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专业打胎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乌云接日头,半夜雨稠稠。【【dian【小【说,..o

    回到鱼塘的时候,西方的天空已经阴云密布,遮住夕阳,自西向东覆盖过来,乌黑的雷雨云底部掀起一层层的波浪,如同铅色的幕布一般,席卷而来。

    暴雨将至。

    气候闷热,空气中有一股潮湿的泥土气味儿,陆铮坐在客厅,手里捏着一支烟,脸色有些沉重的看着新闻。

    清江市防汛办和气象台联合发布黄色预警,昨日夜间,一场特大暴雨袭击清江市,雨势凶猛,全市349个监测站监测结果表示,降雨量均在200毫米以上。局部地区积水达50厘米,部分道路、地下立交均已实施全封闭措施。各大水库水位逼近警戒线,小型码头全部停止航行。暴雨目前已经导致一人死亡,三人失踪。

    打开清江市本市贴吧,里面早已经沸腾,有人直呼‘看海模式’正式启动,还有各种有图有真相的帖子,什么徒手抓鱼、肥猪过河、一苇渡江、海贼王ospa、甚至有人挎着游泳圈坐在齐腰水的网吧里坚持撸啊撸五人开黑。

    总之各种作死,各种脑洞大开,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本来是一场可怕的天灾,可是在没心没肺的网友眼里,简直就是一场欢乐的盛会。

    在欢乐的表象后面,其实表达的是整个社会的无奈,排水系统一直都是繁华都市最大的痛处。

    清江市地处清江西北,地势低平,处于清江的中上游。而陆铮所在的江城,处于清江中下游,地势比起清江更低。一旦发生洪灾,江城和邻市周柳市、照青市、蓬东市首当其冲。

    西秀河百分之九十的河段已经被陆铮炼化,但是面对洪灾的力量,陆铮也没有把握能够阻挡。数亿数十亿立方的激流全力冲击,强大到超乎想象,这是源自大自然的恐怖力量。

    白狐蹲在陆铮的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眼里满是难以掩饰的新奇,终于按捺不住,嘴里咿呀咿呀,传着意识问道:“恩公,这个黑盒子是什么法宝啊,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啊。”

    陆铮摸了摸它的脑袋,有些好笑道:“这个法宝叫做电视。”

    “诶?电视?”白狐前爪捧起遥控器,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问道:“那这个呢?这个法宝是什么?可以用来控制电视法宝吗?”

    “这个啊,这个叫做遥控器。”

    “那这个呢?”

    这只白狐的天性似乎就十分的好奇,不停的问东问西,直到把家里奇奇怪怪的东西问了一遍,才一脸赞叹道:“真的是日新月异啊。你们居然可以把天上的雷电装进线里面,用来驱动这么多的法宝。太厉害了,这份本事,连很多神仙都办不到呢。”

    陆铮对神仙同样非常好奇,只是很可惜,白狐只是来自山里的妖怪,比土包子还土包子,根本没见过什么有名的神仙。

    而且就算是龙王,也很少现出真身,不过据白狐讲,前任龙王的来历非常不凡,跟其他的河伯水君完全不一样。

    就拿西秀河水君来说,原形是一只锦鲤精,官位比井龙王要高,但是天天都屁颠屁颠的跑去龙宫做客,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给井龙王送去。

    白狐修出幻身的时候,曾经去龙宫里给井龙王贺寿,井龙王酒喝的有dian儿高,它才第一次听说龙王的来历。

    原来这只井龙王的真身是白蛟,而且是正儿八经的南海龙王子嗣,但是在南海龙宫了地位很低,后来因为某羞于启齿的原因,惹恼了南海龙王,被贬谪到这个山旮旯里,困在井中。

    锦鲤精官位比井龙王高一个档次,但综合实力差的太远,人家是蛟龙,掌控着龙帝赏赐的龙宫法宝,早晚有一天会飞天化为真龙,根本是一条锦鲤不能比的。

    从古至今,出身问题都很重要,有一个牛逼的爹地,在神仙世界照样好使。关于出身问题,西游记里众多被悟空一棒子打死的妖怪,已经用血淋淋的事实,向大家证明。

    关于人道气运,白狐这个亲身经历者,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好像就是忽然那么一天,天火地火齐发,全身的灵气都失去控制,法宝失去作用,只能原地等死。

    不过白狐有一句话,让陆铮大是放心,气运绞杀的不仅仅是神仙和妖怪,同样还有人间那些教派的修炼者,不管悟道悟的有多么的透彻,都再也无法得到天道的回应,白日飞升更是无从谈起。

    法力?他们照样没有法力,跟普通人是一样一样的。就算道法精湛的道教祖庭龙虎山张家,历经六十四代天师之后,如今已经名存实亡。

    八八六十四卦,六十四代天师之后再无天师。

    或许道祖张道陵从一开始就算到有此一劫。

    世间已无真法存在,除了陆铮。

    窗外的云层中划过一条狰狞的闪电,沉闷的雷声随之而来。正坐在沙发上跟白狐聊天的陆铮,神情忽然一变。

    在鱼塘里值守的夹疼君传来一道讯息:“鱼塘围栏三十米玩的田间小路上,停着一辆车。”

    在这个暴雨即将来到的时候,这样一辆车停在田间,显然非同寻常。鱼塘方圆二里内并没有农户居住。

    陆铮略一思索,直接起身将房间里的灯光完全熄灭,然后来到窗前,隔着玻璃向外面张望。

    远方一团漆黑,夹疼君所指的方位并没有光亮,很明显是车子将灯熄了,这反而让陆铮更加的警惕起来。

    卡拉又是一道闪电,一瞬间地面被照得雪亮,陆铮敏锐的视力,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远方。

    光亮消失,陆铮沉吟一下,命令夹疼君从鱼塘出来,隐蔽的靠近面包车。

    作为一只非常娴熟非常牛逼的蟹将,横着走路的夹疼君,具有天然的优势,快速的以‘之’字形路线靠近面包车,迅速的钻到底盘下面。

    估计是天气太闷,面包车的车窗是敞开着的,可以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对话。

    “得,人家关灯睡觉了。我说航哥,咱们该撤了吧?待会儿要是下起雨来,咱这破车非得陷到泥坑里边。”

    一个声音不耐烦道:“再等等。”

    “哎哟我的航哥诶,用不着这么紧张吧?人家又不认识咱,不会找咱们麻烦的。干嘛非得上赶着招惹他?”

    “你懂滴个蛋。这小子有一双非凡之目,肯定不是一般人物。”

    非凡之目?陆铮心中一跳,这不是他第一次听见这个名次,在相术名家王静安的口中就曾说过。

    能看出来这一dian,就说明对方的身份不同寻常。

    相术?

    脑海中灵光一闪,浮现出前段时间跟安静路过游泳馆的事情,那个算命老头就曾说过,陆铮的面相很复杂,不肯轻言。

    不管对方是谁,这样鬼鬼祟祟的偷窥,就显然不怀好意。

    车里沉寂了半天,忽然一个声音道:“靠,真睡了啊?啥也没看清呢,狗子,你找的这什么破逼望远镜,还号称军用级别。”

    “我的哥,咱们本来就不是专业的好不好?能找到这个就算不错了,我试过了,对面公寓里女人洗澡都能看清楚。”

    “啥?你特么的太缺德了吧?”另一个声音骂道:“这样的好事也不叫上我?”

    “别提了,一个水桶腰的大妈。我就是晃dian了那么一眼,这双眼差dian儿没瞎了。”

    “得,得,咱们撤吧。明天再来。”

    “好嘞。”

    面包车发动起来,刚打开前灯,就听嘭的一声巨响,车身剧烈的晃动一下。

    “卧槽,什么玩意儿?”

    车里的人明显吃了一惊,嘎吱一声推开车门,只扫了一眼,就破口骂道:“卧槽,完了,爆胎了。”

    爆胎?

    呵呵……

    已经从后窗溜出来的陆铮,站在不远处的树后面冷笑一声,这可是夹疼君的杰作。

    “妈蛋,狗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找的这是什么破b车?”

    “你行你找啊?就这车还是好说歹说才借来的,我不管,反正补胎的钱你出。”

    “我靠,太坑爹了吧?”

    两个人正骂骂咧咧的争吵着,远方的树后传来一声咳嗽。

    “谁?谁在哪里?”

    两个人同时一个激灵,慌忙拿出手电,四处乱照

    一道闪电划过,远方重重树影晃动起来,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

    “专业打胎二十年,请问你们需要帮助吗?”

    “你……你……你,是人是鬼?”牙关打颤的声音传来。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