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并列第三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这只一点儿矜持都没有的鲫鱼,让陆铮都开始不淡定了。

    要抱龙王大腿,也不用表现的这么夸张好伐?一看就是毫无气节阿谀奉承的磕头虫类型,龙宫坚决不收这种败类。

    周围的竞争对手们犀利的眼神唰唰唰的颜在陆铮身上,这个人明显加了特技啊。

    鹤立鸡群可以说是荣耀,但也可以说是另类。尤其是目前这种情况,陆铮周围的七八个钓位连个鱼鳞都没有,全都集中过来,这种景象实在太过奇葩。

    作为一个内敛的,有城府的闷青年,陆铮深刻的认识到低调的重要性,照他这个钓法,明天《走进科学》栏目组就会从天而降。

    开场白他都脑补出来了:比赛现场为何屡屡惊叫?专业钓手为何目瞪口呆?面团鱼饵为何屡立奇功?野生鲫鱼为何主动献身?鲫鱼连环跪舔奇案,究竟是何人所为?数十只鲫鱼争先钻入鱼护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这一切的背后,是鱼性的扭曲还是鱼德的沦丧?是饥饿的驱使还是神经病集体爆发?敬请关注今晚八点cc**年度巨献《走近科学之神秘的鲫鱼佬》。

    作为当事人,陆铮感觉鸭梨山大,来之前他想过会轻松的赢得比赛,但这种太过张扬诡异的奇葩现象超乎他的意料。

    三秒钟的缜密思考之后,陆铮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散发出的龙气瞬间收敛回来。那些鲫鱼失去了龙气的感应,有一瞬间的群龙无首,接着在本能的驱使下,开始分散开来,游向其他钓点。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陆铮硬着头皮再次甩竿入水,一双双眼睛‘chua’‘chua’的盯着他的浮漂。

    一秒……两秒……三秒……

    直到半分钟过去,浮漂毫无动静。那些人才松了一口气,互相对视一眼,撇嘴一笑,纷纷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家的浮漂上面。

    意思很明显:这人走了狗屎运还是接连两坨狗屎,其中一条还是百年难遇的脑残鲫鱼。

    哗啦一声。

    陆铮右手边的青年率先开胡,钓起一条尺余长的大鲫鱼,他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容,将活蹦乱跳的鲫鱼摘下来塞进鱼护,自言自语道:“还好,这条没病。”

    左首的老者望着沉下去的浮漂,面露喜色道:“嘿,我也开张了。”熟练的收线放线拉竿送竿遛了会儿鱼,才笑吟吟的提上来。

    陆铮的表情复杂的很,没有龙气的吸引,除非鲫鱼真的脑残了才会去咬他的面团。

    足足十五分钟过去,陆铮右边的青年收获颇丰,足有七八条鱼,个头都不小。他左边的老者收获略差,也有五六条。

    唯有陆铮的浮漂一动不动。

    并非是他怕引起注意放弃了比赛,而是他正在试图控制龙气的散发范围和表达的涵义。这些鲫鱼未经点化,只是受到本能的驱使,并不如虾兵一样能够理解复杂的含义。

    整二十分钟没有动静之后,他终于抓到了诀窍,可以使将龙气掌握到合适的范围,对其他钓位的影响降到最小的同时,也可以使自己有所收获。

    他散发的龙气中隐含着威胁和克制,他隐隐的感觉到一缕缕敬畏的懵懂意识,围绕在他的面前,静静的悬浮在水中,不敢轻举妄动。

    由于业余组人较多,所以钓位密集,基本是一个人挨一个人。头两条鲫鱼震惊众人的陆铮二十分钟没有收获,显然被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业余组本来就是凑热闹的人多,胜负并不重要,所以开始有人窃窃私语聊起天来,话题最多的就是今天的奇闻,傻鱼上岸。

    在岸边更有洪泽湖磅礴的水灵之气滋润,陆铮的耳力目力都远超常人,即便是一些琐碎的轻声细语都听的一清二楚。

    “我就说呢,拿面团也想钓鱼,糊弄鬼呢。”

    “这小子一看就是个生手,能捡着两条傻鱼算不错了。”

    “我看那鱼肯定是给饿傻了,以前我也见过,空钩下去都能咬上。”

    “诶,小玲,我觉得这家伙不该来钓鱼,应该去买彩票耶。”

    “二十分钟一条都没有,嘻嘻,我还钓上来三条呢,还不如我呢。”

    “人家兴许是为了纪念品。”

    “重在参与嘛。”

    ……

    在游戏界有一句脍炙人口的格言说的好: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只要开外挂,高玩算个球?

    为了失学儿童,为了失独老人,为了失足妇女,为了——五万软妹币。陆铮又经过三秒钟的缜密思考之后,果断的对右手边的老者道:“大爷,你说话还算数么?”

    老者正提了一条巴掌大的小鲫鱼往鱼护里边儿塞,闻言一愣,哈哈笑道:“算,怎么不算?小伙子,想通啦?眼红啦?给,拿去。”

    从大爷哪儿借了点儿掩人耳目的鲫鱼饵料,陆铮一板一眼的学着老者的模样,调漂、甩干、坐等,心中默念:南无如来穆罕默德真主阿拉斯巴达三百勇士保世**人人民万岁,来一条吧。

    水底排队等待的鲫鱼,立刻冲出一条体型最大的咬住鱼钩死死不放。

    陆铮又装模作样的遛了一会儿鱼,才将鲫鱼提起来,迅速的塞入鱼护中。

    老者爽朗笑道:“嘿,小伙子,你钓鱼还挺有天赋。我这饵料怎么样?”

    陆铮谦虚道:“大爷,你这饵料堪称池塘里的金克拉,歪果仁见了都得说一声外瑞古德。”

    熟练的掌握技巧之后,靠着借来掩人耳目的饵料,凭着精湛的演技,陆铮的大丰收之路正式开启。

    随着第七条鲫鱼上钩,比赛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而他旁边的小伙子,也已经收货了不下二十条鲫鱼。

    为了名次,陆铮只能加快速度,他的手法也越来越熟练。

    直到比赛进行到第六十分钟,许多人都开始疲累,甚至有些人实在坐不住,开始瞎转悠的时候。陆铮已经追上大部队的脚步,并且不多不少正好比他旁边的青年多一条鱼。

    那小子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古怪,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神情明显有些紧张起来,汗珠开始滚落下来。

    周围的观众再次议论纷纷,这小子运气太好了吧?刚才还一副生手的模样,怎么借了点儿鱼饵,就立马变成高手了?

    右手边的老者仍旧一脸沉着,不紧不慢,他的鱼护里面也塞的满满当当的。

    嘟嘟嘟!

    裁判一声哨响,比赛结束,所有的钓竿都必须第一时间离开水面。比赛的监察员开始在各个钓区设点,准备统计比赛成绩。

    老者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腰肢,对着陆铮竖着大拇指道:“小伙子,有前途,这钓鱼的技巧这么快就掌握了。”

    “多亏了大爷的饵料呢。”

    ……

    经过一番忙碌的统计之后,成绩结果宣布。当陆铮看见成绩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陆铮,尾数49条,得分3.5,并列第三。

    钓鱼比赛的成绩是按照倒积分制度,钓鱼最多的第一名得分为1分,第二名得分为2分。如果并列的话,去名次相加除以人数,譬如第三名有三个人,那么就是3+4+5,12再除以三,得分为4分,排名先后按照重量计算。如果一条鱼都没有钓到,得分等于小组人数,也就是18分。

    成绩不错,第一场就进入了前三名。不过为了稳妥的进入专业组比赛,看来下午的两场比赛要加把劲儿,把外挂的功率调大一些了。

    陆铮特意瞧了眼第一名,尾数57条,默默的记在心里。

    老者满脸含笑的拍着陆铮肩膀道:“小伙子,成绩很好啊。加油,争取下午拿个名词,跟那些号称专业的家伙比比。”

    陆铮对这位热于助人的老大爷很有好感,陈恳道:“大爷,请问您贵姓?”

    “哦,我姓黄,黄明德,你呢?”

    “我姓陆,叫陆铮。走,大爷,我请你吃饭,好好的感谢感谢您。“

    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阴阳怪气道:“瞎猫撞上死耗子,小人得志,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