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柳暗花明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借着车灯,陆铮可以看见这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慢慢的朝后面退缩。

    一个略显镇定的声音道:“朋友,人吓人吓死人,有啥事儿你就直说吧。”

    “你们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待了半天了,我还想问你们有啥事儿呢?”

    陆铮缓缓的从树后走出来,神色凝重,这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还手持望远镜观察,让他十分的恼怒。

    “你……你是这鱼塘的主人?”

    声音充满惊讶,后退的脚步停住,举起手里的手电,朝陆铮扫了一下。

    陆铮走到两人两米处站定,语气不善道:“少废话,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两人确定陆铮是人,明显松了口气,其中个子稍高的一位,镇定道:“你好,我们是113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很高兴认识你。”

    “1130办公室?”陆铮眯着眼睛,满脸的怀疑。

    那人呵呵笑道:“全称调查和处理特别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他一边说一边从后背扯了扯旁边的人。

    另一个人赶紧附和道:“对,对。特别小组,一般老百姓都叫我们龙组。啊……”他的话刚说完,就尖叫一声,腰肉被狠狠的掐了一把。

    龙组?

    糊弄鬼呢吧。

    陆铮差dian儿没笑出来,往破面包车瘪掉的车轮上踢了一脚,调侃道:“原来你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龙组啊,不过看起来条件比较艰苦啊。这面包车起码是八手货吧?”

    “这个……身份特殊,低调,低调。”

    陆铮目光一冷,活动了一下手腕,冷笑道:“龙组,是吧?听说能进龙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你们是退役兵王?花都猎人?还是国际杀手?莫非是异能者?来,来,我这个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切磋一下吧。”

    他的话音一落,猛地欺身一步,快逾闪电的揪住一人的衣领子,直接提的脚尖着地。

    另一人刚一抬起拳头,就被陆铮一脚踢中膝盖,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

    被抓住的这小子浓眉大眼,面色白皙,颇为英俊,但是一脸的惊慌失措,双手扣住陆铮的胳膊,连声道:“别打,别打。”

    陆铮略微松了一下,道:“你们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哦,还有望远镜,你们这龙组还有偷窥的癖好啊?行啊,你们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我就把你们打成真的聋组,聋子的聋。”

    “咳……咳……”那小伙子脸色憋的通红,连声道:“我说,我说。刚才我们俩都是胡说八道呢。我叫张远航,我们见过面,见过面的。”

    张远航?

    完全没有印象。

    “三煞之地,三煞之地。我们见过的,你当时带着个妹子。”

    果然跟那个算命老者有关系,不过当时周围并没有其他人,陆铮皱眉道:“你是开车来的城管?”

    张远航苦着脸道:“城管这么高难度的职业我可干不了,我是算命的那个。”

    陆铮惊讶的上下打量一下他,他的身形脸形跟那老头的确有相似之处,再联想起逃跑时完全不像老头的速度,才道:“你化妆了?”

    “对,对。”张远航讪笑着道:“朋友,能先松手,让我喘口气么。”

    他们确实没有逃跑的能力,陆铮松口手之后,张远航揉了揉脖子,才一脸赔笑道:“你也知道,干算命这种行当,越是老头越显得有道行。我也是逼不得已,为了混口饭吃。”

    “你们来这儿监视我做什么?”

    张远航脸色变幻了一下,满是尴尬和紧张,纠结道:“其实吧,这事儿说来话长啊……”

    “那就长话短说。”

    “好吧,我们怀疑你跟一桩事情有关联。”

    “什么事儿?”

    张远航目光纠结,咬着牙犹豫了半天,才垂头丧气道:“这事儿牵扯到一桩文物盗掘走私案。”

    陆铮心中一动道:“具体一dian儿。”

    轰隆隆,雷声响起,雨dian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张远航飞快的察看了一下陆铮的神色,才继续道:“朋友,你看,暴雨来了。”

    “车上说吧。”

    陆铮当先坐进驾驶室,张远航把狗子拉起来,钻进车里,才叹口气道:“这事情都要追溯到两年前了,那时候我还没出师……”

    两年前,学了dian儿风水的张远航被人骗到一个盗墓团伙,利用他的风水知识,到处寻找古墓。但是很可惜,华夏大地有名的古墓早就被盗的差不多了,名为黑牙的头领,对王侯公卿之墓并不感兴趣,反而对奇闻异事非常上心。

    张远航糊里糊涂的跟着他们闯荡了不少地方,后来在西秀山北麓的一个老者口中,听说了一个消息,在清末的时候有人在西秀山昼伏夜出,兴建土木。

    这个消息引起了黑牙的兴趣,张远航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终于看出这伙人的真面目,想要逃走却被察觉,最终被人威逼着在西秀上走了一遭,他知道这事儿一旦抓住了就得吃牢饭,就胡乱的dian了一个地方,一个盗掘难度极大的地方。

    西秀山水库!

    并不完全是胡说,因为西秀山水库的确是一块儿风水宝地,学名双龙捧珠。但是由于水库蓄水,面积广阔,属于天然的屏障,在张远航看来,凭他们三四个人,想要钻到水底挖掘,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是,他完全低估了这群盗墓贼的能量,这些人不知通过什么手段,找了个人高价将水库承包,然后开始日夜施工,建造水坝将水面隔开。

    到了此时,张远航才真的有些发怵了,一旦被人发现他是胡乱说的,这条小命或许就保不住了。所以他绞尽脑汁,终于抓住机会逃掉,但由于身无分文,甚至连证件都丢了,也没有逃多远,就藏在江城市里。

    他想过报警,但是他有许多把柄在那些人手中,也曾稀里糊涂的参与了两三次盗墓,就算是戴罪立功,也得去监狱蹲上几年。

    他把发小狗子叫来江城,暗地里观察着水库的进展情况。他自己则化妆在街头,依靠给人算命为生。

    他们俩根本什么组织也没有,完全就是两个愣头青。

    再后来,听说西秀山水坝引起下游村民的强烈抵制,政府下了强拆令,那伙人全部都消失了。张远航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担心那伙盗墓贼对他进行报复,就一直没敢回老家,就此在江城住了下来。

    可是,两个月前,他再次紧张起来,因为又有大量的工程队开赴西秀山水库。经过狗子的观察和打听之后,得知水库已经被人承包,并出资拆除水坝。

    张远航的心里直犯嘀咕,生怕是那伙盗墓贼贼心不死,换了个人假意承包水库,继续进行盗掘活动。

    陆铮,也就此走入他的视线。

    游泳馆相遇,就是张远航精心安排的试探之举。他想要搞明白一件事儿,陆铮究竟跟盗墓团伙有没有关联。

    这同样是他们今夜来到鱼塘,窥视陆铮的目的。

    陆铮的神色同样凝重,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西秀山水库下的龙王墓已经完全被盗掘一空。

    张远航看似诚实无比,但好几次说到关键dian,都眼神闪烁的敷衍搪塞过去。陆铮并不相信他的话。

    如果陆铮真的跟那些盗墓贼一伙,张远航这样坦白相告,基本上等于自杀。

    他会这么傻?

    但至少陆铮明白,张远航跟龙墓盗掘一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张远航当然不是傻子,一直都在偷瞄陆铮的脸色,见他自始至终都默不作声,才略微放心,忽然道:“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我也有苦衷。不过我有一忠言相告,那伙人回来了!昨天曾在草桥镇出现过。你现在承包了水库,说不定他们会来找你的麻烦。”

    “是吗?”陆铮不惊反喜,嘿然道:“来的好。”

    本来陆铮对于龙墓一事毫无头绪,却没想到柳暗花明,从张远航的身上得到这个重磅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