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龙鳞分裂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经过验证之后,陆铮心中大定,如此一来,净化鱼塘这个大难题,迎刃而解啊。他恨不得现在就钻进池塘开始进化,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个小小的实验要进行。

    陆铮的父亲之所以开鱼塘,就是因为他十分热衷养鱼和钓鱼。在客厅的角落里就有一个鱼缸,里面的鱼不算金贵,有些三角鱼、黑裙鱼、孔雀鱼和小精灵之类的观赏鱼。

    这鱼儿自从陆父住院之后,没顾得上打理,鱼缸的水都起了绿,已经有鱼儿半侧着身子游动,距离嗝屁不远了。

    陆云用鱼捞将鱼儿一一转移到盆里,将鱼缸里的水通通换成净化过的水,准备实验实验这水对鱼儿的影响。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晌午时分,陆铮草草的扒了几口剩饭,便意气风发的朝鱼塘走去。

    找了棵歪脖的垂柳,陆云左右看了看无人,才褪下衣服,以最淳朴自然的形态——光腚跳进了鱼塘。

    鱼塘靠岸的地方浇筑了混凝土阶梯,阶梯上已经有不少的淤泥,无尽的水流将陆铮的身子缓缓包裹,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他没有闭气沉入水中,而是找个台阶盘膝坐下,脑袋露出来,开始凝神入定。

    水面上波澜不惊,但是胸口的龙鳞处,水流慢慢的形成一个漩涡,缓缓的朝龙鳞中汇入。陆铮的心神蓦然一震,重新出现在水晶宫中。

    龙宫里静谧异常,陆云走到龙椅处,才赫然发现山水影壁上有一个极其微小的光点正在忽明忽暗,看位置正是陆铮的家乡江城。

    凑上去仔细看的话,才知道那光点原来是影壁上的水波涟漪造成的。

    端着屁股坐上龙王御座,陆铮双手扶住足金打造的龙首,正襟危坐,望着殿门外潋滟的水幕,感慨万千。

    嫣红的地毯上刻绘了无数的水波祥云,两条张牙舞爪的金龙交错纠缠着从门口延伸到龙书案上。

    这是真正的龙宫,真正的神仙宫殿。

    那种威严和肃穆,让陆铮这个草根也瞬间变的高大威武起来,周身似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慑人气势。

    龙书案上放着明黄封皮的奏章文书,陆铮随意的翻开一册,只见上书蝇头小字:林家寨大旱一年,刑期已过,特令明日辰时三刻,降雨一寸三分,后面盖着一个大大的印章。朱批标注:已降。

    最底层的水君是没有权利私自行云布雨的,需要有玉皇大帝、五方龙帝,或者四渎龙神的谕令,才能开始降雨。

    作为一个从小受过西游记熏陶的好少年,陆铮对于里面猥琐的龙王形象实在是印象深刻,基本上属于被孙大圣呼来喝去的狗腿子角色,谁也惹不起斗不过,最擅长的招式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上玉帝哪儿去打小报告。

    西游记中还有个著名的故事,叫做魏征斩龙,足以说明底层龙王的尴尬的处境。

    话说贞观年间,泾河龙王化作一秀士与一卜卦者打赌,为了赢得赌局,在接受玉帝圣旨之后,故意把下雨的时机和雨点数改变了,结果却被发现。后来泾河龙王去求李世民帮忙,李世民是真龙天子,便答应下来,于是跟‘武曲星’魏征下棋,想稳住魏征,可谁知魏征打了个瞌睡,还是在梦中将泾河龙王斩首。泾河龙王为此化为厉鬼,经常去找李世民哭诉,后来便有了尉迟敬德和秦叔宝当门神的轶事。

    这些虽然是话本小说,但也足以说明,龙王降雨并不是那么自由,而且天庭司雨的还有风伯雨师,底层龙王基本就是小跑腿的角色。

    但是,现在天庭不存在了!

    陆铮虽然只是小小水君,但是不受任何的神灵管制,河流湖泊任他炼化,可以说权力大到了极点,甚至超越了四海龙王。

    假以时日,陆铮顺利晋位真龙,便是这天地间水脉的唯一真神。

    地球虽然号称地球,但是陆地的面积远远少于水脉的面积,所以才有老话说:三分陆地七分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铮所拥有的领土面积,将是世界第一,什么米国俄罗斯,全都靠边站。

    想起那广褒无垠的海洋,陆铮心潮澎湃,那可是地球上最神秘的地方,人类的现在所了解的关于海洋的一切都只是皮毛而已。

    海洋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宝藏,沉船、珠宝、珊瑚、丰富的水产、药物、矿物、油料、天然气、稀有金属等等等。

    富可敌国弱爆了,坐拥五湖四海,简直富可敌球。

    正自畅想着未来,陆铮觉得胸口一阵灼热,扒开衣服一瞧,只见那暗红色的龙鳞已经变成金黄色,正微微颤动,鳞片上方出现个米粒大小的金黄光点。

    光点起伏不定,陆铮可以感受到肌肤的蠕动,光点匍匐,缓缓变成蝉翼般的褶皱,缓缓的伸展开来。

    龙鳞分裂!

    陆铮大喜过望,差点儿从御座上蹦起来,万里长征终于迈出去了第一步。

    耐心的等待片刻之后,蝉翼般的龙鳞形态毕现,金光闪过开始硬化,最终形成一片比原先那片略小的鳞片。

    在龙鳞形成的一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轻灵力量,像是水流一般迅速的在体内上下游走起来,最终在龙鳞处汇聚。

    陆铮的精神一震,视野好似经过洗涤过的玻璃一样,变的无比清晰起来,浑身上下充满了蓬勃的力量。

    而在此时,水文影壁上的水脉光点逐渐黯淡下去,化为原样。

    看来这水晶宫太弱,已经达到了转化极限,需要休养一下才行。陆铮长身而起,迫不及待的穿过殿门水幕。

    当陆铮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已经变的昏黄一片,不由得大吃一惊,怎么感觉在龙宫里待了最多半个钟头,外面竟然已经天黑了。

    从晌午到现在,大约六七个小时。身体沉浸在水中的陆铮,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周围涌动的水灵之力,大约已经炼化了鱼塘十分之一的水脉,也就是一亩左右。

    还没等他细细思考,岸边响起一阵熟悉的铃声:“葫芦娃,葫芦娃,一棵藤上七朵花……”

    没错,这就是陆铮的个性手机铃声。作为一名纯洁无暇的骚年,拥有一首与众不同充满童年回忆的歌曲是十分科学也十分符合逻辑的。

    陆铮连忙上岸,裤子都来不及穿,从衣兜里取出手机。

    “喂,加菲,啥事儿啊?”来电的是陆铮的初中同学,何方易,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八,标准的圆脸大眼睛,长相酷似加菲猫,因为其曾经创下过连续通宵三天三夜的记录,引得宿舍众人膜拜,尊称其为加菲大仙。

    “卧槽,你个狗日的,终于接电话了。老子手机都快打没电了,草!你真是个畜生。”一连串得咒骂声传来。

    陆铮立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道:“我艹,你个二货,少哔哔。到底什么事儿啊?没事我挂了,天都黑了,要睡觉了”

    “睡你麻痹,起来嗨!”何方易急促的声音传来:“铮子,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之前怎么说的,谁回家谁请客,你小子连个电话都不打,还当不当兄弟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性去哪儿了?”

    加菲和陆铮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一直到高中,算是最铁得兄弟了。

    “靠,鬼才跟你有性呢。你个**仔。”陆铮笑骂道:“我这不是家里有事儿,没顾得上么?”

    “怎么样?现在老爷子好点儿了没?明天我打算叫上哥几个一起去探望一下呢。”何方易的语气认真且带着几分凶狠道:“麻痹的,太毒了,缺德没屁眼的狗东西。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干的,废了他狗日的。”

    “老爷子没啥事儿,现在好多了。”陆铮心中流过一丝温暖,道:“说吧,到底什么事儿啊?”

    何方易贱兮兮笑道:“老地方,啤酒、烤串、大腰子,一起嗨起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