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故意投毒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0
    那水花极大,其中一个黑色影子若隐若现。

    不少的小孩子大呼小叫起来:“不好啦,不好啦,水里有怪兽,有大白鲨,要吃人啦!”

    妇女啼笑皆非的摸了摸孩子脑袋,笑道:“傻孩子,湖里边哪儿有鲨……鱼……”一边说一边顺着儿子手指头一望,也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只见水中一道雪白浪花飞扬,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正飞速的朝着落水处靠近。

    “那是什么?好快!”中年妇人吃惊道,她已经隐约看见一个人影破浪而去,掀起的水花足有一米多高,甚是壮观。

    游人们连连发出惊呼,这速度……这尼玛的,难道是奥运冠军菲尔普斯现场表演狗刨?

    不断的有小孩叫嚷着:“有鲨鱼,鲨鱼要吃人啦。”

    开着救生艇的人也惊呆了,虽然救生部有不少的游泳好手,但此刻同样是目瞪口呆,这种速度只有专业游泳比赛才能看见,但这么大的水花,明显是狗刨的动作。

    陆铮本身就会游泳,不过水性一般,充其量只能在水坑里扑腾扑腾,最擅长的也就是水花四溅的狗刨。

    下水之前,他还有些惴惴,可是一扑入水中,他的心就完全放下了。

    身为水君,如果被水淹死,那真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

    鳞潜羽翔,对于陆铮来说,游泳简直就跟本能一样,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周围的水波完全没有阻力,甚至托着他的身子,不断的将他推进。

    陆铮救人心切,想不了那么多,速度一快再快。由于采用的狗刨式专业泳姿,掀起的浪花甚至比救生艇的还大。

    于是,就有了惊呆众人的一幕。

    哗啦一声,陆铮已经破浪赶到,而那水面上已经没了动静。他睁着眼睛埋头下潜,水中景色清晰无比。

    两米深处,两个皮肤煞白面目狰狞的人以头下脚上的诡异姿势缓缓下沉,已经完全没了动静,黑色头发散开,跟水草一样飘舞。

    陆铮心中大急,急忙拨水前行,顺势拉住那两个身子,意念一动,水流的流向嗖然改变,一股向上的力量,托着那两个女生开始上浮。

    这时,救生艇堪堪赶到,水面已经恢复了平静。岸边围观的人同时屏住了呼吸,船上那两位女生抱成一团,哭的嗓子都哑了。

    忽然……

    一道巨大的水花翻腾起来,两个身子猛然浮上水面。

    呼!

    救生艇恰恰赶到,马达声停下,船上的人七手八脚的将落水的两人拉到救生船上,开始急救,所幸救的及时,将肺中的水控出来之后,有人惊喜的欢呼道:“没事,两个都没事。”

    哗啦,陆铮浮出水面,船上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下转过来,对这位见义勇为的好人投以敬佩的目光。

    有人俯身伸手,叫道:“来,我拉你上来。”

    陆铮浮在水中,抹了把脸上的水花,说道:“我没事,你们快救人吧。我衣服还在那边,游回去就行。”

    然后潇洒的破浪而去。

    救生员高声喊道:“你叫什么?”

    救了两条鲜活的生命,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陆铮一边快速的游动,一边高声喊道:“我的名字叫红领巾!”

    船上哄堂大笑,就连岸边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喊话,纷纷笑起来,心中对这位无畏的英雄敬佩无比。

    现在这社会,还有几个这样的好人?

    已经有人拿出手机拍照,纷纷发起帖,标题各异:

    水上公园,雷锋再现。

    费尔普斯灵魂附体,雷锋传人见义勇为。

    人间自有真情在,无名英雄勇救落水者。

    鲨鱼哥乘风破浪,弹指间挽救两条生命。

    谁说世上没有好人,有图有真相,速来围观清水湖鲨鱼哥。

    ……

    陆铮上岸之后,一路捡起衣服,匆忙的往身上穿。

    已经有不少游人往这边涌动过来,想要一睹鲨鱼哥真容。

    看着浩浩荡荡的人群,陆铮感觉头皮有点儿发麻,如果留下来得话,肯定会受到英雄一样的待遇,电视台也肯定会来采访,说不定还要开什么表彰大会,上电视登报纸席卷各大门户网站,把他立为优秀青年典型,再登台发表一下感言……

    作为一个从小上讲台演讲都结结巴巴的质朴少年,陆铮这样一想,心里真有点儿发怵。如今可是水君身份,这点儿虚名实在不值一提,陆铮穿好衣服,眼见人群已经涌过来,有的人开始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的拍照。

    然后,陆铮深吸一口气,扭头就跑,速度极快,一会儿功夫就没了人影。

    有个老头感叹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颇有古风啊……”

    围脖、微信、企鹅、论坛、贴吧等等众多网络平台,迅速的将信息传递,图文并茂,更有他破浪疾行的录像,几乎不到半小时时间,清江市鲨鱼哥声名鹊起。

    陆铮早已坐在出租车里,心情还有些激动,那种在水里舒服自由的感觉,简直让他差点儿沉迷进去。

    正回味着那种奇妙的感觉,即将到家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忽然响起,陆铮只听了一句,满腔兴奋瞬间化为乌有。

    “小铮,我是你叔。你赶紧回家一趟吧,你爸他住院了。”

    “什么?”陆铮心中一沉,想起那个扛起了整个家的父亲,年纪才四十五六,就已经两鬓斑白。

    “小铮,你先别激动。你爸他没什么大事儿,你抓紧回来一趟,我再跟你细说吧。”

    “好,我马上回去。”

    放下电话,陆铮的整个心都揪起来了,顾不上回家,直接叫司机奔车站而去。

    他老家江城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县级市,没什么特产,也没什么景点,虽然经济水平一般,但世道太平,民风淳朴。

    买票坐上客车之后,陆铮才给老妈去了电话,询问事情的缘由。听完老妈的讲述之后,他的脸色整个都阴沉下来了。

    老爸是被气病的。

    陆铮的爸爸陆国运是个典型的华夏男人,文化不高,一辈子兢兢业业,性格沉默寡言,从来不擅长表达感情。陆国运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商创业,甚至到达了县龙头企业的高度。但是后来盲目扩张,赊欠货款,导致资金断裂,政府债务难以偿还,最终出手转让。

    工厂还清债务的时候,陆国运已经年届四十岁,受挫之后变得默默无闻,安心承包了个小鱼塘,收入微薄但是稳定,所有的期望全部寄托在儿子陆铮身上。

    十亩鱼塘,是当初工厂扩建时承包的土地。改建鱼塘之后,靠着养鱼每年都有五六万元的收入,算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

    可是,房地产开发迅猛,大中城市开始饱和,已经开始往县城延伸。村主任的小舅子,一个不学无术的社会二流子。他也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鱼塘附近要开发高档别墅区,所以三番两次登门,要求陆铮父亲将鱼塘转让给他,打算扩建成一个高档的垂钓园。

    这鱼塘可是全家的经济来源,而且开发的事情也有所耳闻,陆家当然很果断的拒绝。

    秋季是从热到凉的过度,气温和水温均处在不断下降的过程,是鱼类催肥长膘的旺季,更是渔业丰收的关键时期。

    陆铮父母不敢松懈,每日巡查鱼塘。前天晚上,天降暴雨,夫妻俩因为怕鱼群缺氧,每隔一小时都出来巡视一圈。凌晨两点的时候,鱼群还好好的。到了三点,陆云母亲蔡巧芸出来巡视的时候,已经有大鱼争先恐后的往岸上跳。

    起初还以为鱼群缺氧,陆国运闻讯赶紧调整增氧机,加大氧气输出,可是却毫无起色。在岸上检查的时候,发现了白色的塑料袋,闻起来一股子剧烈的农药味道,两人才反应过来。

    有人故意投毒!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