余组选手,总计三十五人。比赛时间为两天,每天三场,每场60分钟时限。

    三十二位选手清一色的国家认证竞钓运动员,其中竞钓手十九人,竞钓能手七人,三级竞钓高手三人,二级竞钓高手一人,一级高手高手一人。

    比赛在早上七点半在赛区抽签处集合抽签,这些专业选手因为经常一起报名参赛,所以相互之间十分熟稔,站在一起言谈说笑交流钓鱼经验。

    王新良虽然同是业余选手,但他也有几位相熟的老朋友。黄老更不必说,只凭他德高望重的身份,谁也不敢轻视他,纷纷上来热情的问候寒暄。

    相比之下,陆铮这种嘴上无毛的毛头小子的境况就冷清的多了。这些人年纪大多三四十岁,没人上来攀谈,更没有兴趣来嘲笑一个半大小子,选择的方式很简单——无视。

    什么不屑的眼神、嘲讽的笑容、肆意的挑衅通通都没有,就是视之如无物。

    可是这种无视,或许才是最大的嘲讽,因为人家连嘲讽的兴趣都欠奉。

    陆铮也很有自知之明,跟那些专业钓手站的泾渭分明,一脸云淡风轻,处之泰然。

    身为龙王,还需要证明什么吗?

    抽签完毕,在裁判员、监察员等工作人员的率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往比赛钓区,洪泽湖边。

    专业比赛钓位之间的距离有硬性规定,左右不得低于五米。陆铮抽到的钓位比较糟糕,脑袋顶上片绿无存,顶着一片如火的骄阳。

    各选手到达钓位之后,有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用来对钓位的上钓率进行估算,调配专用饵料。

    这些对于陆铮来说,这些东西既不懂也不用,所以这三十分钟准备时间,他非常自觉的找了个树荫坐下来乘凉。

    竞钓手各自忙碌,监察员来来回回的巡视,查看是否有违规现象。一位带着遮阳帽的监察员检查完陆铮旁边的钓位之后,来到陆铮钓位处,眉头一皱,高声道:“这个钓位的人去哪儿了?”

    “在这儿呢。”陆铮笑着打了个招呼。

    那监察员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要是不想比就趁早回去歇着,别在这儿碍眼。待会还有电视台过来采访呢。”

    陆铮不以为意的笑笑道:“比,当然要比。我这是养精蓄锐。”

    监察员不屑的冷哼一声,嘴里小声的咕哝着道:“养个屁,比也白比。”然后疾步远去。

    眼瞅着裁判员开始开手表,陆铮才拍拍身上的杂草,戴好遮阳帽,赶到钓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调漂挂饵。

    “老李,这边,这边。我们去采访一下昨天业余组的冠军。”主持人小**蹦跳着从礁石上下来,快步往陆铮走去。

    “你好,陆铮,还记得我吗?”小**笑吟吟的来到陆铮旁边,端着话筒问道:“请问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热!”

    “热?”

    “对,太热了。”陆铮摘下遮阳帽,摸着热气蒸腾的脑袋,皱眉道:“我感觉脑袋上都能摊煎饼了。”

    其余的竞钓手并非都在阴凉处,但人家准备的家当齐全,遮阳伞一撑,冰水一喝,面前在摆个微型电风扇,再火再热的骄阳,根本没有太大的影响。

    但陆铮身为水君,对于太阳格外的敏感,只坐了一会儿,他的前胸后背就湿透了,湿哒哒的贴在身上,真想跳到湖中好好的凉快一下。

    主持人小**扑哧一笑道:“的确有些热,你应该准备个遮阳伞。不过我想,你大概也没想到能晋级专业赛,所以就没有准备吧?”

    陆铮敷衍的点点头。

    “这次能跟这些真正的竞钓高手一决胜负,你有什么感想呢?是不是很激动,觉得很幸运?毕竟这样的机会实在很难得。”

    “我就一个感想。”陆铮苦笑道:“咱们能一局定胜负吗?”

    “恐怕不能。”主持人小**笑着摇摇头,忽的眨眨眼睛道:“其实作为业余组的选手,能够感受一下大赛的气氛就可以了。如果身体真的吃不消的话,完全可以放弃比赛,回去享受一下空调饮料冷水澡,身体要紧,重在参与嘛”

    她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陆铮本来就是业余选手,就算放弃也没有人笑话他,而且对于比赛的进程和赛果基本没有什么影响。

    陆铮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腼腆一笑。

    “好了,希望你这次能够获得满意的成绩。”主持人小**冲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鼓励道:“失败也是一种经验,以你的年纪能够获得业余组的冠军。只要经过不懈的努力,竟然一定可以达到专业选手的层次。我看好你。”

    “谢谢。”陆铮礼貌的点头,心中觉得有些好笑,从他坐在这里的一刻开始,胜败早已注定。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