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来者不善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江城市不是没有富少,来老胖烧烤吃烤串的富少并不鲜见。但是这个男人却吸引了很多客人的目光,只因为他的车牌号是沪a打头。

    很显然,这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是来自远方的土豪。

    坦桑尼亚有句谚语说的:人靠衣装马靠鞍。他的样貌算不上特别出众,但是搭配一身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的发型,还有手腕上闪光的大手表,尤其是夺人眼球的**马仕皮带,自然而然的拥有一种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贵气。

    气质是一种微妙的东西,是一种接触环境积累形成的气场。如果说吊丝的气质是猥琐,那么这位富少的气质就是高贵。

    贵气逼人。

    江城人并不排外,对于外地人只是本能的有些好奇。可是等他们看见这位富少径直朝着刚才跟他一样引起众人瞩目的胸器美女走去的时候,八卦之火熊熊燃起,眼珠子唰唰唰投过去,开始了一项银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强势围观。

    无数版本的猜测也开始新鲜出炉。

    现实版:吊丝青年拜金前女友看出富少丑恶嘴脸,幡然醒悟回家寻找真**。

    琼瑶版:痴男怨女分分合合,富家少爷趁虚而入,身怀有孕却得知真相,悲伤之下离家出走寻找初恋,富少尾随而至,泪如尿下的默默祝福。

    金庸版:缠绵侠侣意外失散,十年寻觅一朝重逢,仇家却随后杀到,一场生死大战即将揭开帷幕。

    棒子版:女猪脚意外失忆,嫁给富家公子受尽欺凌,重拾记忆之后难以面对现实,散心之时偶遇曾经挚**——来自星星的吊丝,富家公子痴情寻找,却阴差阳错产生误解,一场催人尿下的三角撕逼大战即将上演。

    科幻版:穷苦葫芦娃**上美貌无双的小蛇精,奥特曼从天而降,暴打秀恩**的小怪兽。

    玄幻版:经过一万三千五百万个世纪的修炼之后……他遇上他老婆tou情所繁衍的第一亿五千六百万代的女儿,正在跟一个陨落天才谈恋**。

    ……

    银民群众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但这些想象力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陆铮所扮演的角色,基本都是被故意抛弃的前男友,被无意抛弃的前男友,以及被失忆抛弃的前男友,名副其实的吊丝。

    富少、吊丝、白富美,苦逼言情剧必备三要素。

    富少笑眯眯的朝陆铮走去,然后很自然的拉过一张椅子,一屁股坐在林歆苗的旁边。

    一直背对公路,聊的火热的陆铮和林歆苗,一脸错愕。

    好戏开演,前排围观。

    “老板,再给我们来一筐啤酒!”

    “老板,再给我整一盘毛豆。”

    “老板,来一包瓜子儿。”

    “老板,可怜可怜我老汉,借我个马扎吧。”

    “滚球,烤串拿着,要饭去别的地方。”

    ……

    何方易心中暗道不妙,这人十有**就是周远航,但是作为陆铮的铁杆兄弟,此刻必须两肋插刀,斜睨着富少,语气不善道:“你谁啊?让你坐了吗?”

    林歆苗脸色变幻不定,愠怒道:“周远航,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周远航飞快的扫了眼陆铮,然后扫了其他三人一眼,才面含微笑道:“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出来不安全。你外公外婆有些担心,所以让我来接你回去。”

    “真不该告诉他们。”林歆苗有些气恼的咕哝两声,她临出门的时候外婆问了一句去哪里,她没多想就说了。

    林歆苗拉着脸,神情烦躁道:“我是预备警员好不好?用得着你操心吗?”

    “我不操心谁操心?”周远航理所当然的答道,不待林歆苗回话,话锋一转道:“这几位是你朋友?”

    “废话!”

    好好的兴致被这家伙完全搅乱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林歆苗也没办法真的撕下脸皮当场发飙,只能强自压抑着怒火。

    周远航久居高位,最擅长的手段就是反客为主,不但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冲着陆铮四人微微点头道:“既然你们是苗苗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正好借这个机会认识认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周,周远航。幸会,幸会。”

    李帆奇冷哼一声,捻起一个毛豆放在嘴里,根本不搭理他。

    何方易更干脆,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对着邵慧博端起酒杯道:“来,博哥,我敬你一个。”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不管遇上什么人,都会坚定的挺你。陆铮心中划过暖流,兄弟们都这样表态了,他如果应下来,恐怕会让大家瞧不起,于是同样不说话,只是满脸微笑的看着周远航。

    周远航的眼中怒气一闪即逝,不过他涵养极好,仍旧笑意不减的开玩笑道:“苗苗,看来你这些朋友对我不太满意啊,我想肯定是因为我把你抢走了。难怪,难怪,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呢,换了我我也肯定不高兴。”

    这一番话说的极是漂亮,即缓解了尴尬,又宣示了主权,还顺带着拍了林歆苗的马屁,简直是一举三得。

    不过林歆苗显然并不领情,寒声道:“周远航,请注意一下你的用词。我,林歆苗,从没有答应过跟你交往。这几位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请你不要扫我们的兴,搅我们的场子。”

    林歆苗如此不留情面,周远航想起刚下车时,林歆苗和陆铮勾肩搭背谈笑宴宴的景象,猛的攥了下拳头,显然心中恚怒已极,低头盯着桌子,冷笑了一下道:“看来江城人的心眼儿都不大啊。呵呵……”

    何方易脸上一怒,就要发作,陆铮一把按住他的手,嘿嘿笑道:“朋友,不要乱开地图炮啊。”

    “贵姓?”周远航逼视着陆铮。

    “免贵,姓陆。”陆铮把玩着酒杯淡淡道,他身为一方水君,对于周远航强烈的敌意,并没有丝毫的惧怕。

    “大路货的路?”

    周远航的语气已经明显带着嘲讽和不屑。

    “艹……”李帆奇捏住了酒瓶子道:“你特么的放什么屁呢?”

    陆铮超李帆奇递了个颜色,示意他冷静,冷笑道:“双耳旁,加迎头痛击的击!”

    火药味儿瞬间弥漫开来。

    周远航顺手拿起一瓶啤酒,看了看商标,嘴角轻轻一瘪,露出轻蔑的笑,轻轻摇头道:“哥们,能喝多少?”

    林歆苗的神色又是尴尬又是愤怒,不耐烦道:“周远航,麻烦你不要在这里捣乱好不好?”

    “只是想跟你朋友喝两杯,意思意思。当然,要是他们都是胆小鬼那就算了。”周远航挑了挑眉毛,对着陆铮轻笑道:“怎么样?哥们,肯赏光吗?”

    陆铮无奈的摇头一笑道:“抱歉,我没有义务陪你喝酒。”其实陆铮并不是怕他,而是他的老爸还在医院里躺着,老妈因为照顾老爸,已经好多天都没好好休息过了。

    陆铮本来的打算就是吃完烤串,就去医院跟老妈换班,让老妈好好的休息一下。孰轻孰重,他分辨的清清楚楚,根本没有必要为了争风吃醋,跟一个不相干的人斗酒。

    他的退让,在周远航的眼中显然等同于示弱认怂,他的眼神里愈发的不屑,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意兴阑珊的放下啤酒,懒洋洋道:“没意思,没意思。看来江城人不止心眼儿小,这胆儿也不大啊。”

    隔壁桌子的几位江城本地人,一直支愣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见陆铮露了怂,忍不住低声骂道:“马勒戈壁的,怂逼一个,真特么丢人。”

    同桌的附和道:“艹,活该妹子跟人跑了。sha逼!”

    这话声音虽然极小,但仍被何方易听个正着,拿起一个酒瓶,嘭的一声就摔成啤酒岔子,气势汹汹的骂道:“谁特么的嘴里喷粪呢?给老子站出来!”

    陆铮满脸苦笑,他的忍让只是为了让老妈好好的休息一晚,可是对于经常处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显然就是一种认怂的形式。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嘴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子,没有人会去关心你为什么退让,他们只关系结果。

    但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

    陆铮不是菩萨,他心中的热血始终未曾泯灭过,一方水君,将来更是要做俾睨天下的真龙,孤傲和刚烈早已成为神魂中的印记。

    身为玩水的行家,又有龙鳞护体,难道还会对付不了区区几杯酒水?

    陆铮起身举杯道:“来,为了给江城爷们正名,我就陪你小酌几杯。”

    周远航眼睛一眯,撇嘴道:“求之不得!”

    贵气逼人?呵呵……

    待会没了贵气,就直接变成逼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