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龙王显灵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争吵,很常见,也很是最容易化解。≥≥dian≥小≥说,..o老爸吃完中饭,外面的小雨已经暂时停歇,他就沿着鱼塘的岸边悠闲的散起步来。

    陆铮帮着老妈收拾碗筷,耳边都是老妈各种各样的唠叨,十句里面有八句都是关于林歆苗的。

    得知林歆苗已经在津门实习,老妈脸上掩饰不住的希望,无论再深厚的感情,一旦拉开了距离,就很容易变的淡薄起来,直至无疾而终。

    关于这个问题,只能对陆铮耳提面命,让他抽空多去津门,多跟林歆苗联系。

    到了下午,又是阴云密布,雷声阵阵。把老爸和老妈送走之后,陆铮在家有些坐不住了,他现在距离九片龙鳞九滴天水真液,只有一步之遥。

    穿好雨衣,陆铮冒着暴雨,前往西秀河。

    堂堂水君其实并不需要雨衣,但他可不想冒雨走在路上,被人指指diandian的说:老婆,快出来看傻逼。

    走在泥泞的路上,陆铮觉得应该买辆车了,现在起码也存款三百多万的小土豪,购买一辆符合他高富帅气质的汽车,是非常合理,也非常符合逻辑的。

    由于水位暴涨,被暴雨冲刷的山体出现不同程度的滑坡,为防意外,西秀山水库的水坝拆除工作在三天前就向水利局申请撤出,择期动工。

    暴雨中的西秀山水库,浊浪滔滔,雨滴敲打着水面,溅起一层层的箭头。

    在旧工房里脱好衣服,陆铮一跃进入水库。水库里的水他特意留着最后炼化,要在这水库里顺利晋位河伯,具现河伯水府。

    沉入水底之后,陆铮并没有立即开始炼化,而是将手下一干虾兵蟹将全数放了出来。

    刘能、刘明、夹疼、蜘蛛各领五十体型壮硕的虾兵,悬游水中,分列陆铮面前,静候陆铮的指示。

    “夹疼、刘明。”

    “臣在。”

    “你们各领一队虾兵,巡视西秀河。刘明,若是遇到鱼虾蟹蚌,挑选其中个头最大者,全部带到水库。夹疼,你沿着河底巡视,检查是否存在有价值的东西。”

    “臣等,领命。”

    “去吧,不管收获如何,日落之时,全都给我赶回来。要是遇上意外情况,立即派兵回来报信。”

    “是!”

    夹疼和刘明带着一百虾兵,浩浩荡荡的直奔西秀河上游。

    “陛下,那我们呢?”

    “你们留在这里给我护法,密切关注水库周围,要是有闲杂人等靠近,禀报蜘蛛,由他定夺。”

    “是!”

    安排好这一切,陆铮盘膝悬于龙墓上方,心里沉静,全力运转龙鳞。

    由于河水的不断流逝,之前积攒的八片龙鳞,灵力都有小幅度的散失。在分裂第九片龙鳞之前,陆铮首先将灵力补充充足,然后才开始分裂龙鳞。

    这一次的分裂,似乎比其它任何时候都要缓慢。

    因为陆铮必须要进入一种状态,一种极静的状态——廻光内守。

    三组龙鳞,合九三之数,意味着潜龙出渊,见龙在田,即将达到终日乾乾的境界。成功化出龙形龙身,需要两个条件。

    体和窍。

    龙鳞为体,龙窍子珠为窍。有体而无窍,是为僵龙;有窍和无体,是为虚龙,二者缺一不可。

    凝聚龙窍子珠的难度要在龙鳞化体之上,第一个龙窍子珠恰逢青鱼王,第二个龙窍子珠,恰逢青蛇之魂,不止需要努力,更需要机缘。

    机缘可遇不可求,陆铮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的,先将龙鳞化体。

    内视无形,内听无声,谓之廻光,须臾不离方寸,谓之内守。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神将内守其形,行之不间,自能感通,形乃毕现。

    让所有的杂念都去玩儿蛋吧。

    陆铮心如止水,心领神悟,心志合一,全身闪现出波光般的金鳞虚影,由一团混沌逐渐变化起来。

    河水、塘水、池水、地下水,甚至是半空中还未落下的雨水,方圆十里的水灵之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

    足足四个小时之后,金鳞虚影怦然一震,由虚化实,形似巨蟒,围绕着陆铮盘旋起来,九九八十一匝之后,呼啸一声,发出沉闷的龙吟,从陆铮的胸膛处直贯而入。

    赤身**的陆铮,皮肤上金光暴涨,一层一层的龙鳞如同涟漪一样在皮肤上闪动起来,久久不散。

    为陆铮护法的蜘蛛和刘能,早就被陆铮散发出的王霸之气震慑,本能的匍匐在他的脚下,敬畏的望着眼前的龙君。

    不止是他们,整个水库中的鱼虾都似乎同时定格一般,停止游动,感受着这强大的令心神战栗的龙威。

    远在十几里外的刘明和夹疼,带领着百名虾兵,停止了一切的活动,回头朝着水库方向,拜伏起来。

    整个西秀河的河水似乎一瞬间就被煮沸了,草鱼、鳊鱼、青鱼、鲢鱼、鲤鱼、鲶鱼、黄鳝、花鳅、长鳍鲇、鳗鲡、攀鲈;河虾、沼虾、草虾、亚比虾、对虾;溪蟹、泽蟹、束腰蟹、青蟹、中华绒螯蟹……

    河面上鱼头攒动,虾蟹浮沉,水面处处都是翻滚着青黑色的波浪。

    霍营村口桥墩下面钻着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因为贪玩被淋在外面,躲在桥下避雨,穿着一身屎黄色运动装的小男孩,脸上似乎被猫抓过,留下几道血印,正兴奋的站在河边,指着翻滚的鱼群,喊道:“小英,快来看呀,有鱼,河里有鱼!”

    紫上衣粉色裙的小女孩缩在桥墩下面,揉着脚腕子,头也不抬道:“喂,明仁,河里边有鱼很正常的吧?哼,真后悔跟你出来玩,还不如跟左祝哥哥在家打游戏呢。”

    明仁满脸兴奋的喊道:“不是,有好多的鱼,真的好多。我滴妈丫,吃一辈子也吃不完啊。”

    小英轻哼了一声,她的脚崴过,勉强站起来往河面上一看,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嘴巴张成o型道:“天哪,好多鱼。”

    明仁得意道:“我没骗你吧。你要是听左祝那个家伙的话,今天可就看不到这么壮观的事情了。”

    河面上脊背一层层一片片,闪闪发光,时起时伏,聚散不定,一会儿排成s型,一会儿排成b型……

    “它们在干什么呀?”

    “嗯?”明仁挠挠脑袋道:“在赶集吧?”

    “恁们两个熊孩子,咋地还不回家,想让恁爹妈急死啊。”一把苍老的声音从岸边传来,披着绿雨衣的老头,骂骂咧咧道:“赶紧麻利的滚回去……”

    “齐爷爷……”

    “赶紧的,饭都……这是?”老头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河滩上行走,浑浊的老眼一下子就怔住了。

    “这是……”老头满是震惊的望着湖面的异象,满是沧桑沟壑的脸上,抖动几下,激动道:“这是群鱼朝拜,群鱼朝拜!”

    “齐爷爷,你说什么?”

    “龙王显灵,龙王显灵。”老头喃喃自语道:“古时候老人就说西秀山有真龙王,每逢闹水闹旱,龙王爷就会显灵。今年……不好,今年要发大水!”

    “你们两个熊娃,快跟我走。”老头脱下雨衣撑开罩住两个孩子,急匆匆的就往村里赶去,一路奔走一路呼喊。

    “二德,今年要发大水,你赶紧通知乡亲们快往山上搬啊。”

    “齐老头,你瞎咋呼啥呢。你是中央台啊,还发大水,发个b。”

    “成子,听我的,赶紧把家里值钱的物件收拾收拾,粮食赶紧往山上运吧。要是发起大水,就全完了。”

    “你个老东西有病吧你,你们家才全完了呢。”

    “支书,你赶紧通知政府,今年要发大水,刚才河里龙王爷显灵了。”

    “你个老迷信老封建,瞎说什么呢?什么狗屁龙王爷,我还龙王爷他祖宗呢,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造谣传谣,我把你送派出所你信不信?我看你是掉水里,泡糊涂了吧。”

    “乡亲们,是真的,西秀河龙王显灵,非旱即涝,祖宗们说的不会错的。大家伙听我一句劝吧,别到时候大水冲过来,再跑就来不及了。”

    没有什么人相信齐老头的话,尤其是年轻一辈的人,更是对龙王一说嗤之以鼻,有几个好奇的人赶到河边,却没有发现什么群鱼朝拜,回来对齐老头一顿冷嘲热讽。

    建国之后,西秀河一带修了不少的水库,洪涝已经五六十年没发生过了。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齐老头的话比那些世界末日的谣言还不可信。

    “老婆子,快收拾收拾东西,今年要发大水。”

    齐老头哭丧着脸回到家里,拉着老婆子开始忙碌起来。

    “齐爷爷,我们相信你!他们不相信你,到时候淹死了活该。”

    明仁和小英这些孩子反而更容易相信,两个小孩子商量一下,各自告诉爸妈,却被爸妈喝骂一顿,两个小孩子没办法,就开始暗地里准备吃喝、打气筒、车内胎、空水壶、泡沫板,准备应对洪水来袭。

    河里的异象只持续了十几分钟,群鱼就退散了。

    潜身水库的陆铮,浑身金光收敛,缓缓的睁开眼,瞳孔内一道金芒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