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首席吉祥物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ps:说明一下,昨晚那一章实在太水了,看起来也不爽快,我早上起来就后悔了。⊙小,..o现在已经删除昨晚的章节,这是最新的章节,承接第29章,算上今天中午需要更新的一章,总共四千字。

    ————————

    那些人的年纪都不算太大,看起来都是二十郎当岁的模样,穿着打扮也比较时尚,短袖衫,牛仔裤,头上戴着迷彩色的草帽。

    领头的是个白净帅气的小伙,一路奔跑后脸上热汗淋漓,看见陆铮手里抱着白狐,才松了一口气,脚步放慢,走了两步弯着腰喘气道:“妈的,真能跑啊。”

    他身旁一个嬉皮笑脸的哥们,也弯下腰,双手扶膝,喘气道:“我日,都快赶上三千米越野了。”

    其他几人都纷纷停下奔跑,一边消息一边谈笑。

    躺在陆铮怀里的白狐,浑身一抖,前爪扒住陆铮的衣服,眼睛里满是恐惧。

    那几个年轻人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才扶着腰肢懒洋洋的朝陆铮走来,拿猎枪的那人跟其他人耳语几下,把猎枪背在了身后。

    “哥们,谢谢了啊。”领头的白净小伙朝陆铮递来一个感激的微笑,就要上前来接过白狐。

    陆铮眉头一皱,毫不客气的晃开他的手,冷声道:“谁开的枪?”

    领头小伙被他一把甩开,微微有些诧异,他身后一个长脸哥们顿时不悦道:“哥们,你什么意思啊?这是我们打的。”

    “谁开的枪?”

    陆铮一字一顿的问道。

    那长脸哥们已经看出来陆铮的不善,同样回之一冷笑道:“我开的,怎么了?”

    他手里的是一把**,属于早期比较流行的散弹枪,杀伤力大,着弹面广,现在已经全面被国家禁止使用,只有正规的狩猎场才会提供使用。

    但是,西秀山绝没有正规的猎场。

    一团愤怒之火在陆铮的心里熊熊燃烧,这些人怎样去打猎,他不屑于去管,但是他们将白狐打成这样,绝对不能接受。

    其实陆铮看起来温和善良,心地柔软,但实际上非常护短,这只白狐并不是他的属下,但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已经将白狐当做一个朋友。

    谁也不能欺负它。

    那小子仗着人多,一脸嚣张欠扁的模样,陆铮眼中一寒,径直走到他的面前,不由分说啪的就是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

    长脸哥们明显有些发懵,他们人多势众,他根本就没想到陆铮会率先动手。

    “我艹。”

    那伙年轻人众人先是一愣,有人反应过来,一脚就冲着陆铮的小腹蹬过来。其它纷纷动手,但还没看清陆铮的动作,就看见小伙伴已经被陆铮一脚踹飞。

    动如脱兔,陆铮动作干净利落,如穿花蝴蝶般从容的闪避几下,在每人的膝盖上重重一脚。

    尖叫四起。每个人都觉得膝盖半月板好像被铁锤砸了一下,疼的浑身冒汗,连站都站不起来。

    拿枪的哥们吓的连连后退,下意识的就把猎枪提到面前,色厉内荏道:“别过来,我有枪,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手里一空,枪没了。

    陆铮提溜着枪管,手腕一抖,抓住枪把,枪口朝天,搂了一把扳机,却没任何的声音发出来。

    空枪?

    陆铮摇摇头,寒声道:“枪是谁的?”

    那哥们吓的面如土色,嘴硬道:“**的谁啊,管得着么?我警告你啊,我叔是金老三,你要是敢动我……”

    啪的一声,一个嘴巴子搧了上去。

    叫你吃饱撑没事干!

    叫你发神经玩狩猎!

    叫你拿枪出来诈唬!

    叫你瞎基巴打手枪!

    叫你吃饱撑没事干学人家玩狩猎拿枪出来诈唬瞎**打手枪!

    ……

    啪啪啪

    经过一番非常具有节奏感打击感的狂风暴雨之后,那哥们满脸红肿,捂着腮帮子道:“表打了,表打了。”

    “赶紧滚。”

    他们本来就是非法持枪,挨一顿揍算是轻的,扭到局里,个个都得摊上案底。

    那些家伙早就吓的战战兢兢,对陆铮这幅强横的作风,心眼里着实发怵,纷纷捂着膝盖爬起来,灰溜溜的远去。

    陆铮找了块石头,把猎枪砸成一堆零件,顺手就丢到了水里。

    白狐的伤势很重,一路奔逃,似乎把体内的血都流光了,即便是陆铮渡过龙气之后,也只是勉勉强强的恢复了一些精神。

    陆铮对于疗伤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心里实在不忍心白狐就这么死在面前,犹豫了片刻,决定使用天水真液。

    天水真液,水之精华,可祛病除疫,救死扶伤。

    天水真液灵力沛然,蕴含着巨大的生命力,每一滴都无比的珍贵。但对于白狐这种林中小兽来势,其实消耗不了多少,只需从一滴天水真液中抽出一丝灵力即可。

    渡过龙气将白狐的伤势稳定下来,陆铮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才开始调动龙池的天水真液,抽出一丝灵液,缠绕在白狐的伤处。

    蜘蛛丝一样的灵液,充其量只占一滴天水真液的百分之一,但是治疗效果出奇的神异,被灵液萦绕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转眼间就变成淡淡的粉色印痕。

    整个治疗过程,白狐都眯着眼睛,看起颇为的享受。伤口愈合之后,轻轻的踢腾了一下后腿,眼中满是欣喜,尾巴唰啦唰啦的摇晃起来。

    它的皮毛上还沾染着不少的血迹,陆铮嘿嘿笑道:“走,朕亲自伺候你沐浴!”然后拎着它走向溪边。

    白狐似乎非常怕水,猛地一个激灵,开始挣扎起来。

    马上就要入水的一刻,陆铮的脑海里猛然响起一个声音:“不要。”

    什么?

    陆铮大吃好几惊,那股懵懂的意识并不是刘能和刘明,而是来自眼前的这只白狐。

    这只白狐尚未经过dian化,怎么可能会说话?

    幻觉?

    “恩公,不要。”

    “嗯?”

    陆铮扳正白狐的身子,见它的眼神灵动非常,里面分明填满了幽怨。

    “你在说话?”

    白狐眼里闪过一阵迷茫,旋即重重的diandian头,嘴巴颌动几下,发出一连串咕哝咕哝的声音,依依呀呀的,如婴儿学语。

    陆铮彻底震惊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它。

    这怎么可能?

    一股复杂的意识传来,白狐开始缓缓的诉说起来,陆铮越听越是惊奇,越听越觉得难以置信。

    原来这只白狐之所以一直在跟踪它,就是因为它对于陆铮的龙气非常的熟悉,因为它就是五百年前在西秀山的一只白狐,因缘际会吃了前任龙王随手丢在水中的灵果,开启了灵智,踏上了修炼之路。

    但是它才刚刚修出人形,天地大劫突然而至。强悍如龙王,也抵挡不住天火剿杀,白狐本来难逃一死,但龙王在最后濒死的关头,索性替白狐分担了一部分天火,才让白狐侥幸逃得性命,但是体内的灵气几乎被天道抽的精光,开启的灵智也被强行压制到意识深处,蛰藏起来。

    白狐灵气尽失、灵智蛰藏,重新变成普通的狐狸,只是依靠着曾经锤炼过的肉身,得以享受绵长的寿命。

    如果它无法继续修炼,最终的结局跟其他的狐狸没什么两样,要么老死山林,化为枯骨,要么被人捕杀,变成皮草。

    山精野怪,在神仙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凭本身的能力又无法遁往化外,只能留下来坐等天火降临,毫无反抗的力量。

    白狐的遭遇其实跟兰湖青蛇相差无几,青蛇依靠蜃光宝镜保存了残魂,丧失了躯体,白狐受龙王庇护保存了躯体,丧失了灵智。

    其他无依无靠的精怪,估计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人道盛世,神仙都离去了,妖魔鬼怪之类的,照样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无所谓公平不贡品,优胜劣汰。

    白狐无疑是幸运的,尽管它失去灵智,仍旧要比其他的狐狸聪明,感知力更强,遇上继承水君神位的陆铮,本能的就产生了亲近之意。

    而让它重新觉醒灵智的力量,就是天水真液,天地间仅存的灵力之源。

    听完它的叙述,陆铮目光闪烁,沉吟道:“你认识前任龙王?”

    白狐diandian头,碍于狐狸的身体构造,嗓子眼儿里只能发出咿呀的声音,但意识却十分的清楚,表达道:“是的,奴家受龙君恩惠,得以修炼。后来龙君被天火击中,奴家也再劫难逃,但龙君在陨落的最后一刻,喷出一口真龙之血,替奴家挡住了一部分天火,才侥幸活了下来。”

    白狐因龙王开启灵智,又因龙王失去灵智,如今又碰上龙君陆铮,机缘巧合之下,再一次开启灵智。

    不得不说,缘分这种东西实在奇妙。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精。”陆铮的眼中透出几分戏谑,狐狸精这种东西大名远扬,向来都是勾魂美女的代名词。

    “是狐精,不是狐狸精。”白狐纠正道。

    “诶?有什么区别吗?”陆铮奇怪的问道。

    白狐认认真真的回答道:“狐是狐,狸子是狸子,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那你有什么打算?继续留在山里修炼呢?”

    白狐扭扭捏捏的看了陆铮一眼,怯怯道:“你是奴家的恩公,而且山中已无灵气,已经没办法再修炼了。天水真液的效力消耗干净之后,奴家就会再一次的失去灵智。所以……所以,奴家想要跟随龙君陛下,请龙君陛下恩准。”

    早就受够了虾兵蟹将这种歪瓜裂枣的家伙,陆铮欣喜的大手一挥,肃然道:“准奏,朕封你为……嗯?封你为龙宫首席吉祥物。”

    “吉祥物?”

    白狐显然不太理解这三个字的含义,不过陆铮能收留它,就已经让它欣喜若狂,兴奋的感谢道:“谢谢陛下,谢谢陛下。”

    陆铮一直对陛下这俩字儿不太感冒,还不如皇上叫起来好听呢,沉吟道:“你不在龙宫编制,而且也算是前任龙君的故人,就不要喊陛下了,有dian儿别扭。”

    “嗯,那谢谢恩公。”

    “恩公更别扭。”

    “那?”

    陆铮一脸恶趣味道:“相公、官人什么的,我不会介意的……”

    “……”

    白狐估计也没想到堂堂龙王会这么猥琐,脸皮这么厚,无语了一会儿,忽然一惊,失声道:“坏啦,这么多年了,不知道奴家的宝贝还在不在。”

    白狐在应劫之前,带着法器和宝贝一直藏在巢穴里面,大劫来临,法器灵力失效,它也被地火烧的逃出了巢穴。

    陆铮现在有天水真液,完全可以将失效的法器激活,闻言大是高兴,带着白狐开始在西秀山中奔走寻觅起来。

    百年过去,山体经过无数次的变迁,白狐的记忆有些模糊,足足转悠了一上午的时间,才在一处荒凉的山脚下站定。

    “应该是这里了。”白狐有些不确定道。

    陆铮在山脚下来回查看了一下,惊喜道:“这边有个洞口。”他的脚下碎石累累,一蓬枯草下,掩埋着一个洞穴。

    洞穴足一尺半来宽,里面已经被山石堵塞。白狐在洞口边徘徊了一会儿,晃着小脑袋道:“不对,不对,奴家记得这里没有洞口的呀。

    白狐顺着山边溜达了一会儿,前爪刨开一堆松土,惊喜道:“这里,是这里。”

    陆铮赶来的时候,白狐已经顺着洞口钻了下去,不大一会儿,白狐居然从陆铮发现的那处洞口里爬了出来,咬牙切齿道:“宝贝被人偷了。”

    “偷了?”

    白狐的爪子往前一送,递出来一把沾满尘土的钥匙。

    这把铜色的钥匙明显是现代的物品,内凹齿样式,上面镌刻着‘唐工制造’的字样,看起来有些像某种锁具的钥匙。

    陆铮的脑海中莫名闪过水库中被盗墓贼洗劫的龙墓,心里猛然一跳,这个洞穴跟白狐的藏宝处是联通的,看宽度足以通过一个身形瘦削的人,难道是传说中的盗洞?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而且他隐隐觉得,这伙盗墓贼或许跟寻常的盗墓贼并不太一样。

    白狐有些沮丧,不过很快就收拾心情道:“偷了就偷了吧,反正世间所有的法器都失去了,跟装饰物没有区别。就是有几颗珍珠比较可惜。”

    陆铮拿着钥匙眼神闪烁,看来要开始查查这些盗墓贼的来历,弄清楚他们究竟从龙墓中盗走了多少宝贝。

    这些宝贝可都是前任龙王的遗产,陆铮才是最合适的继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