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不想讲理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那些人的年纪都不算太大,看起来都是二十浪荡岁的模样,穿着打扮也比较时尚,短袖衫,牛仔裤,头上戴着迷彩色的草帽。≥≥dian≥小≥说,..o

    领头的是个白净帅气的小伙,一路奔跑后脸上热汗淋漓,看见陆铮手里抱着白狐,才松了一口气,脚步放慢,走了两步弯着腰喘气道:“妈的,真能跑啊。”

    他身旁一个嬉皮笑脸的哥们,也弯下腰,双手扶膝,喘气道:“我日,都快赶上三千米越野了。”

    其他几人都纷纷停下奔跑,一边喘气一边谈笑。

    躺在陆铮怀里的白狐,浑身一抖,前爪扒住陆铮的衣服,眼睛里满是恐惧。

    那几个年轻人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才扶着腰肢懒洋洋的朝陆铮走来,拿猎【枪】的那人跟其他人耳语几下,把猎【枪】背在了身后。

    “哥们,谢谢了啊。”领头的白净小伙朝陆铮递来一个感激的微笑,就要上前来接过白狐。

    陆铮眉头一皱,毫不客气的晃开他的手,冷声道:“谁开的枪?”

    领头小伙被他一把甩开,微微有些诧异,他身后一个长脸哥们顿时不悦道:“哥们,你什么意思啊?这是我们打的。”

    “谁开的枪?”

    陆铮一字一顿的问道。

    那长脸哥们已经看出来陆铮的不善,同样回之一冷笑道:“我开的,怎么了?”

    他手里的是一把双【管】【猎】枪,属于早期比较流行的散弹枪,杀伤力大,着弹面广,现在已经全面被国家禁止使用,只有正规的狩猎场才会提供使用。

    但是,西秀山并没有正规的猎场。

    一团愤怒之火在陆铮的心里熊熊燃烧,这些人怎样去打猎,他不屑于去管,但是他们将白狐打成这样,绝对不能接受。

    其实陆铮看起来温和善良,心地柔软,但实际上非常护短,这只白狐并不是他的属下,但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已经将白狐当做一个朋友。

    谁也不能欺负它。

    那伙年轻人都察觉到了陆铮的敌意,不过他们四五个人聚在一起,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反而愈发的嚣张起来。

    其中一人骂道:“哥们,你脑子没病吧?这狐狸是我们打到的好不好?赶紧的拿过来,少特么的在这儿装逼啊。”

    陆铮轻轻的抚了抚白狐的毛发,嘿然道:“行了,我不愿意跟你们几个计较。趁我还没生气,赶紧给我滚蛋。”

    那伙人齐齐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陆铮,领头的家伙脱口道:“艹,你特么的口气挺大啊?抢了我们东西还这么牛逼。”

    陆铮抱着白狐,温柔的摸摸它的脑袋,语气不善道:“你们现在滚还来得及。”

    那些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对他们五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还有一把猎枪,陆铮何来自信?

    一个白白净净的哥们,阴阳怪气道:“我艹,盛哥,你们这边儿还有劫道的啊?”

    被称作盛哥的哥们,脸色铁青,一双挑向鬓角的细长眼,眯缝着盯着陆铮,皱眉问道:“哥们,你是哪个村的?”

    顺着西秀上山脉,大大小小坐落着几十个村庄。靠近清江这一段,属于邻市罗亭市大路寨的辖区,盛哥的老家就是大路寨镇虎庄,趁着暑假的时候,邀请了几个同学来山里玩。

    盛哥的老爸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摸鱼打鸟,家里藏着四杆猎【枪】,后来国家清查枪支的时候,被没收了三支,剩下的这只双【管】【猎】枪分拆之后藏在灶台里面,才得以保存。

    为了在同学面前装逼,盛哥偷偷的把【猎】枪拿出来,吹嘘半天,就被同学鼓动着上山打猎,试试这枪得威力。

    男孩子对枪,总有一种特别的钟爱。盛哥只是小的时候见过老爸开过枪,凭着记忆竟然吧猎枪填充完成。

    一群热血小青年,精神抖擞,在山上转悠了整整一上午,对着野鸡、野兔放了无数次空枪之后,终于发现了一只稀罕动物。

    白狐。

    对于野鸡、野兔来说,这只白狐显然更吸引他们,如果打中了,完全可以微薄微信的发出去炫耀一番。

    双【管】【猎】枪填充的火药铅弹,属于散弹枪的一种。

    他们几个瞎猫碰上死耗子,竟然一枪就命中了白狐的后腿。白狐中枪之后,一路狂奔,他们同样一路狂奔尾随而至。

    却碰上陆铮这个不速之客,怀里抱着白狐,一副挑衅的模样。

    这些本质上还是学生的家伙,瞬间就热血上脑,撸着胳膊准备开打。

    陆铮很有些不耐烦的皱皱眉头道:“赶紧走。”

    “我艹。”

    一个脾气暴躁的家伙,冲上前来就要送陆铮一拳。

    陆铮的动作却比他还要快,一把掐住他的手腕,语气满是威胁道:“别不知好歹。”

    盛哥的脸上有些挂不住,顺手就把猎枪提到面前,威胁道:“艹,你特么的抢东西还有理了啊?

    陆铮不屑的摇摇头,冷哼道:“很不巧,我今天不想讲理。”

    “你麻……”在人多的情况下,勇气总是不缺的,有人按捺不住,嘴里叫喊着对着陆铮甩过来一巴掌。

    打架就打架,一群人还会怕他一个不成?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陆铮转身一脚,正中他的小腹,一脚将他踢的倒飞出去三四米远。

    盛哥下意识的就把枪抬起来瞄准陆铮,骂道:“你特么……”

    他的话同样没有说话,陆铮一把就抓住猎【枪】的枪管,手腕一拧,顺势就把猎枪夺了下来,枪口朝天,搂了一把扳机,却没任何的声音发出来。

    空枪?

    陆铮咧嘴一笑,顺手就把【猎】枪丢过去,摇头道:”如果不想被举报非法持有枪支罪的话,就赶紧滚吧。”

    盛哥愣了一愣,这把猎【枪】本来就是老爸私藏的,一旦被抓住,非法持有枪支罪得罪名难以逃脱。

    为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白狐,跟本不值得去坐牢。

    盛哥跟其他的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那些人毕竟还是学生,对陆铮这幅强横的作风,心眼里着实发怵,纷纷dian头表示同意。

    把那个被陆铮踢飞的家伙扶起来,一行人灰溜溜的远去。

    白狐的伤势很重,一路奔逃,似乎把体内的血都流光了,即便是陆铮渡过龙气之后,也只是勉勉强强的恢复了一些精神。

    陆铮对于疗伤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心里实在不忍心白狐就这么死在面前,犹豫了片刻,决定使用天水真液。

    天水真液,水之精华,可祛病除疫,救死扶伤。

    ——————————

    我靠,这章死活审核不过,研究了半天,发现双【管】【猎】枪竟然是敏感词,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