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很大,非常大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着名的哲学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曰过:这世界上有两样东西,靠意志力是忍不住的,第一个是上吐,第二个就是下泄。

    周远航就是第一种情况,尽管他的意志力已经达到极限,但身体器官在承受到极限的情况下,会开启自我保护,脱离大脑指挥。

    胃部剧烈的压缩,产生强大的推力,酒精秽物化为汹涌的热流,一路向上,从喉咙里夺路而出。

    更糟糕的是,当周远航意识到失控的时候,他试图闭上嘴巴阻挡,于是乎,无处可走的热流选择兵分两路——冲向鼻孔。

    高挺英俊的鼻子瞬间化为水枪,喷出两道华丽的抛物线。

    呼吸受阻,窒息的本能促使着周远航重新张开嘴巴,大部队尽数从嘴里喷薄而出。

    过程说起来冗长无比,实则只是电光火石,打个寒战的功夫。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周远航华丽丽的表演了一次——人体花样喷泉。

    胃里经过发酵的秽物掺杂着酒精味儿,迅速的扩展开来。围观群众还没有来得及发笑,就纷纷捂着鼻子退避三舍,注视着周远航这个倒霉蛋。

    直至此时,人靠衣装马靠鞍的道理仍然适用。当洁白的衬衫沾满黄绿秽物,当高贵的百达翡丽裹上一坨胶装物质,周远航的富少形象彻底毁灭,变得狼狈不堪。

    当喉咙里最后一口呕吐物落在地上的时候,周远航的身体变的冰凉无比,伴随着一阵阵的战栗,垂下的脑袋狰狞无比,目光疾速的变化,先是恐惧、继而是紧张、最后则是吃果果的愤怒。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丑!

    在这些身份卑微的人面前,他所有的骄傲都被碾碎,所有的自尊都随着秽物一起,洒落了一地。

    他的心里满是怨恨。

    陆铮不仅在酒量上碾压了他,在气势上同样将他羞辱的体无完肤。他不甘心,不甘心这样的结局。

    陆铮,这个名字他将铭记在心,只有将他踩到脚下狠狠的碾成碎片,冲进马桶,才能消此心头之恨。

    不知过了多久,周远航单手扶着桌子,擦了擦嘴角的秽物,缓缓的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空洞和麻木,嘴角扯出一丝意味深长的怪笑。

    陆铮没有得意忘形的去嘲笑他,只是看了看手机时间,淡漠道:“感谢你的伏特加。”

    周远航默不作声,在众人的注视下,拿起衣服,头也不回的坐进车中,引擎愤怒的咆哮一声,拖曳着红色尾灯远去。

    陆铮无奈一笑,周远航和林歆苗的纠葛,陆铮无意插手,可是周远航这种人天生强势,占有欲极强,一直咄咄逼人才导致这种结果。

    换个角度来说,陆铮要不是开挂,凭借他的酒量,要么做缩头乌龟,要么跟周远航一样,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陆铮有些意兴阑珊的拿起polo衫,拍了拍何方易的肩膀道:“加菲,我先走了,要去医院跟我妈换班。”

    何方易像是刚认识他一样,上下打量他一眼,狐疑道:“你现在还能行吗?”

    “医院?”林歆苗吃了一惊,关切道:“铮子哥,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陆铮微笑的望着林歆苗道:“说来话长,改天吧。你也早点儿回去,别提什么警察,只能怪你长的漂亮,良民都得动坏心思。”

    “不行,你喝了这么多酒。”林歆苗执着道:“醉驾害人害己,我身为预备警察,绝不会纵容你的。”

    陆铮朝马路上努努嘴,调侃道:“喂,你这个黑喵警长执法不公啊,刚才那位醉驾的你怎么不阻止。”

    林歆苗撇撇嘴道:“我懒的管他,可是你不一样,咱俩是什么关系啊。”

    陆铮明知故问道:“什么关系?”

    李帆奇少有的说了一句不欠扁的话:“正宗的青梅竹马。”

    林歆苗倒没有害羞,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才露出个迷人的微笑,嘿然道:“这么一说,还真是诶。怎么样,铮子,我是黑猫警长,你就是一只耳,咱可是正儿八经从小一起玩耍的青梅竹马,所以啊,你要听我的话,明白不?”

    “黑喵警长啥时候跟一只耳狼狈为奸了?”陆铮翻白眼道:“再说,你现在的模样完全就是美少女战士,适合你的必须是风度翩翩大帅哥,比如夜礼服假牙,或者他兄弟夜礼服假发……”

    “去你的!”林歆苗亲昵的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伸着葱白的小手道:“车钥匙给我,我送你去医院。”

    陆铮笑道:“你好像也喝酒了吧?”

    林歆苗挺了挺傲人的胸脯,道:“我是警察,嗯,预备警察。”

    “你这是知法犯法。”

    “少废话。”

    只看相貌的话,林歆苗一定是个温婉可人的美少女,但陆铮却清楚的很,这丫头从小就是泼辣性子,二愣子的程度跟他有的一拼。

    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猪以群分……

    林歆苗有些霸道的从陆铮的口袋里掏出钥匙,左右扫了一眼道:“铮子,你的车呢?”

    陆铮顺手往路边一指,深沉道:“那辆冰蓝色尊贵无比的顶配‘卧而卧’电瓶车,就是我胯下的钢铁巨物了。”

    望着那辆漆都掉了一层的电瓶车,林歆苗无语:“你这还真是顶级配置。”

    “怎么?警长现在发达了,看不上电瓶车啦?”陆铮打趣道:“这叫绿色环保,回归大自然。”

    “哪有?我是那种人么。”林歆苗撅着嘴巴,随即想起一事,锤了陆铮一拳道:“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小时候学自行车你非要带我,结果摔到沟里,你啥事儿没有,把我胳膊摔折了,害我打了一个多月的石膏,天天被同学笑话。”

    陆铮郑重其事道:“嗯,今天给你一次复仇的机会。”

    “let’s-go!”

    林歆苗将钥匙漂亮的甩了个花,拽着陆铮跟何方易等人道别一声,兴冲冲的骑上电瓶车远去。

    何方易和李帆奇、邵慧博望着他们二人的背影,嘿嘿笑着对视一眼,果然是青梅竹马啊,就算十年没见,还是这么的亲切自然。

    路灯照耀的街道上,一辆破旧的电瓶车缓缓行驶,一袭淡蓝色碎花长裙随风飞舞。林歆苗俏丽完美的脸上,满是失而复得的幸福。

    陆铮规规矩矩的坐在后座上,眼前看到的是她不堪一握的小蛮腰,鼻中闻到的是她身上怡人的清香。

    在那些遥远的黑白记忆中,一个满脸稚气的小男孩吃力的蹬着一辆凤凰二八车,后座上一个微胖的黑妞满脸紧张的抓住车座,嘴里嚷嚷着:“小心,石头,石头。哇,前面有坑,快拐弯,拐弯啦。”

    小男孩扶着车把的手满是汗水,紧张的一拐弯,车子瞬间失去平衡,摇摇晃晃的朝着路边的臭水沟冲去。

    “啊……”

    噗通……

    自行车车轮朝上翻着,咕噜咕噜的转动,小男孩脸朝上被压在车下,小女孩更可怜,脸朝下栽到地上,胳膊呈反方向扭曲着。

    然后的画面就是,在一片一望无际的田野中,浑身擦伤的小男孩背着小女孩,哭着奔跑在路上。

    画面就此定格,林歆苗的眼角流下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飞在空中。

    “铮子哥,这么多年,你想……想起过我吗?”

    “嗯。”

    “有多想?”

    “想的都快想不起来了。”

    “哼,一定是认识了其他女孩,才把我忘了吧。”

    “怎么可能?从小到大,我都没把你当过女孩子……”

    “陆铮,你下来,我要跟你放咕噜(摔跤)。”

    “别,我错了,看前面……”

    一路嬉笑的来到人民医院,林歆苗还是撅着嘴巴,一脸的不开心,陆铮这个家伙嘴巴坏的很,从头到尾都是胡说八道,一句好听话都没有。

    两人将电瓶车停在车棚里,陆铮伸了个懒腰道:“行了,我安全到达了。你赶紧打车回去吧。”

    “不行。”林歆苗执拗道:“记得小时候,经常赖在你们家吃住呢。如今伯伯既然住院了,我都走到楼底下了,要是不上去看一看,简直太没良心了。你等一下,我去医院超市买点儿东西。”

    “不用……”陆铮的话都没说完,林歆苗已经一溜烟儿的钻进超市里面。好半天的功夫,才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艰难的走出来,对着陆铮嗔怪道:“喂,你快过来帮忙啊。一点儿绅士风度都没有。”

    “你买这么多干嘛。”陆铮接过袋子,啼笑皆非道:“还有这薯片和棒棒糖是怎么回事?你觉得我老爸需要这些东西么?”

    “这是我的夜宵,好不?”林歆苗揉着肚子道:“今天晚上光喝酒了,肚子里还空空的呢。”

    “好,好。”

    两人提着东西坐上楼梯,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说话。林歆苗满脸的紧张,扯了扯陆铮的衣服,小声道:“铮子,我看看我现在的形象怎么样?”

    陆铮的目光从上到下扫描一样,着重关注了一下胸口,认真道:“你的形象很大。”

    “很大?”

    “对,非常大!”

    林歆苗猛的反应过来,脸上绯红,狠狠的掐了他胳膊一把,羞恼道:“你这个死家伙,现在怎么变的这么流啦。”

    陆铮正要说话,忽听病房中一个声音道:“大哥,这事儿还得你拿主意。投毒这事儿咱们就算知道是他,也拿不住他的把柄。俗话说的好,退一步海阔天空。他们家兄弟多,权势大,这胳膊拧不过大腿,咱们惹不起啊。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小铮着想,他现在刚刚参加工作,大城市里房价高的离谱,死守着鱼塘,啥时候能给小铮买房?要是没房,得,除非人家姑娘傻掉了,才愿意嫁给他。嫂子,你说,是这么个事儿吧?”

    “他二叔,你就说村长他们开价多少吧。”

    “这个数,怎么样?够不够?包括鱼塘的损失,拿着这钱好赖能交个首付。小铮他的婚事也有个保障。否则就靠他那点儿工资,别说买房娶老婆,估计连吃喝都够呛呢。”

    “老头子,你说呢?”

    陆国运重重的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忍不下这口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