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任重道远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回到家中,再次站在碧水烟波的鱼塘边儿上,一股浓郁的水灵之气扑面而来,让陆铮觉得无比的舒爽放松。

    从现在开始,他就是鱼塘塘主了。

    关于鱼塘的日常管理工作,之前陆铮只是放假回家的时候,才有就会给父母帮忙,所以倒是略知一二。

    现在是夏季,气温高、雨量多,天气变化很快,同样也是鱼类一年中生长的旺季。但是由于水温高,鱼类病原体也会大量滋生。若是没出投毒的事情,估计老爸老妈现在应该开始紧锣密鼓的进行消毒工作。

    想养好鱼,水质是最关键的。

    身为水君,陆铮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净化水源。

    将家门锁好之后,陆铮穿着泳裤一头扎进了鱼塘之中,以他现在的水性,两三米深的鱼塘轻松的如履平地。

    最让他惊喜的是,在水中睁开眼睛,一种轻灵之气笼罩在眼前,完全感觉不到水压对眼球的压迫,视力清晰,连塘底的淤泥水草都看的一清二楚。

    在水中畅游的时候,陆铮居然还碰上了一条侥幸未死的鱼,鱼体侧扁,头部特大,背部暗黑,俗名胖头鱼、大头鱼,学名鳙鱼。

    青草鲢鳙,四大家鱼,基本上属于妇孺皆知的鱼类,其地位等同于鸡鸭牛羊,天生的命运就是躺进盘子里,登上餐桌。

    地道的鱼头火锅用的鱼就是鳙鱼,一般的鱼类养殖场都有鳙鱼,对于水质有清洁作用,雅号:水中清道夫。

    陆铮看见的这条鳙鱼体长将近三十厘米,基本达到最大体型,应该是去年的漏网之鱼,脑袋巨大,两只黑豆眼位置靠下,木然无神,显的十分呆萌,正在水里悠闲的游动,

    陆铮有些好奇的凑过去,它猛然停下,不躲不闪,好像吓懵了一样。

    轻而易举的将它抓在手里,它完全一点儿挣扎都没有,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只是黑豆一样的眼睛里满是惧怕和臣服。

    其实这种情况很正常,陆铮虽然只有一片龙鳞,但已经有了真龙之气,龙是水中帝王,鳙鱼堪称水族中最低阶层的吊丝,吊丝看见皇上驾到,没吓出尿来,已经是算是胆儿大的了。

    摆弄了一会儿鳙鱼,这家伙呆头呆脑的,实在没有意思,陆铮便放开它,游到浅水阶梯处,继续净化水脉。

    那条鳙鱼也不离去,而是一直在陆铮的身边绕着圈的游动,陆铮好笑的招招手,鳙鱼就乖乖的游到它的手里,让它往右它不敢向左,让它往上它不敢往下,乖的跟孙子一样,如果它有腿的话,此刻肯定已经跪舔了。

    目的很明显,这是要抱龙王的大腿。

    对于一条注定变成火锅的鱼来说,如果得到龙王的点化,成为一条杂兵,就已经是莫大的造化了。

    只是很可惜,陆铮暂时还没有掌握点化能力,不然的话,还真想试一试。

    在水里坐了一天,这条胖头鱼就在他身边游了一天。陆铮现在有两片龙鳞,净化的效率明显增快,一整天的功夫,足足净化了三亩水脉,加上之前的一亩,整个鱼塘的净化工作已经过半。

    龙鳞也因此积蓄了足够的水灵之气,在接近傍晚的时候,两片龙鳞各自分裂出一片,变成四片龙鳞。

    照这个进度下去,剩下的六亩水脉净化完毕,陆铮就可以达到九片龙鳞。

    九为极数,龙为九五之尊。

    到时候陆铮就可以掌握一项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能力——点化水族。

    龙是水中帝王,掌管一切水货,呃,水族,役使各类水中精怪,授以职司,巡视领地,卫护龙宫。

    这些水中精怪,只有少数是机缘巧合自学成才的,但是像龙王这么高贵的身份,跟个星探一样到处搜罗小弟是不现实的,所以龙宫中的精怪绝大部分都是龙王秉着顺眼和就近两项基本原则点化而成的。

    修出九片龙鳞,拥有点化能力,并不意味着陆铮可以肆无忌惮的跳到海里,逮住一条鲨鱼收为小弟。

    他的身份不过是个十里水君,基本属于村长级别,像鲨鱼那种生命力旺盛攻击力超群的海中霸主,是不可能驾驭的住的。

    他所能点化的水族,目前只局限于水族中最底层的虾兵。

    等他再修出九片龙鳞之时,就可以统领蟹将,直到九九归一龙鳞俱现,修出龙爪龙身之后,才可以驰骋四海,统帅鲸鲨之属。

    任重而道远。

    连续两天,陆铮的作息都非常的规律,白天净化鱼塘,傍晚时分就去跟何方易、李帆奇、邵慧博喝酒聊天,完事儿之后就去医院接老妈的班。

    期间林歆苗出奇的保持了沉默,并没有联系陆铮,陆铮倒也乐得自在。

    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十亩鱼塘净化完成,第九片龙鳞,终于出现。

    陆铮从水中一跃而出,姿态豪放的站在岸上,喊出了东成西就王重阳出关时的著名台词:“我已经天下无敌啦,啦啦啦啦……(后面是人为制造的回音)。”

    正当他穿着裤衩子得意忘形喊出最后一个‘啦’字时,一辆轿车顺着岸边小道驶来,车玻璃摇下来,防疫站王师傅的脸探出来,满是古怪的神情。

    裤衩一声,陆铮如遭雷击,等他看见副驾驶上一脸震惊的安静时,臊的差点儿没挖个地洞钻下去。

    王师傅推门下车,上下打量他一眼,像是防备神经病一样小心翼翼道:“小伙子,你没事吧?”

    陆铮满脸讪讪,挠挠头道:“没事,没事。”

    王师傅长舒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以为你受什么刺激了呢。”

    穿着一身白裙的安静,这才脸孔红红的从车上下来。她今天没有穿白大褂,曲线玲珑的身段展露无遗,一张讨喜的鹅蛋脸,那双大大的眼睛反射着水面的波光,有意无意的落在陆铮裸露的身体上。

    经过九片龙鳞的滋养,陆铮此刻的身材极富冲击力,窄背蜂腰线条流畅,尤其是略带古铜色的皮肤,光华匀称,肌肉群更是饱满勃发,似有光泽。

    这种完美的身材,简直只有在电视的游泳比赛中才能看见,甚至更加完美。

    **美之心人皆有之,这种原始的力量美,充满了视觉张力,散发着一种触动内心的感染力。

    即便是身为男人的王师傅,也竖着大拇指啧啧赞叹道:“小伙子,你这身材太棒了,都快赶上我年轻的时候了。”

    安静扑哧一笑道:“王师傅,你就别吹牛啦。”

    王师傅似乎跟安静极为熟稔,不以为意的哈哈笑道:“小静同志,你不要瞧不起人啊。我年轻的时候是村里干活的主力,天天抡锄头铲铁锹,那一身肌肉,也不是盖的。”

    “是吗?”安静俏皮的眨眨眼睛道:“下次我去向我婶婶儿求证一下。”

    王师傅嘿嘿笑道:“问吧,问吧。你婶婶就是被我干活时的风姿给迷上的。小静同志,你以后找对象也得照着这个标准来,这才是男人。”

    安静脸红一红,没好气道:“王师傅,你再瞎说,下次我不让你送我来了。”话说完就对着陆铮正色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陆铮,是吧?消毒的办法我中午上网的时候查到了,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你这鱼塘毒水不能再拖了,要是引起地下水的交叉感染就麻烦了呢。”

    “哦,哦。”陆铮敷衍的点点头。

    “喏,我都写在单子上了。你就照着这个程序走,肯定能行的。”安静递过来一张a4纸,上面工工整整的清秀字迹,还非常贴心的画着步骤示意图。

    “对,对,我作证。”王师傅凑过来道:“小静同志可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啊,中午一边吃饭一边手写文件,放弃休息时间专程给你送过来的。”

    还真是个善良的姑娘啊。

    虽然这玩意儿已经用不上了,陆铮仍旧感激道:“谢谢你,安静同志。”

    王师傅佯作生气道:“小伙子,没诚意,没诚意,一句谢谢就够啦。你知道这事儿有多麻烦吗,连副站长都懒的管,只有小静同志一直给你操心着呢。不行,这事儿你怎么也得请小静同志吃个饭表达一下谢意。”

    安静似乎特别容易害羞,踱着脚道:“王师傅,你瞎说什么呢,这本来就是我的分内工作,污染了地下水源,周围的老百姓都会受连累的呢。”

    “是啊。”王师傅长叹一声,感慨道:“要是咱站上的人,都像你这样想,你这样去做,那老百姓得少受多少罪啊。所以啊,好人必须有好报,要不谁还做好事呢。”

    对于官府办公的效率,陆铮深有感受,像安静这样勤勤恳恳干工作,一心为着老百姓着想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陆铮点着头,认真道:“王师傅说的对,这个客一定要请。”

    “不用。”安静慌忙摆手道:“真的不用啦。”

    王师傅倒是个热心肠,笑呵呵道:“1569******,这是安静同志的手机号,我替她答应了,你到时候直接打这个电话约她就行。”

    “没问题。”陆铮笑着点头。

    安静通红着脸颊,撅着嘴巴道:“王师傅,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嘴巴啦。”

    王师傅像是做完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一样,兴高采烈的钻进车里,冲着安静道:“小静同志,该走了,别看啦,再看就迷住啦。”

    唰的一下,安静的脸上仿佛一桶红色油彩炸开一样,直接红到了耳根,逃也似的钻进车里,羞恼道:“王师傅,我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让你跟我一起出来了。”

    引擎发动,轿车缓缓离去,王师傅一边开着车,一边悠然道:“小静同志,宁杀错勿放过,我只能帮你帮到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