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不作不死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这些卑劣至极的标语,肯定是那些杂碎趁着陆家三口都在医院所为,幕后黑手是谁,不言而喻。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只有地痞流氓才能干的出来。

    一个小小的鱼塘,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他们一定是知晓了鱼塘不会转让的消息,所以才干出如此恶毒的报复。

    这些句句指向下三路的污言,都是他们丑恶内心的真实写照。

    无耻下流都是夸奖他们,简直还不如一坨狗屎。

    他们的目的或许真的如陆铮老爸所言,就是为了激怒陆家,使他们丧失理智,做出一些难以挽回的事情,然后利用法律顺理成章的将他们送入牢房。

    到了那个时候,陆家支离破碎,这鱼塘自然而然的就如探囊取物。

    这种手段上不得台面,但是却很有可能奏效,至少年轻气盛的陆铮,差点儿就中了他们的圈套。

    回到家里,陆铮埋头坐在沙发上,怅然无语。

    现实,永远不是那么简单。

    居住在萨比星球的萨比星人有句谚语说的好:人为财死,狗为屎汪。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为了金钱利益,不择手段。

    陆国运此刻表现出了他的年纪他的阅历所应有的沉稳,自顾自的斟了一杯茶水,才端着茶水踱到鱼缸边上,然后惊讶的笑道:“好小子,你够贼的啊。”

    正努力压抑怒气的陆铮一愣,道:“爸,怎么了?”

    陆国运缀了口茶,点着鱼缸呵呵笑道:“长本事了啊,这就开始糊弄老爸了。这鱼嘛,的确是胖了一圈。可是你瞧瞧,这小精灵何止胖了一圈,简直长了一倍,怎么可能这么快,这不是糊弄老爸是什么?”

    老爸是养鱼的行家,这小精灵短短三天,体型从三公分蹿升到五公分,换谁谁也不信。

    陆铮无法解释,只得干笑道:“我喂的猪饲料,所以长的快。”

    陆国运把眼一瞪,笑骂道:“你个混小子,把我的鱼喂死了就直说,犯不着花钱去买一条回来糊弄我。”

    何方易顺手从茶几上抓了把瓜子儿,一边磕一边打趣道:“铮子,这就是你不对了,要买你也买个一般大的啊。这整的一大一小,太没诚意了。”

    陆铮撇撇嘴,一副笑而不语的高深表情。

    “咦?不对,不对。”陆国运的目光落在缸里的黑裙鱼身上,这只黑裙鱼曾经损过鳞,所以一侧有淡黄的斑点,但是它的体型明显增长了有两公分。

    陆国运不太相信的凑近一些,仔细的打量半晌,才皱眉道:“这怎么可能?还真胖了一圈?”

    蔡巧芸端着一个果盘放在茶几上,招呼道:“方易,吃水果。”然后嗔了一眼陆国运,不满道:“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你那几条烂鱼?”

    陆国运紧皱眉头,百思不得其解道:“不对劲儿,这小三角也还是原来的小三角。真是奇了怪了,我才走了不到一星期,就长了这么多?”

    “说你呢。”蔡巧芸板着脸道:“咱家的鱼塘都快没了,你还管不管?”

    陆国运的注意力这才转移过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道:“管。当然要管。”

    “人家都欺负到咱头上了,你是当家的,你说说吧。”蔡巧芸眼中满是愤恨,恶狠狠道:“这群乌龟王八蛋,缺德玩意儿,要不是不治治,说不定哪天一把火把咱家都能给烧了。”

    陆国运重重的叹了口气道:“说的容易,怎么治?你抓到现行了?你有证据吗?那些王八蛋做这种事情怕不是头一回了,要能治早被人治了。”

    “那怎么办?就这么忍着?”蔡巧芸咬牙道:“反正我忍不了。”

    “忍不了,忍不了,你以为我就忍得了?”陆国运把烟头掐灭,脸上满是苦涩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咱不是强龙。从当初开厂的时候,这毛文涛就过来收过保护费,还是我老同学给摆平的。现在这毛文涛干到了村主任,胆子越来越大,我听说去年的高速补偿款都让他吞了,有人实名举报,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这王八蛋,明摆着上头有人啊。”

    何方易点头道:“叔,这事儿还真跟你猜的差不多。我听我家老爷子说过这毛文涛,听说他拜把子兄弟在省会混的不错,吃的很开,上面下面路子都很广。”

    蔡巧芸一听这种情况,有些沮丧道:“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难办。”陆国运轻哼一声,闷着头猛喝茶水,怅然不语。

    一直默默不语的陆铮,忽然道:“爸,你说话算数吗?”

    陆国运脸上满是疑惑,皱眉道:“当然算数。”

    “那就好。”陆铮沉吟片刻道:“这鱼塘你说过的,这三个月交给我管理。你和老妈不会插手的。”

    “然后呢?“

    陆铮抬起头,正色道:“我想让你跟老妈回老家住一段时间。”

    “不成!”蔡巧云断然道:“留下你一个人看着鱼塘,我不放心。”

    陆国运重新点了支眼,闷声道:“不是老爸说话不算数,他们既然连这种手段都用出来了,说明是志在必得。要是咱们一直不同意,指不定会有什么幺蛾子,就是撕破脸皮上来强都是有可能的。”

    “爸,妈。你们听我的,回去好好休养。有什么事儿,我来应付。”陆铮倔强道。

    他的倔强不是故作坚强,而是因为他真的想出一个大致的计划,而且可行性非常高,有九成的把握让那些杂碎栽在手里。

    陆国运苦笑着,摇头道:“你?你才吃过几碗饭……”

    “爸,你就说你说话算不算数吧。”陆铮梗着脖子,满脸的坚定。

    “儿子啊。”蔡巧芸苦口婆心道:“社会上得事儿,复杂的很,你还嫩着呢。毛家人多势众,无法无天,你可别犯了牛硬上,会吃亏的。”

    “放心吧,妈。”陆铮自信满满道:“子曾经曰过,no-zuo-no-die,总会有人治得了他们。”

    “什么做什么待?”蔡巧芸纳闷道:“哪个子,还会说英语?”

    “儿子……”陆铮讪讪的答道,朝着何方易使了个眼色。

    何方易领会过来,笑道:“叔,婶儿,子还曰过,不经历彩虹怎么见风雨?铮子现在也不小了,这些社会上的事儿迟早要接触,不过就给他一个机会,看看他如何处理?”

    陆国运一笑道:“你们这小年轻啊,文圣孔子也是拿来调侃的吗?行,你要是想锻炼一下,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本来我的打算是让你瞎折腾三个月,好跟他们抬抬价钱。他们今天搞了这么一出,嘿,这鱼塘我就算扔着啥也不干,我也不卖了。还真以为我陆国运这三四十年都是白混的啊。”

    有了老爸的支持,陆铮的底气瞬间就足了。身为一个龙王,要是连自己的鱼塘都保护不了,以后如何面对忠心耿耿的火钳刘明同学?

    让那些跳梁小丑尽情的表演吧。

    陆铮会让他们明白一个终身难忘的深刻道理:

    不作死就不会死。

    ————————

    今日只有一更了,白天有事情要忙。熬到现在总算在十二点之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