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反对无效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作为龙宫的首席虾兵,火钳刘明非常及时的赶上鳡鱼这个不速之客的出现,并奋勇争先的冲上去,挥动着火红锋利的螯钳,为降服鳡鱼立下了大功。

    火钳这个称号,当之无愧。

    在这一刻,它不再是一只注定登上餐盘的麻辣小龙虾,而是一只拥有灵智斗志旺盛的龙宫虾兵——‘火钳’刘明。

    所谓的点化水族,并非是将生物直接变成妖怪,而是将本来混沌不明只靠本能行事生物,赋予意识的灵性。

    说白了,就是心意相通。

    经过点化的水族如果长期受到灵水的滋养,会逐渐的增强懵懂的意识,并从陆铮的本体意识中汲取知识,成长为真正的可沟通的灵物。

    到那个时候,它才算是真正的龙宫中拥有职司拥有智能的虾兵。

    毫无疑问,刘明同学是非常幸运的。

    陆铮带着虾兵,一路打车奔驰到鱼塘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心急火燎的提着黑色塑料袋来到鱼塘边上,才将火钳刘明同学小心翼翼的取出来。

    塑料袋的空间太过狭窄封闭,经过60公里的长途颠簸,虾兵却仍旧活蹦乱跳的,看来龙王点化对它的体质同样有非常明显的强化。

    将虾兵放入鱼塘水中,刘明同学立刻就发觉到这里的水质与水库完全不同,几乎是下水的一瞬间,虾螯触须全都伸展开来,嘴里吐出一串串的气泡,一种极其兴奋的情感传入陆铮的脑海。

    “去吧,这里就是你日后要守卫的水域。”陆铮笑着冲它点点头。

    虾兵刘明立刻将尖尖的脑袋温驯的垂下,像是点头一样摇摆了两下,就在它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虾须一抖,举起虾螯对准远处。

    陆铮顺着水面一望,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只想要抱龙王大腿的鳙鱼,感应到陆铮到来,自觉的靠近过来。

    陆铮心念一动,对着虾兵道:“别欺负它,让它给你做个伴儿吧。”

    虾兵这才放下虾螯,挺着胸脯趾高气扬朝鳙鱼游去。那鳙鱼仿佛知道虾兵的厉害,乖乖的不敢动弹。

    虾兵耀武扬威的围着鳙鱼转了两圈,才挥舞着虾螯朝鱼塘深处游去。

    做完这一切,陆铮回家换了身衣服,才骑上电瓶车出发赶往医院。一路上,他都在考虑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对于堂堂水君来说,只有一个虾兵当小弟,显然撑不起龙宫的门面。因此,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

    水产市场的鱼虾人工饲养的较多,但不如野生的强悍。同样道理,野生的鱼虾,肯定不如在灵水中长大的鱼虾强悍。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购买一批虾苗,在鱼塘中放养,由首席虾兵火钳刘明同学负责管理。

    小龙虾本身就是经济种,生长速度快,周期短。在灵水中放养,不管是体型还是灵性生都可以进一步的提升,很快就可以形成规模,组成虾兵小分队。

    老爸已经在医院住了一星期,病情趋于稳定。晚上一家三口吃过晚饭,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就办理出院手续。

    老妈对于陆铮这三天没有联系林歆苗感到非常的不满,耳提面命的要求他抓住机会,努力争取。

    陆铮当然是敷衍的点头答应,同时心中对于林歆苗这几天出奇的沉默有些好奇。莫非她遇上了什么麻烦事儿,否则整整三天不可能不跟他这个铁哥们联系的。

    或许是周远航闹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身为发小,陆铮觉得很有必要关心一下她的生活。晚上趁着老爸老妈睡着的时候,摸出口袋里的手机,准备发个短信问候一下。

    身为一个幽默风趣的文艺青年,陆铮非常熟练的按出一行字:“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敢问对面有妹子吗?”

    几乎在信息飞出去的同时,陆铮就有点儿后悔了,这种俗套的开场白,完全就是寂寞难耐的单身狗的专用台词,总有一种摇一摇求约炮的赶脚。

    整整过去了5分钟,手机才轻轻的震动了一下。

    正反思自己搭讪方式的陆铮,慌忙拿起手机,只看了一眼,就被惊的目瞪口呆。

    “陆铮,我要订婚了。”

    沃茨则法克够因昂!

    今天是愚人节了?

    苗苗不小心压住了键盘?

    微商的新型营销手段?

    倒卖军火的诈骗短信?

    火星人入侵地球绑架了苗苗,试图骗我出门抓回基地搞科研?

    难道是?

    苗苗的老妈年轻的时候跟我老爸有一腿所以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为了报复老爸的薄情寡义负心薄幸所以通过这种手段让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感受一下被人抛弃的痛苦?(就不加标点,谁敢一口气读下来。)

    各种乌七八糟的想法在陆铮的脑海里盘旋起来,何止蛋疼,连**都疼了。

    陆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反复复的检查了名字和电话号码,确定以及肯定这是苗苗的短信。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林歆苗,要订婚了。

    那个在记忆中的黑丫头,那个让他眼前一亮的俏佳人,即将成为别人的未婚妻。

    陆铮一直以为他是把林歆苗当铁哥们的,完完全全没有其他的想法。可是在这一刻,他的心脏忽然一阵穿针引线般的阵痛,仿佛一个捏在手里还没来得及舔的棒棒糖,被一个猥琐的路边乞丐抢走舔的口水满满。

    整整十分钟过去,陆铮才自我安慰道:你们都分别十年了,她只是你曾经的小伙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个时候你应该嘱咐他。

    祝你订婚快乐、**情美满、永结同心、白头偕老、举案齐眉、早生贵子、子孙满堂?

    思来想去翻来覆去,陆铮无数次编辑删除编辑删除,始终没有勇气发送出去。

    大不列颠和北**尔兰联合王国有句谚语说得好……the-real-man-never-say‘wish-you-happiness!’翻译成中文就是,真男人从来不说‘祝你幸福’。

    用屁股想都知道她的未婚夫是谁,陆铮一咬牙一跺脚,发过去三个字:“我反对!”

    从短信发出去之后,陆铮就抱着手机瞪大眼睛,心里揣了一窝草泥马一样,忐忑的等待着……

    直到凌晨三点,手机轻轻的震动一下。

    屏幕上四个大字:“反对无效。”

    ——————————

    为啥?为啥都没有投推荐票呢?一点儿都不嗨森,我又想诅咒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