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愿者上钩(求推荐票)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洪泽湖南岸浮沱山庄,陆铮一愣,这就是他之前联系的小龙虾养殖基地之一。

    垂钓大赛,说白了就是钓鱼大赛。作为一个掌管一切水族的水君来说,这比赛简直就像量身定制一般。

    水君前来钓鱼,那些鱼儿还不争着抢着上钩?

    五万块啊!

    老爸老妈辛辛苦苦奋斗一年,才能挣四五万块。今年鱼塘损失惨重,连鱼带料还有老爸的医疗费,起码亏了十来万。

    作为一个财迷兼穷鬼,陆铮听见五万块的奖励之后,两只眼睛都快冒光了。有了这五万块,完全可以缓解一下家庭的困难。

    垂钓大赛?

    龙王一出,谁与争锋?

    翌日清晨,陆铮从客运站出来,径直奔向浮沱山庄。浮沱山庄名为山庄,实际是一家综合性的企业,旅游、度假、娱乐、养殖皆有涉足,小龙虾养殖场只是浮沱山庄辖下的一个养殖基地。

    渔乐无极限垂钓大赛,是由江淮滨海集团主办,协办单位是专营钓具的滨海玉龙公司,承办单位才是浮沱山庄。

    掏了100块得报名费,陆铮领了一套滨海集团赞助的polo衫、遮阳帽和比赛专用的三角浮漂,急匆匆的赶到花鸟市场,找了家钓具专卖店。

    作为一个籍籍无名的非专业人士,陆铮暂时只能报入业余组,只有业余组取得名次,才能晋升专业组,跟真正的钓鱼高手一决高下。

    对于钓鱼的行家来说,钓具是十分重要的,直接影响比赛成绩。但是对于陆铮来说,钓具就显的无足轻重了,所以他只是随意的挑了一套经济实惠的钓具,价值398元的西尾宗次碳素手杆,还有鱼钩鱼线大礼包赠送。

    正规的钓鱼比赛,一般分为3.6米手杆钓鲫按尾数算和4.5米手杆混养鱼按重量算。比赛的钓位是抽签选择,比赛中不允许抛投饵料打窝,鱼钩不能超过两只,锚鱼、挂鱼、死鱼皆不计入成绩。

    比赛在上午九点入场抽签,十点正式开始比赛,70分钟一场,上午一场,下午两场,三场决胜负,业余组前三名可以晋级第二天的专业组比赛。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小**。第七届渔乐无极限垂钓大赛即将正式开幕,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都是热情的钓友,据比赛组委会发布的统计数据,业余组的报名人数足有七百三十六人,而只有前三名才有机会晋级专业组,由此可以想象,今天的比赛情况会有多么的激烈。”

    浮沱山庄的门口处早就人满为患,一个长的娇小玲珑的女孩,脸蛋圆润,双眼闪动着爽直热情的目光,未言先笑,说话像唱歌一般,站在比赛抽签处播报,她的衣服上带着一个大大的logo——五湖钓鱼频道。

    业余组参赛人数七百多人,三十六人一族,分为二十组。陆铮对于分在哪个组抽到那个钓位都不太在意。

    对于一个水君来说,他根本不在乎哪个组有高手哪个钓位鱼多,因为再垃圾的钓位,只要他一出现,鱼儿立马就会成群结队的凑过来跪舔。

    e区13号钓位,陆铮的左边是一个霜鬓老人,面孔清瘦,双颧微高,浓黑眉毛下一双炯灼的眼睛,带着灰白短髭的嘴角浮着淡定从容的微笑,精神十分矍铄。

    他的家当准备的很齐全,钓具十分精美,一看就是高档货,钓鱼椅都是自备的,面前撑开一张小桌,桌上摆着个便携热水壶,还有一本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录》。

    他一边悠闲的活着饵料,一般拿眼瞥了眼陆铮,见他手里正有一搭没一搭团着一团白乎乎的面团,忍不住问道:“小伙子,你这是下的什么饵啊?”

    “哦,我这随便团的白面。”陆铮摊开手展示了一下手里捏成八王状的面团,说实话要不是闲的蛋疼,他连饵料都不需要准备。

    他只要催动龙鳞释放龙气,方圆十来米所有钓位的鲫鱼都受到感应,蜂拥而来,争前恐后的咬钩,哪怕是空钩。

    老者扑哧一笑道:“小伙子,我明白了,你这是来凑热闹的吧。你这面团子可不适合钓鲫。”

    这老者文质彬彬,像个学者一样滔滔不绝道:“这钓鱼也是门学问,春夏秋冬四季不同,这饵料也不同。你瞅瞅我这个,夏钓鲫鱼的饵料,用龙王恨蓝鲫2号,搭上4分的秋豆粉,再加上两分地道的白砂糖,嘿,在手里这么一揉一搓,小鲫鱼闻着味儿就过来了。”

    陆铮熟练的把手里的王八捏成兔子,笑而不语。

    右手处传来一声轻哼,他的年纪跟陆铮差不多大,身材高瘦,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老者倒是没有半点儿轻视陆铮的意思,反而赞赏道:“钓鱼嘛,就是图个清静,心态放平和,上不上钩那是鱼的事儿。现在这世道,能静下心来钓鱼的年轻人可不多了。来,既然你没准备饵料,我借给你一点儿。”

    他一边说着一边大大方方的将自己揉好的饵料一分为二,递了过去。

    陆铮感激的笑了笑,推辞道:“大爷,您这心态才是好呢。不过我就是来玩玩,感受一下气氛。当然,要是能钓上几条鱼,那就再好不过了。”

    老者哈哈一笑道:“小伙子,恐怕这可难了。你想啊,你边上的都是饵料那个不比你这面团子有味道,那鱼儿也不傻,选那边儿还用说么?”

    “愿者上钩。”陆铮高深一笑。

    裁判员一声哨响,老者不再说话,神色认真的开始搓饵调漂,调好鱼线之后,手中鱼竿漂亮的一甩,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浮漂稳稳的落在水中,一看就是钓鱼的行家。

    相比这下,陆铮的动作要笨拙的多了,胡乱捏了点面团挂在鱼钩上,就那么顺手一甩,落入水面,溅起一团水花,浮漂可能是没调好,歪歪扭扭的斜插在水面上。

    老者又是轻轻的摇头一笑,道:“小伙子,你这浮漂调得浅了,立不住。”

    陆铮心中默念一声,对不住了,大爷。然后开始催动龙鳞,龙气顺着水面开始传播出去,方圆十来米所有钓位的鲫鱼,感应到他的气息,对那些精心调制的饵料根本不屑一顾,开始蜂拥而来。

    咚……

    浮漂猛的沉了下去。

    陆铮笑眯眯的打了个响指道:“有了!”顺势起竿,一条将近一尺的鲫鱼浮出水面。

    “啊?”

    老者明显吃了一惊,纳闷道:“运气这么好?这鱼是得有多饿啊,都饥不择食了。小伙子,慢点儿,慢点儿,你得先遛遛鱼……鱼……”

    他的话还没说完,陆铮轻而易举的把鲫鱼提到手中,全程没有半点儿的挣扎。鱼鳞反射着阳光,银光闪闪的,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人惊声道:“我擦,这么快?”

    陆铮旁边的小伙子含混不清的嘟囔道:“真是狗屎运。”

    老者纳闷的瞧着那条在陆铮手中完全不动弹的鲫鱼,不可思议道:“嗨,这奇了怪了。这鲫鱼是不是饿傻了,怎么动都不动?”

    他正纳闷的功夫,陆铮已经挂好鱼饵,再次下竿。

    咚……

    浮漂还没停稳呢,又一下子沉了下去。

    唰啦,一条一尺多长膘肥体壮的大鲫鱼浮上水面。

    周围的人瞬间都惊呆了,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水平,尼玛的是专业钓手?

    下一刻,让他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一幕出现了,那条咬着鱼钩的大鲫鱼不仅不挣扎,还十分乖巧的顺着水面游到了陆铮的脚边,伸着脑袋期待的瞧着陆铮,就差直接往鱼护里面钻了。

    正喝着热水的老者噗的一口就把水喷了出来,整个表情都懵了。

    ——————————————

    各位读者,今天周一了。急需大家的票票支持,一本新书一个新人作者,真的很需要大家的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