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闪亮登场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大哥,不是我说你。你的脾气太耿直,当时公司红火的时候,要是拉下脸围好银行领导,稍微放点儿血,弄一笔贷款,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空有才华抱负不得施展的人比比皆是,反倒是那些善于维护人际关系,圆滑变通的人混的风生水起。”

    陆国运冷哼一声道:“不就是溜须拍马,趋炎附势嘛,这事儿啊,我还真做不来。”

    蔡巧芸没好气道:“做不来,做不来,为啥别人就能做的来?你那点儿坚持,那点儿原则,顶的什么用?能换来钱,还是能换来房子?咱家前两年才还清债务,小铮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就闹出这档子事儿,往后可怎么过呀。依我看呐,忍一时风平浪静,咱们得为儿子着想。现在男女比例失调,万一真娶不上媳妇,那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放屁!”陆国运怒斥道:“大丈夫何患无妻,那些女孩要是因为小铮没钱就看不上他,说实话,我还不乐意她嫁过来呢。”

    “哎呦,我的大哥诶。”二叔笑呵呵的说道:“现在的生活压力这么大,家里没套房子,没点儿存款,就算那女孩愿意,人家家里还不同意呢。别的人咱不提,小海的事儿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要不是我累死累活攒钱给他买了套房子,又厚着脸皮活动了一下关系,给他在政府混了个公务员,现在还打着光棍儿呢。”

    二叔口中的小海,就是他的儿子陆海,是陆铮的堂哥,上学时成绩不好,在军队混了两年,去年又是托关系又是送礼,才混了个公务员。人倒是能说会道善于交际,最近一年,娶了某科长的女儿,开始水涨船高,混的风生水起。

    说起自己的儿子,二叔的语气略带得意,笑道:“小海最近跟朋友合伙做了些买卖,别人出钱,他跑关系,搞的场面不小,一年能弄个二三十万。大哥,你听我的准没错。硬抗下去没有好果子吃,还不如趁机甩手挣一笔,你们两口子再给添点儿钱,足够在咱们这儿新建的新苑小区弄套房子。对了,小铮现在上班,给开多少工资?”

    蔡巧芸犹豫了一下道:“刚干了没多长时间,算是实习,给开两千五一月。听说转正以后会涨,得有四五千吧。”

    二叔砸吧砸吧嘴道:“四五千一个月,一年四五万。咱们这小地方房价均价六千一,照这个收入水平,买个一百平的小房子,起码得七八年功夫,还得不吃不喝。这哪儿行啊,七八年功夫,黄花菜都凉了。小铮是大学毕业没错,比小海学历高,可是给别人打工,能有多大出息?要不这样吧,我让小海给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给他弄个临时工干干,将来活动活动关系,到时候再转正。”

    陆家兄弟三个,年轻的时候陆国运事业有成,陆家二叔陆国盛就一直在公司跑业务,算是属下。可是自从公司倒闭之后,陆国盛反倒越过越好,陆国运越过越艰难,所以陆国盛开始不自觉的威风起来,有意无意的攀比。

    “老二,这事儿不用你操心了。”陆国运微微不悦道:“小铮现在长大了,有他自己的想法,有他自己的造化。再者说了,小铮随我的脾气,那种天天在下属面前装大爷,在上司面前装孙子的活儿,他干不来。”

    知子莫若父,陆国运和陆铮两父子虽然言语上沟通比较少,但实际上对儿子的脾性了解的一清二楚。

    陆铮的倔强就是陆国运遗传下来的。

    “行,大哥,咱不说这个。就说鱼塘的事儿,你给个痛快话。要是觉得钱少,我就让小海出面好好跟他们谈谈,适当再加点儿。”

    陆国运沉吟一下,语气松动道:“现在地价这么贵,这价格确实低了点儿。还有我塘里的鱼,已经立案了。赔偿的价格,至少不能低于我的成本。”

    站在门口的陆铮,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听老爸老妈的口气,已经开始动摇,准备面对现实,将鱼塘转让。

    这鱼塘干了五六年,能有现在的规模,完全是老爸老妈的没日没夜的埋头苦干,用辛勤汗水浇灌出来的。工厂旧址是商业用地,已经有投资商动工开发高档别墅小区,面向江城的富豪阶层。

    这十亩碧水鱼塘,完全可以进行一番改造,添加娱乐设施,不再单纯的依赖渔获收入,转型成高档的钓鱼休闲的渔场农家乐。

    的确是一块儿香饽饽,这也是受人觊觎的主要原因。

    列支敦士登有句谚语说的好:授人以驴肉火烧不如授人以驴,转让鱼塘,完全就是拿着驴跟别人交换驴肉火烧,火烧里夹的驴肉再多,也是赔本的买卖。

    可是,陆国运又能怎么样呢?

    这鱼塘是当初工厂留下的产业,隶属江城城关镇毛家屯,而陆家老家远在江城西郊的白陆寨,因为养鱼才暂居鱼塘,属于外来户。

    毛家屯的村主任兄弟众多,盘踞经营多年,无论是邻里关系和能量势力,十足十的地头蛇。

    陆国盛说的没错,以陆家的实力,确实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尤其村主任的小舅子,是城关出名的二流子,主业是敲诈勒索,兼职车匪路霸,菜市场收保护费,典型的混不吝黑色会分子。

    鱼塘投毒的凶手,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却奈何不得。若是换了年轻时候的陆国运,牛劲儿上来,管你是什么来头,想要明抢,绝对不可能。但是如今,陆国运年过半百,经过残酷的现实打磨之后,锐气早就消磨干净,为了儿子,为了整个家,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灰溜溜的投降认输。

    陆铮支着耳朵在外面倾听,在路上就对投毒一事有所耳闻的林歆苗,小心翼翼的在一旁等着。

    鱼塘对于陆铮来说,是最佳的起步平台,可以自由自在的任他发挥。一旦鱼塘出让,再想找一个如此安逸的地方,恐怕就困难多了。

    他已经炼化了一亩水脉,只需要短短十天,这十亩鱼塘就能掌控在手中,不提法力的增长,就是塘里经过净化的水质,就是大大的宝藏。

    继承龙王水君之位,陆铮的心性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若之前是刚烈的话,现在则是骄傲,身为龙的骄傲。

    尊严不容拂逆。

    更何况还是仗势欺人的小混混,堂堂水君要是就此退缩,还不如乖乖的回家养猪。

    想到此处,陆铮心中升起一股傲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去,掷地有声道:“我不同意。”

    眼神齐刷刷的扫过来,陆国盛见是陆铮,一笑道:“铮子,你不同意啥啊?”

    “我不同意鱼塘转让。”

    陆国运皱着眉头,苦笑道:“儿子,你别瞎捣乱。这事儿不是你能做主的。”

    本来打算缓几天等老爸出院,再以老妈为突破口,顺利接手鱼塘的计划,被陆国盛的出现完全打乱。

    “爸。”陆铮一脸严肃,认认真真道:“我已经把工作辞了,你们二老忙碌了大半辈子,也该歇歇了,这鱼塘就交给我打理,保证做的红红火火。”

    “什么?”靠着枕头的陆国运猛地坐起身子,瞪着眼睛道:“胡闹,谁让你把工作辞了的?养鱼,养个屁,你懂吗?你会吗?你知道什么下苗,什么时候增氧,什么时候喂饵,什么时候捕捞吗?”

    陆铮认真道:“我可以学!”

    蔡巧芸更是满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气道:“小铮,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辛辛苦苦读了十几年的书,都白读了吗?不行,这事儿别说你爸不同意,我也不同意。”

    陆国盛笑着打圆场道:“别着急,别着急。小铮啊你爸妈供你上学不容易,工作就算一时不如意,没关系,还可以再换嘛。但你说的这事儿,别说你爸妈,你二叔我也不支持,这堂堂大学生不在外面干事业闯名堂,回家养鱼,叫什么事儿啊?别人会笑掉大牙的。”

    陆铮的倔性子上来,仍旧咬着牙道:“爸,妈,二叔,你们都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陆国运气的浑身哆嗦道:“放屁!你个臭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没门!”

    蔡巧芸连忙帮陆国运抚着胸口,冲着陆铮连连打眼色道:“儿子,你赶紧把这念头给灭了,别惹你爸生气。”

    “快给你爸认个错。”陆国盛拿出长辈的架势,虎着脸道:“养鱼这事儿,一年起早贪黑拼死累活的就弄个三五万块,能有什么出息?还不如上班呢。到时候要说媳妇儿都找不到好的,你可别瞎胡闹,耽搁前程。”

    “爸。”身为一个孝子,陆铮绝不愿意让父母伤心失望,可是继承龙宫的事情又没办法说清楚,低头沉思了一下,祈求道:“给我一年时间行吗?就一年,这鱼塘我要是干不成,立马就滚去上班,一辈子都不提这个事儿。你看行吗?”

    陆国运声如洪钟,断然道:“别说一年,一天都不行。你这完全是浪费生命,浪费青春。我告诉你,你明天就买车票给我回去,好好的找个工作。养鱼这事儿我不想再听到。”

    蔡巧芸急的抹眼泪道:“儿子,你年轻,心气儿高,喜欢自由,不愿意被人呼来喝去,妈理解。你就听你爸的,好好的上几年班,多学点儿东西,到时候要想做生意,爸妈都举双手双脚支持你。”

    此事若是放弃,将来肯定再也没有机会了。陆铮昂着头,固执道:“爸,半年。半年行吗?不,三个月。我只要三个月!”

    陆国运气的脸色发白,指着他道:“你……你……”

    他这一句话还没说完,站在陆铮身后的林歆苗,小手轻轻的掐了他一下,低声道:“go—away!(让开)let-me(让我)闪亮登场。”

    陆铮下意识的错开一步,青春美丽又性感的林歆苗从他身旁挤出来,提着大大小小的补品,白皙无暇的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柔声道:“伯父,伯母,叔叔,你们好。”

    嘎……

    病房里猛然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