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金螯卫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陆铮的神色并没有任何的担忧和恐惧,反而是一种古怪的兴奋表情,就像好整以暇的喜羊羊正设好陷阱期待灰太狼光临一样,自信中带着阴险。◇↓◇↓dian◇↓小◇↓说,..o

    这让张远航大惑不解,不过他忍住了没问,因为就算问了,陆铮估计也不会回答他。

    而且最让张远航忌惮的,就是陆铮的非凡之目。他学过风水相术,算是入门的水平,勉强能掌握望气的诀窍。

    气运之说,非常抽象,是一种特殊的感知,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这种感知就像看到火就联想到热,看见冰就联想到寒冷,属于一种非直观的心理暗示。

    眼睛是最能看出一个人精神状态的地方,无法伪装。所谓非凡之目,不是有多么的凶恶阴狠,这种眼神就像久居高位的王者一般,具有穿透力威慑力,让人不自觉的产生心理压力。

    “描述一下他们的体貌特征。”

    张远航心里咯噔一声,看来陆铮真的有什么打算,他的脑筋急速的运转,诚恳道:“陆哥,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一般人。这样吧,关于他们的体貌特征,我回去整理一下,可以给你提供大概的草图。当然,前提是你肯相信我的话。”

    “哦?”陆铮轻笑道:“那就需要你用诚意来打动我了。”

    张远航沉默了一下,伸着手在副驾驶的储物柜里翻了一下,拿出一个红绸包裹的东西,珍而重之的掀开红绸,露出一块儿黄铜的狮头,醋碟大小,狮头口中衔着一把铜剑,八卦底座,沉声道:“这是一块狮咬剑牌,是经过我师傅亲自开光的。可锁煞增权,取天地**顺阳之气,可化‘五黄二黑病符凶星’除‘吊客’‘瘟神’,算是镇宅避煞,招财强运的好东西。跟你一起的那位妹子,最近运势的确不太好,这狮咬剑牌可以帮她化解。”

    陆铮丝毫不客气的接到手里,把玩了一下,的确能够感受到一股威严之气,确实是个好东西,问道:“怎么用?”

    “悬于卧室东墙。”

    陆铮朝储物柜看了一眼,里面鼓鼓囊囊的似乎有不少东西,嘿嘿笑道:“对了,不是还要山海镇、铜狮子什么的吗?”

    这可是赤果果的敲竹杠啊。

    张远航面皮一紧,头摇的拨浪鼓一般道:“我手里真没有了。”然后以示清白般把储物柜的东西拿出来,一一展示道:“这些人缘袋、镇宅符都是糊弄人的。”

    一阵疾风骤雨之后,雨势开始缓慢下来,陆铮朝窗外开了一眼道:“行吧,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

    话说完打开车门,扭头就走。

    “哎,哎,陆哥。”张远航扒着窗户,满脸讪讪道:“我这狮咬剑是师傅传下来的,算是我最值钱的东西,你看……我们着小本买卖,也不容易,卦金就不收了,你好歹给意思一下呗。”

    还想要钱?

    “好说,好说。”陆铮笑着摸摸口袋,掏出鼓鼓的皮夹子,里面一小叠红展展毛爷爷。

    张远航眉开眼笑道:“不用太多,意思意思就行。”

    陆铮在钱包里翻捡了一下,拿出一枚五毛的硬币,顺手丢过去道:“五毛,不能再多了。”

    “啊?”张远航下意识的接住硬币,脸都快绿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皮夹子,哭丧道:“陆哥,五毛连个肉馅的包子都买不起啊。”

    陆铮在屁兜里摸了一下,掏出一张金闪闪的卡片丢过去道:“给,金卡,随便刷,不用谢我。”

    捡到的那张洗浴中心p卡……

    张远航满脸幽怨道:“万水千山总是情,就给一百行不行?”

    陆铮潇洒的一回头,简短而坚定道:“莫看风云多变幻,多给一块都不干!”

    “……”

    张远航垂头丧气地望着陆铮远去。一直都不敢说话的狗子,不甘心道:“航哥,你就这么怕他啊?忒怂了吧?”

    “尼玛,你还有脸说?刚才怎么一个屁都不敢放?还特么的龙组,你脑子里进哇哈哈了吧,你怎么不说神盾局呢?”

    ……

    翌日清晨,暴雨短暂的停歇,淅淅沥沥的滴答着小雨。

    田间小路上一辆拖拉机正突突突的冒着黑烟,正拖着一辆陷在泥沟里的面包车,浑身泥泞的张远航和狗子使出吃奶的力气在后面推车。

    陆铮的早饭很简单,小鸡炖蘑菇……方便面。

    在沙发上裹着小毯子睡了一夜的白狐,闻到方便面的香味,两只耳朵顿时支楞起来。陆铮只觉得白影一闪,白狐已经跳到茶几上,鼻子耸动几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幽怨的瞧着陆铮。

    陆铮被它瞅的浑身不自在,只得把面桶往它前面一推,dian头道:“好吧,赏给你了。”

    “呀,谢谢恩公。”白狐喜不自胜,大尾巴唰唰的扫着桌子,前爪一抱把面桶搬到跟前,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满脸陶醉道:“好好吃啊。”

    重新拿了一桶面,在热水器加满热水,陆铮才刚刚用书本盖住盖子,就听身后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一回头就看见白狐舔了舔嘴角的葱花,面桶已经空空如也,它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有一搭没一搭的甩着尾巴敲着面桶。

    陆铮无语的看着它,把刚泡好的面放在它的面前道:“好吧,再赏你一桶。不过要等一会儿才能吃。”

    白狐却摇摇脑袋道:“奴家自己来就可以了呢。”

    “自己?”

    白狐满是自信的挺挺胸脯,窜到床下,熟练的抱起一盒桶面,先放到椅子上,再爬上椅子抱起来,然后放到桌上,推到热水器旁。

    锋利的爪子划开盖子,把调料叉子叼出来,然后划开,倒在桶面里,动作有条不紊,十分熟练。

    ‘叮’的一声轻响,白狐把泡面推到热水器下,直起身子按下按钮,热水开始缓缓注入。

    然后一转身,从桌上叼起一本书,等水注满,把书本盖上,然后一眨不眨的盯着面桶。

    整个过程,简直能跟熟能生巧的大学僧媲美。

    三分钟后,热气腾腾的泡面新鲜出炉。

    白狐也不用叉子,直接嘴伸进去大快朵颐起来,吃饱喝足才跳到沙发上,钻进毛毯里边儿,舒舒服服的伸展了一下四肢。

    好吧,果然是货真价实的狐狸精,不仅智商碾压虾兵蟹将,而且那慵懒娇憨的懒腰,顾盼神飞的明眸,已经隐然具备勾人的魔力。

    吃完早餐之后,窗外的面包车已经被拖拉机拖着消失在路口。

    水库龙墓已经被盗,那伙盗墓贼去而复返,不知目的何在。不过不管什么目的,都不在陆铮担心的范围之内。

    如今掌控了百里西秀河,龙宫的人手显的捉襟见肘。鱼塘里的小龙虾经过近两个月的喂养,体型基本已经打到了最大尺寸。

    是时候进行扩军了。

    来到鱼塘岸边,挥手一招,刘能、刘能、夹疼君、蜘蛛尽数浮出水面,静候陆铮的指示。

    “刘明,刘能,你们去将体型最大的儿郎们召集过来,一百只,不,两百只,雌雄各半。”

    “是,陛下。”

    刘明和刘能打了个水漂潜入水下,不大功夫之后,水面上翻腾起来,一片赤黑的甲壳浮出水面。

    这可是二十万虾兵中选取的最优秀者,个个体型强壮,甲壳鲜亮,虾螯锋利。

    陆铮还是第一次大规模的dian化水族,二百只龙宫最低阶的虾兵,二百dian灵性之火,耗费了他将近三成的龙气。

    望着水面上那一只只雄壮异常的小龙虾,个个俯首叩拜,虾须舞动。身为一个丧心病狂的起名狂魔,陆铮也感受到深深的无力感。

    “刘明、刘能、夹疼、蜘蛛。”

    “臣在!”

    “你们各领虾兵五十,虾崽儿五万,分前后左右四军,值守龙宫东西南北四方。”目前虾兵品种比较单一,日后肯定要培养其它类型的虾兵,组建虾管部队,陆铮思索一下,沉吟道:“就命名为虾管部队第一军——金螯卫!”

    “刘明!”

    “朕封你为火钳校尉,掌金螯卫左军。”

    “臣,叩谢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能!”

    “朕封你为铁拳校尉,掌金螯卫右军。”

    “臣,叩谢陛下。陛下威震山河,一统四海!”

    “朕封你为赤螯校尉,掌金螯卫后军。”

    “臣,叩谢陛下。陛下千秋万载,万寿无疆。”

    “蜘蛛!”

    “朕封你为靖水都尉,掌金螯卫前军,总领四军!”

    “臣,叩谢陛下。愿为陛下效死!”

    虾兵蟹将之中,蜘蛛不管是从体型、智慧还是战力,都首屈一指,刘明、刘能和夹疼都对它满是敬畏,让它统领四军最合适不过。

    刘明、刘能两大活宝齐齐附和:“臣等,也愿为陛下效死。”

    陆铮抽了抽嘴角,腹诽道:“你们别把我笑死,我就烧高香了。”

    陆铮可以明显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激动,他的心里同样燃烧着一股激情,两百只虾兵成长起来,战巨鲸斗鲨鱼不敢说,但是纵横华夏内河,绝对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你们各自挑选虾兵,在鱼塘中操练起来,务必做到如臂使指,令出如山,不日我们就全军开拔,进驻西秀河,拱卫河伯水府。”

    金螯卫四将率领二百虾兵,齐齐舞动虾螯向天,喝道:“愿为陛下效死!”

    “好了,解散!”

    在屋里休憩了一会儿的白狐,脚步轻快的从房间里钻出来,嘴里叼着陆铮的手机。

    “陛下,法宝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