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不醉不休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在酒桌上纵横多年的周远航彻底不淡定了,他见识过很多酒中豪杰,像陆铮这种四瓶四瓶往下灌啤酒的人,还是头一回。

    一瓶啤酒600毫升,四瓶就是2.4升,2.4升什么概念?就是超市促销的那种大桶的2.5升装的大可乐。

    陆铮迄今已经喝了12瓶啤酒,等同于三桶大可乐。只是单纯的想象一下,把三桶大可乐灌进肚子里,估计可乐早就从鼻子眼儿里潮出来了。

    关键陆铮连厕所都不去,尼玛的,简直太恐怖了。

    周远航能喝不假,以他的身份地位,还是接触白酒和洋酒较多,啤酒充其量只是一种调剂品,主要原因就是还没醉肚子就撑的喝不下了。

    陆铮的出现,完全颠覆了周远航对于人体构造的认知,他长的压根儿不是膀胱,而是个水库。

    周远航眉头一皱,他的肚子实在有些撑不住了,冷哼一声,竖着大拇指,阴阳怪气道:“行,牛逼。不过这啤酒喝起来有毛意思?有种咱们喝烈酒,威士忌、伏特加随你选。”

    陆铮无所谓的耸耸肩膀道:“我无所谓,就怕你的酒不够。”

    艹。周远航暗骂一声,酒精的催动下,心里的火气开始淤积起来,他事业有成生活优越,还是当着心**女人的面,要是被陆铮这种臭吊丝当众打脸,以后怎么还怎么混?

    整不死你个狗日的。

    周远航挑眉,满脸嘲讽道:“伏特加,不敢喝的是孙子!”

    眼看周远航凶相毕露,林歆苗心中大急,只得板着脸道:“铮子,别喝了,再喝我真的要生气了。”

    何方易和李帆奇、邵慧博纷纷劝阻道:“铮子,你的逼格已经很高了,我们服气了。再说了,为这儿事儿,把膀胱给废了,不至于。”

    陆铮是自家知自家事儿,他现在除了脑袋微微有些酒意之外,浑身上下活力十足,就是再喝十几瓶啤酒,也是小菜一碟。

    陆铮非常严肃的对着林歆苗道:“警长,辈分问题很重要,谁是孙子谁是爷爷,这个问题一定要搞清楚。

    林歆苗急的跺脚道:“铮子,你怎么这么倔?值得吗?”

    陆铮摊摊双手道:“没办法,从小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陆铮是牛脾气,林歆苗只得把突破口转向周远航,带着请求的语气道:“周大经理,拜托你不要再捣乱了,好不好?”

    见林歆苗一直对陆铮关心非常,周远航心中怒火更是腾腾直冒。他跟林歆苗认识差不多有三个多月,可是特么的连手都没牵过,早就恨的咬牙切齿了,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男人,跟她的关系如此亲密,怎么不让他心生嫉恨?

    以他的身份,并不缺少女人,什么小明星、小模特、外围女之类的,只消跟朋友暗示一下,立刻就会送上门来,单劈群劈什么节目都随他玩。

    但是林歆苗不一样,她自幼生活在父母失败婚姻的阴影下,再加上对男人恨之入骨的母亲熏陶,对于男人的选择十分谨慎。她的身材模样都是一等一的,追求者如同过江之鲫,但却无一人能一亲芳泽。

    直到她警校都快毕业了,也没有听说过跟哪个男人走的比较近。

    在这个‘纯’属虚构,‘乱’是佳人的**时代,像林歆苗这种姿色上乘生活优渥却守身如玉的女孩实在是凤毛麟角。

    周远航经历的女人不少,但林歆苗是他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愿意娶进家门的人。

    所以,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男人染指!

    陆铮,这个名字他早就已经知晓,在他认识林歆苗一个星期之后,立刻就动用关系,查过林歆苗的经历,其中有一点让他大是警惕。

    林歆苗上警校以后,曾经多次返回家乡江城,目的是寻找一个男人,名字就叫陆铮!

    他之所以匆匆忙忙的返回江城,并非真的要探望林歆苗的外公外婆,而是他发现林歆苗的一条威博,只有四个字:tyou!(找到你了)。

    就凭这四个字,周远航就敏锐的察觉到,林歆苗寻找的那个男人,极有可能已经出现,至不济也是有了眉目。

    而现在,他已经可以断定,林歆苗要找的陆铮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如果林歆苗是个拜金女孩,喜欢别墅豪车的话。以周远航的权势资产,绝不惧怕任何的竞争对手。

    林歆苗真要是这种女孩,周远航反而不会这么在意,更不用自降身份亲自追到地摊上来。

    周远航算是情场老手,三个月的接触早就明白,林歆苗并非拜金的女孩,唯一能吸引她的就是安全感,一种来自潜意识的对男人的信任感。

    这种安全感,正是她童年因为对父母失败婚姻的耳濡目染,天然形成的一种心理期盼。

    对于周远航来说,安全感他可以给,但需要时间来慢慢的培养。

    从家世方面,陆铮有天然的劣势,以他这样社会底层人物的身份,不可能拼的过他,更不可能得到林母的认可。

    但从感情方面,陆铮同样有天然的优势,就是跟林歆苗从小培养出来的深厚友谊和绝对信任。

    对于**自主的林歆苗来说,后者显然更加的重要。

    所以,陆铮是他最大的敌人,由不得他不紧张。

    周远航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发生,哪怕是撕破脸皮,动用所有的关系,也要将陆铮和林歆苗的感情扼杀在摇篮中。

    要是陆铮自不量力,妄图染指,他不介意动用关系,将他彻底的碾成碎片。

    有鉴于此,他来江城还留有后招,三个狐朋狗友此时恐怕也已经到达江城,在娱乐会所里一边嗨一边等他的电话了。

    林歆苗有些慌了,她察觉得出来,周远航对于陆铮越来越强的敌意,这让她有些无措。周远航家世背景庞大,其父是南方沿海的隐形富豪之首,黑白两道都很有门路。

    可以说,周家要是想对付一个无名小卒,简直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要是真因为此事,导致陆铮出了什么意外,林歆苗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如果林歆苗此时向周远航示弱,譬如说上两句委婉的话,或者答应某些要求,肯定可以使他暂时收手。

    可是林歆苗却说不出口,她的性子看似温婉,实则外柔内刚,童年父亲的暴行,在她的心灵中种下了一颗坚强到偏执的种子。

    她绝不会向周远航低头,毅然决然的坐在陆铮的身边,拿起一个酒杯,目光中包含坚定道:“铮子哥,我陪你,不管遇到什么。”

    这对于周远航来说,简直就是吃果果的示威,吃果果的挑衅!他的拳头一握,青筋暴露。

    狗男女!

    “好啊!今天不醉不休!”周远航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眼中凶光一闪,冷笑道:“伙计,帮我把后备箱的伏特加全都拿过来!”

    ‘啪’的一声。

    一沓钞票拍在桌上。

    “这是开瓶费!”

    ——————————

    ps说个事儿,确实有特殊情况,所以最近是一更。昨天刚填完起点合同,我需要攒点儿稿子,下周一冲榜,开始每日双更,希望大家知晓。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