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遗传角度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喂,妈。”

    电话是老妈打来的,最近官司的事情刚刚告一段落,追回了鱼塘的损失,老爸和老妈的心情不错,再加上昨天下雨,直到今天白天还一直下着零星小雨,担心陆铮这个单身小子不做饭,所以跑过来看望他。

    此刻老妈正在菜市场里转悠,打电话询问陆铮中午想吃些什么。

    接手鱼塘已经两个月,距离三个月的期限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月。前段时间陆铮去魔都,老爸在这里照看过几天,对于他养殖小龙虾,既没有鼓励也没有打击。

    三个月的经营期限,按照正常的鱼塘经营来说,无论养殖什么,都不会做出来什么成绩。陆铮心里清楚这一dian,老爸心里更清楚这一dian。

    把家里好好的收拾了一下,至于吉祥物白狐,只能委屈一下,在鱼塘边上的工具房里暂时藏身。

    十dian钟的时候,老爸才开着二叔的索纳塔来到鱼塘。车的后备箱里装的满满的,衣服、凉席、毛毯、各种水果,蔬菜,冷鲜肉……

    不丹有句俗话说的好,眼不见为净。

    作为一个男生,其实打扫房间的手段很简单,基本是把能看见的脏衣服脏袜子等等全都塞进柜子里。

    这些手段当然逃不过老妈的火眼金睛,嘴里一边唠叨着一边帮他整理东西。

    官司打赢,老爸陆国运的心情显然很好,还没到中午开饭,就拿出酒来,小酌了半杯,然后就轻车熟路的检查起来鱼塘的日常工具。

    中午老妈亲自下厨,陆铮在一边儿打下手,做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老爸则拿出一瓶珍藏的好酒,一家三口围坐一起,开始吃饭。

    五味之外,还有一种味道,叫做妈妈的味道。

    糖醋鱼、红烧茄子、烧排骨、芹菜肉丝,老妈的手艺算不上高超,但是对于孩子来说,却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

    老爸平时喜欢喝两盅,逢年过节,陆铮就会陪着喝上一dian儿。

    今天老爸似乎格外的高兴,喝完一杯又倒了满满一杯,才夹了口菜,边嚼边道:“最近鱼塘怎么样?”

    “还行。”陆铮养的小龙虾个个膘肥体壮,远超市面的产品,只是很可惜,他不打算拿来贩卖。

    毕竟身为水君,他不会去阻止渔民捕捞水族,但让他自己贩卖水族,实在有损威严,况且他根本就缺钱。

    老爸diandian头,忽然道:“小龙虾是经济种,周期短,收益也不错。你能做到这一步,还算不错。”然后老爸悄悄的朝老妈递了个眼色。

    老妈会意,接口道:“儿子,爸妈也不否认你的能力。不过,你想想堂堂一个大学生,卖小龙虾,它也不是个事儿啊。就算能多赚dian儿,也强不到哪儿去。叫妈说,你还是找个正经的工作,学个一技之长,才是正事儿。”

    “爸妈,养小龙虾只是初步计划,我还另有打算呢。您二老就不要操心啦。”陆铮笑着回答。

    老妈把脸一板道:“你这孩子,爸妈不给你操心。还有谁给你操心,你都二十好几了,到了成家的时候了,怎么也得找个体面的工作。别的不说,就拿个苗苗,人家多好一姑娘,家庭条件吧,是比咱们家好,所以咱们更得抓住机会。你爸前段时间跑官司的时候,跟几个老同学聚了聚,给你打听到一个门路,在市交警队,过两天就要报名。”

    陆铮停住筷子,认真道:“妈,我觉得现在挺好的,能挣钱,也自由,不用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维护同事关系,看领导脸色。”

    “瞎说。”老妈不悦道:“别说你养小龙虾,你就是养大龙虾,能有什么出息?到时候怎么说?别人一问你家儿子干啥的,我说是养鱼的,这跟养猪养羊的有什么区别?人家苗苗的父母,能同意女儿嫁给一个养鱼户吗?”

    “不嫁就不嫁呗。”陆铮满不在乎道。

    “不行。”老妈把眼一瞪道:“你这个孩子怎么不明白爸妈的苦心呢?什么叫不嫁就不嫁,你就这样的态度,人家能跟你好?”

    陆铮苦着脸道:“妈,周星星曾经曰过,感情这种事情是没办法勉强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老爸,板着脸道:“少给我嬉皮笑脸插科打诨,你要是不喜欢人家,就趁早直说。赶紧让你妈把衣服收拾收拾,给人家退回去。咱们老陆家,从来不能欠别人的。”

    “爸,没这么严重吧?”陆铮的心里渐渐感觉不妙起来,老爸和老妈显然是有备而来。

    “无功不受禄!你年纪轻轻的,少给我学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老爸脸上满是愠色,瞪眼道:“要是敢给我瞎胡闹,我打断你的腿。”

    形势非常严峻啊,陆铮硬着头皮道:“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有数。”

    “你有个屁。”老爸毫不客气的打击道:“社会上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干鱼塘,干鱼塘,那是你现在要干的事情吗?你的书都读哪儿去了?给你三个月的时间,那是给人家姑娘面子,你别以为我真就答应让你自己由着性子胡来。”

    陆铮小声辩驳道:“我没胡来。”

    老爸的眉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老妈连忙温言稳语,劝道:“儿子,听你爸的。后天就给我去报名,你爸已经给你打dian好关系了,到时候咱们先弄个临时工,到时候找机会给你转正。吃公家饭,爸妈都放心,说出去也好听不是?”

    “我不想去。”陆铮有些执拗的摇头。

    老爸的面皮子抖了一下,恼怒道:“你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干了几天鱼塘,就觉得能耐了是不是?老爸老妈的话都不听了?”

    “我没有。”陆铮的性格本来就倔强,梗着脖子道:“千金难买我乐意,守着鱼塘我心里舒坦。”

    “你……”

    父子俩的脾气本来就有些想象,老爸气的发抖道:“你还有没有dian儿志气?啊?守着这破鱼塘,能翻出花来?”

    “说不准……”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啪的一声,老爸重重的砸了下被子,酒水都溅了出来,斥道:“越说越犟,你爹我守着鱼塘五六年了,要是能成事早就成了,还能轮得着你?你才吃过几碗干饭?你个王八羔子,只不到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好好的公家饭不吃,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啊?”

    “爸,别骂我王八羔子。”

    “怎么着?我是你爹,你是我儿子,我还不能骂了?”

    “正因为你是我爹,所以才不能这么骂。”陆铮缩头缩脑的答道:“因为从遗传学角度来说,这对您很不利。”

    老爸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腾的就红了。

    一直绷着脸的老妈,扑哧一声笑的前仰后合。

    老爸直接给气乐了,笑骂道:“你个王八羔子,不对,你个小兔崽子,反了你了,连你爸都敢耍了?”

    陆铮端正脸色道:“从小到大,都是你和老妈为我操心。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心里知道老爸老妈对我的好。可是我现在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哪怕是失败,我也认了。你们倾尽所有来爱护我,但是我终归要独自面对这个世界。所以,爸,妈,相信我一次。三月之期未到,是成是败还说不定呢。”

    老爸沉默了一下,闷着脸喝了口酒。

    女人是感性动物,老妈的眼角有些发酸,给陆铮加了块儿红烧肉,道:“好了,好了。多大个事,吃饭吃饭。”

    陆国运看着陆铮棱角分明的脸,忽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儿子真的长大了,或许真的应该放手,让他自己去闯荡了。

    他沉默了一下,忽然道:“就一个月了,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你看着办。”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一个月之内,他必须要看到陆铮的答案。

    一个满意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