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阴魂不散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颁奖典礼过后,冠军得主陆铮不仅得到了精致的钓具和晋级专业组的参赛资格,还获得了一项福利。

    本次垂钓大赛的主办方滨海集团,为所有的专业组选手,提供了优越的住宿环境和餐饮服务,而且就在浮沱山庄不远的碧水山居。

    作为一个擅长精打细算颇会过日子的居家好男人,陆铮果断从县城的小旅馆转移到了碧水山居。

    收拾好房间之后,陆铮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才想起藏在背包里的刘能同学。为了携带方便,虾兵刘能被装在黑色的双层塑料袋里,虽有灵水享受,但条件着实艰苦了一些。

    刚一打开塑料袋,就有种长舒一口气的舒畅感传入陆铮的意识。憋屈了一天的刘能同学,把脑袋伸出来晃了晃身子,两只黑豆一样的眼睛就开始炯炯有神的盯着陆铮。

    同时一阵强烈的意识传来,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我饿……

    是的,陆铮比赛了一天,刘能饿了一天,作为受过点化的虾兵,不仅不能辟谷绝食,食量还有大幅度的增长。

    那种可怜巴巴的感觉,看的陆铮都不自在了,让他感觉自己成了剥削压榨劳动人民的万恶资本家。

    火钳刘明和铁拳刘能作为目前龙宫的骨干力量,它们的强大与否,关系到整个龙宫日后的发展前景。

    所以,身为一个胸襟广阔志向高远的领导,绝不能亏待小弟。

    饿了?

    好说,不远处就是波澜壮阔的洪泽湖,鱼虾龟蟹应有尽有,完全就是天然的捕猎场所。

    换了套舒服的便服,陆铮提着塑料袋从碧水山居踱出来,顺着青石小道,一路来到了洪泽湖边。

    迎着清凉舒适的凉风,感受着无边无际的水灵之气,陆铮心怀大畅,将铁拳刘能放进湖边,大手一挥道:“去吧,皮卡丘……”

    感激和狂热的意识传来,饿的前胸贴肚皮的螳螂虾,‘u’的一个加速迅速的潜入洪泽湖中。

    龙鳞和虾兵冥冥中带着一丝的关联,只要陆铮沉入心神,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它身处何方,正在做什么。

    前方大约三丈处,刘能已经发动铁拳击昏了一条尺余长的草鱼,正拖入水底大快朵颐。迅速的消灭干净之后,再次扑向远处的一条鲤鱼。

    陆铮在湖边坐了半个小时,刘能同学已经击杀至少十余条大鱼,且全都吞入腹中,却仍旧没有饱腹的感觉。

    活脱脱的吃货啊。

    陆铮忽然想起鱼塘里的火钳刘明,它的食量应该也有巨大的增长,但是鱼塘里压根儿就没剩多少鱼,这么多天过去了,说不定现在正无比郁闷的在水底一边眼泪汪汪的啃着塘泥,一边唉声叹气:女怕嫁错郎,虾怕跟错王……

    晚上十点左右,刘能仍没有停止进食的迹象,陆铮略一思索,他现在可以掌控一里水脉,和虾兵的心灵感应,大约也有一里,即便是回到宾馆,仍旧可以联系。反正还要在这里待上两三天,就留它自己的在湖中生存吧。

    快快长大吧,龙宫的荣耀需要你们来捍卫。

    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枕头旁边的手机忽然嗡嗡的想起来,拿起来一看,林歆苗的短信。

    “铮子哥,你去哪儿啦?都不知道请我吃饭。”

    “我做了一桩惊天大案,正畏罪潜逃呢。”

    “果然如此啊,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筒子楼连环袭胸大案,竟然是你做的?”

    陆铮扑哧一笑,回道:“是啊,我最近在钻研一门绝世奇功,名叫专破内衣神功,威力无穷,见者咪胀,闻者蛋疼。林女侠,你要不要挑战一下?”

    “切,本女侠练过女子防身术,尤其擅长猴子偷桃。”

    “果然是高手,有机会切磋一下,看看桃子好偷,还是内衣好破。”

    林歆苗沉默了半晌,没头没脑的发来一句:“你不想知道吗?”

    “what(什么)?”

    “没什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请你吃饭。”

    “快了,少则三五日,多则百八十年。”

    “我等你回来。睡了,晚安。”

    关上手机,陆铮长长的叹了口气,眼神有些茫然的盯着天护板,他如何不知林歆苗在问什么,但他的身份唯一能做的就是装糊涂。

    青梅竹马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现实的洪流奔腾不息,命运如同小船时起时伏,相**相守意味着同舟共济,一同面对风浪和激流。

    至少陆铮目前还没有做好准备。

    熄灯,点烟,寂寥的火星在黑暗中闪动。

    凌晨时分,睡梦中的陆铮猛然被一阵强烈的警兆惊醒,源头来自虾兵刘能。他连忙坐起来,催动龙鳞开始联系刘能。

    意识一阵恍惚之后,他感受到在一片幽暗冰凉的环境中,体型长到尺余长的刘能,正在跟一个巨大的黑影对峙。

    那道黑影呈圆筒状,体长比陆铮在野沟水库遇到的巨型鳡鱼还要巨大,粗略估计得有一米六七,通体青黑,宽头无须,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虾兵刘能。

    鳡鱼尚且不怕陆铮的龙气,身为刚受点化的虾兵,显然更无法威慑这条巨鱼。

    一鱼一虾正在水中对峙,就在陆铮打算前去帮忙的同时,巨鱼发动了攻击,尾巴一拨,张开巨口,迅速的扑向虾兵刘能。

    刘能的动作同样迅疾不必,往上一弹躲过袭击,腹足一抓落在巨鱼的脑袋上,弓身曲手,弹簧铁拳快如雨下。

    刘能的纺锤型虾拳,力量有余但锋利不足,寻常的大鱼可能一拳撂倒,但这条鳞片厚重的巨鱼,抗击打能力非常强大,疯狂的扭动着身躯,试图将虾兵甩下来。

    刘能的腹足紧紧的抓住它的鳞片缝隙,拳头不依不饶的持续击打它的脊骨,看起来大占上风。

    陆铮这才稍微放心,耐心的感受着战况的进展。

    战斗一直持续到天边现出鱼肚白,巨鱼的脊背上已经是鳞甲碎裂,血肉模糊,最后猛的一脑袋扎进水底的淤泥之中,虾兵刘能才被淤泥刮蹭下来。

    而那条巨鱼趁着间隙,迅速的摆动尾鳍,逃向远处的黑暗之中。

    虾兵刘能似乎也有些疲惫,在水底休息了一下,才缓缓的上浮。可就在它上浮的过程中,那条巨鱼猛然在正前方出现,只是一闪就再次消失。

    刘能的在水中的游速略逊于巨鱼,顺着方向追逐了一会儿,一无所获。

    可是那条巨鱼猛然又从后方出现,接着迅速的离去。如是三四次之后,那条巨鱼始终阴魂不散的缀着刘能,最后刘能有些疲于奔命的停下来不动。

    陆铮可以感觉到刘能紧张的情绪,特有的敏锐感知力告诉它,这条巨鱼已经盯上了刘能,不会轻易放弃。

    看来这次惹上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