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自我开发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李帆奇连忙住嘴,端着酒杯,干笑两声道:“那个啥,来,来,咱们三个也端几个吧,久别重逢,多感人啊。哈哈,是吧。”

    作为一个向来心胸豁达的开朗汉子,陆铮刚才只是一瞬间有些心塞而已,林歆苗跟他的关系,属于正儿八经的两小无猜。但是十年不见,早已经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感觉心塞只不过是潜意识的悸动。

    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林歆苗的眼神明显有些焦虑,踟蹰了一会儿,才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

    “喂。”

    “苗苗,你在哪儿呢?我来江城了。”电话里略显紧张的清朗男声响起。

    李帆奇和何方易默默对视一眼,,假装不经意的瞥了眼陆铮,闪过几丝关切和忧虑。

    一直笑颜如花的林歆苗,神情逐渐淡漠下来,语气有些不悦道:“你怎么来了?”

    “苗苗,我订了两张去三亚的机票。后天就出发,我刚才已经跟伯母请示过了,她准了你三天假期,让我们好好去玩玩。”

    三亚,地处琼州岛最南端,位居华夏四大一线旅游城市‘三威杭厦’之首,拥有最美丽的海滨风光,号称东方夏威夷。

    当然,对于陆铮这种家庭事业两平平的草根汉子,对于三亚的印象,暂时只停留在海岛椰子比基尼的水平上。

    何方易和李帆奇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三亚同游,已经说明林歆苗和电话里的男人发展到了亲密的关系。

    林歆苗的脸色明显阴沉下来,几乎是质问道:“喂,我们好像还没发展到这种地步吧?你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吗?”

    李帆奇和何方易长舒一口气,好险,看来那男的还没吃到嘴里呢。然后,他们两个心有灵犀的一起去瞧陆铮。

    陆铮从林歆苗接电话开始,除了刚开始的短暂心塞之后,脸色一直都坦然无比,云淡风轻的磕着毛豆,还强迫症一般将毛豆皮搭成金字塔。

    没有人知道他是假装坦然,还是真的心中坦然。

    电话里的男人陪着笑道:“哎哟,我的姑奶奶,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么?以前伯母管的严,不让你出去玩。这次你放心吧,伯母点头答应了的,对这件事也举双手同意。苗苗,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在那边还有几个生意上的朋友,节目都安排好了,看海、游艇、潜水、party……”

    “停,停。”林歆苗毫不留情的打断道:“周大经理,我不是你公司的员工,不需要听你的安排。我是成年人,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好意思,我最近比较忙,实在没空。”

    “好,好,好,苗苗,你不是我手下,我也没把你当成手下,我可一直都把你当成我未来老婆对待的啊。你也先别慌着拒绝。”电话里的男人耐心十足,话锋一转道:“你就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呢?我到江城了,顺便给你外婆带了些礼物。你过来接我一下,咱们一块儿去探望探望你的外公外婆。”

    正嚼着猪腰子的何方易,听到‘未来老婆’四个字,一下就给噎在嗓子了,涨红着脸举杯打哈哈道:“来,来,咱们先喝着,喝着。”

    李帆奇同样蛋疼无比,邵慧博牙酸的搓着牙花子,纷纷举杯敷衍道:“喝,喝。”

    这叫什么事儿啊,人家俩青梅竹马相隔十年刚刚见面,不是应该响起一首催人尿下的棒子经典bgm,然后当事双方泪如尿下一般拥抱在一起,最后汗如尿下一般在被窝里颠鸾倒凤,幕布缓缓拉上,打出一行醒目大字: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终于没羞没臊的开始了性福生活。

    导演,你特么的拿错剧本了吧?

    林歆苗的脸上阴云密布,提高了声音道:“拜托,周远航,周先生。我跟你才哪儿跟儿啊,你先管好自己的嘴巴吧。”

    “苗苗,网上不是有句俏皮话吗,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我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你将来一定是我老婆,这也是伯母的愿望。你别忘了,当初伯母说过的……”

    “周远航!”在陆铮面前一直温柔和煦保持微笑的林歆苗,刹那间切换狂暴形态,眼里腾腾燃烧着愤怒的火苗,怒不可遏道:“那是你们周家跟我妈之间的约定,跟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是,是。”那男人仍旧陪着笑,但语气明显强硬起来,嘿嘿笑道:“生意是生意,感情是感情。我明白的,我这不是正在努力的跟你培养感情么,又不是说让你明天就嫁给我。好了,好了,我开车到你外婆家门口了。”

    “什么?”林歆苗吃了一惊道:“谁把地址……我妈告诉你的地址?”

    “对啊。”男人笑道:“我来之前可特地向伯母取过经,知道外公有老寒腿,外婆有胃炎,所以专门买了对症的滋补品呢。对了,还有你最**吃的水晶糖,怎么样?十种口味儿的哟,想不想现在就尝一尝?”

    林歆苗有些苦恼丧气的抚住额头,叹气道:“周大经理,我真的服了你了。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这里还有事儿要忙呢。”

    “喂,苗……”

    林歆苗挂断电话以后,毫不犹豫的按下关机键,才满脸尴尬笑道:“真糗,让大家看笑话了。”

    何方易、邵慧博、李帆奇齐声尴尬道:“呵呵……”

    陆铮耸了耸眉毛,重新上下打量一遍林歆苗,笑着打趣道:“真没想到,黑喵警长变成了美少女战士了呢。看来时间不止是杀猪刀,还是整容刀啊。”

    林歆苗脸颊微红,撅着嘴巴带着玩笑的语气道:“什么啊,难道我小时候不漂亮吗?”

    陆铮笑着反问道:“漂亮吗?”

    林歆苗如同小时候斗嘴一般,盯着他继续道:“不漂亮吗?”

    “嗯。”陆铮摸摸下巴,好生回忆了一下当初那个黑胖的小萝莉,考虑了半天的措辞才道:“如果按照非洲的审美标准来看,你勉强能通过非洲超级女生的海选。”

    林歆苗不忿的摸摸脸蛋道:“我有那么黑吗?我记得当时只是微黑啊,最黑的那家伙明明是二狗才对。”

    “这只能说明二狗挖煤挖得比你勤奋一些。”陆铮露出回忆的表情道:“话说我前两年见过二狗,听说他去非洲什么比亚的国家,就卡扎菲那地儿的邻国,去开发石油工程了。你可不知道,我见他的时候,还以为是俩白眼球子悬浮在空中呢,差点儿吓尿。”

    林歆苗笑的前仰后合,胸前一阵波涛汹涌,道:“不是吧?”

    陆铮的眼神瞬间就直了,太可怕了,拥有这种波动频率和幅度,起码得是d杯,尤物级别。

    林歆苗好笑的看着陆铮,欲盖弥彰的提了提胸口,送了他一个白眼球子,打趣道:“看来正直又善良的铮子哥,经过十年的锤炼,也发生了质的改变呢。”

    陆铮老脸一红,呵呵笑道:“男人嘛,光有质变是不够的,量变才是最重要的。”

    “哦?”林歆苗双手拄着下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轻声道:“那么请问铮子哥,你经历了几次量变呢?”

    陆铮开始扳着手指头数,十个手指头完,又低头去看脚趾头。

    何方易用胳膊肘子别了陆铮一下,插嘴道:“他啊,还是完全没有经过开发的纯天然绿色产品呢……”

    李帆奇又是一句非常欠扁的话冒了出来:“他数的这是自我开发次数。”

    猥琐,赤果果的猥琐。

    纯洁的孩子一般是听不懂的,林歆苗果然瞪大眼睛道:“什么是自我开发?”

    邵慧博又是一脚踩在李帆奇的脚趾头上,干笑道:“这个啥,别听他胡说八道。这小子就是个原装的二货。”

    本来被一通电话打乱的节奏,在陆铮一番插科打诨的引领下,终于拨乱反正,重新开始愉快起来。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陆铮越喝越是精神,四瓶啤酒下肚,早就应该撑胀的肚皮,被胸前龙鳞化解为水灵之气,散入四肢百骸。

    酒水也是水的一种,想不到龙鳞还有这种福利。

    经过一番畅聊,陆铮才明白林歆苗当初离开的详情,以及为何会在今天出现在他面前。

    当初林歆苗跟着母亲离开纺织厂大杂院之后,一路南下,母亲先是在服装厂当缝纫工打工赚钱养家,之后由于脑子聪明手艺精湛,升任车间主任。

    工厂生意正红火的时候,老板却带着小姨子卷款私奔。工资发布出来,只能用产品抵债。

    林母鼓动了一批工厂女工北上摆摊卖货,攒下一笔钱之后,顺势就组织人手,购买机器,开办了一家服装作坊,由于经营得当,生意愈发红火,生活条件逐渐好转。

    自幼立志当警察的林歆苗后来真的考取了警校,但由于小时候跟妈妈颠沛流离耽搁了两年的学业,所以目前仍是警察学校的学生,还有一年才能毕业。

    何方易跟陆铮是小学同学,自然跟林歆苗也是小学同学,但是没在一个大院里住过。林歆苗的外公外婆仍旧留在江城,她这次回来探望,在商场偶遇何方易,才打听到陆铮的消息。

    于是,就有了所谓的神秘嘉宾。

    十年未见,那份埋在心底的深厚情谊,慢慢的被酒精引发出来,陆铮和林歆苗两人越聊越是火热,频频举杯,最后干脆靠着肩膀挤在一起交头接耳,神态亲密,畅谈儿时共同经历过的趣事。

    听到陆铮讲起小时候过年放炮,林歆苗捣蛋的把刺溜鼠(一种点着就乱窜的炮仗)塞进陆铮裤腿里,结果把小丁丁给烫肿的时候,林歆苗毫无淑女形象的‘噗’的一声,就把嘴里的酒水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路边驰来一亮银灰色轿车,靠在了路边。

    李帆奇望着车标,砸吧嘴道:“把妹王(bmw)740!”

    车门轻响,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目光扫视一周,落在了林歆苗的身上,眉头猛地一皱,眼神微微的眯了起来。

    ps:今天身体很差,闹胃病了,疼的坐不住,上午下午也没网,宽带忘续费了。所以更的晚了,请大家理解。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