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丧心病狂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家里本就常备着碱、鱼浮灵等紧急解毒的药物,投入水中之后,还加入了醋,却仍旧阻止不了鱼群大批量死亡。

    太阳出来的时候,水面上已经是白花花一片,四万多块钱的鱼苗,近三万多斤大鱼,一夜之间全军覆没,十几万的投入化为泡影。

    报警之后,经安全专家部门现场勘察,定性为蓄意投毒,下毒药物已经送去防疫站检测。

    其实投毒者究竟是谁,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就是警察也明白,可办案讲究的是证据,案发当天大雨滂沱,取证十分困难。

    陆国运本来就有高血压的毛病,急怒攻心之下昏厥过去,直到昨天才醒过来。

    听见妈妈讲完事情经过,陆铮早已经气的浑身发抖,一口牙齿都差点儿咬碎,父母年近五十,还起早贪黑不辞劳苦的料理鱼塘,全指望这鱼塘多攒点儿钱给陆铮在大城市里娶媳妇买房。

    鱼塘投毒,这简直就是砸人饭碗,绝人生路,何止是狠毒,简直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拉出去j奸到菊花爆炸,都死不足惜。

    陆铮满腔愤懑,拳头握紧,指甲深深的插进肉里面。

    若不能严惩真凶,枉为人子!

    回到江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陆铮腹中饥肠辘辘,也顾不上吃饭,马不停蹄的就赶往人民医院。

    病房里面,老爸陆国运穿着病号服靠着枕头坐着,正愁眉紧锁。老妈蔡巧芸坐在旁边,一边细心的削着苹果,一边劝道:“老陆,你就别发愁了。有警察呢,到时候逮住凶手,咱那本钱一定能收回来的。”

    “你懂什么?”陆国运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哪儿那么容易啊?下那么大雨,连个脚印儿都没有,抓个屁。”

    “唉。”蔡巧芸也愁容满面道:“年上小铮回来的时候,让你把监控装上,结果你舍不得花那钱。现在可好,赔大发了,小铮还没谈朋友呢,到时候可怎么办?”

    陆国运叹了口气,也有些后悔没听儿子的话,却嘴硬道:“马后炮,当时你不也没说什么吗?”

    俩夫妻正长吁短叹,一筹莫展的时候,房门推开,风尘仆仆的陆铮跑了进来,一眼看见老爸躺在床上,关切道:“爸,你没事吧?”

    陆国运明显有些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刚上班么。”

    “爸,家里出这么大事儿,我能不回来吗?”陆铮知道自己老爸脾气性格,刚上大学的时候,他出了车祸在医院躺了两天,都严令家人封锁消息,生怕影响儿子学习。这次家里鱼塘出事儿,他显然也没想告诉陆铮。

    蔡巧芸瞪了陆国运一眼,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拉住陆铮上下看了一遍,见他身上有些尘土,嗔道:“你这孩子,着什么急?吃饭了没?饿不饿啊?”

    当妈的十个有九个都是这样,见面别的不说,先问吃没吃,生怕孩子饿着了。

    “没事。”陆铮从老妈手里接过苹果,拉了张椅子,一边削一边问道:“妈,医生怎么说?”

    “还是老毛病,高血压。”蔡巧芸倒了杯热水,递到陆铮跟前,疼**道:“看你这一身臭汗。肯定饿着肚子呢,给,先喝杯水,我去食堂给你打点儿饭,想吃点儿什么?”

    陆铮肚子确实饿了,跟自己老妈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正好趁机跟老爸聊聊,于是说道:“妈,你看着随便整点儿就行了。”

    “蒸包吧,牛肉馅的。”自己儿子的口味儿,蔡巧芸当然清楚。

    出门的时候,陆国运插口道:“食堂里的蒸包忒难吃,你打个车,去老车站东边儿,那边的正宗。”

    陆铮心中温暖,世界上最了解你也最疼**你的,永远是你的父母。

    陆铮削好了苹果递过去,问道:“爸,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国运挥挥手道:“你吃吧,我不饿。没多大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对了,最近工作怎么样?忙不忙?”

    “不忙。”陆铮撒谎道,他一路风尘仆仆的赶来,公司里面连个假都没请。

    “家里事儿你别管,有警察呢。”陆国运慈**的望着儿子,嘱咐道:“出门在外,要学会待人接物,跟公司里边的同事也得和和气气的,好好干,别好高骛远。”

    陆国运耐心的教导着陆铮,却对于鱼塘的事情轻描淡写,仿佛不值一提。父亲总是这样,以为自己的肩膀很宽厚,可以承受一切,实际上他也是个普通人,不见得有多么坚强,否则也不会被气的昏迷过去。

    陆铮耐心的听完,连连点头,最后话题还是绕回到鱼塘上面,问道:“到秋天了,咱家的鱼也都有一斤多了吧?”

    陆国运想起水面上一层白花花的鱼肚皮,那可是一年的心血啊,忍不住心中酸楚,叹气道:“正是贴秋膘的时候,个儿大的都快二斤了。”

    陆铮心中有气,骂道:“下手也太狠了。”

    陆国运只是苦笑,嘴里劝道:“这世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以后也涨点儿记性,退一步海阔天空,别吃了大亏。”

    “警察那边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没证据,就算知道是谁,也没办法。”陆国运脸上写满了无奈,经此一事,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望了会儿屋顶才丧气道:“这事儿啊,我看到最后也弄不出来啥结果。你回来了也好,塘里的鱼估计都快臭了,你明天雇两辆车赶紧找个地方烧了,记住,一定要烧了,这鱼有毒不能填满处理。还有塘水,你去环保局防疫站问问怎么处理。”

    “嗯。”陆铮点头答应,忽然心中一动,鱼塘!这也算水脉吧,他身为水君,刚开始一门心思想炼化河流湖泊,却疏忽了自家的鱼塘。有水有鱼也不能算是死水,又是自己家的,炼化起来岂不是随心所欲?

    现在只有一片龙鳞,转化效率很低,这十亩鱼塘足够他初期使用。

    想到这里,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城里的那份工作待遇虽然不错,但他现在可是堂堂水君,水才是发展的资本,水才是他的最终归宿。勤奋工作就算当上了总经理,出任ceo,也及不上十里水君,那可是拥有法力的神仙啊。

    一个仙,一个人,简直没有可比性。父母年纪大了,也该想想清福了,不如辞掉工作,接手家中的鱼塘,埋头炼化水脉增长法力,不愁没有强势逆袭的时候。

    ————————

    ps:求票票,求收藏,不然小心——菊花爆炸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