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丛林猎人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尤其是双爪作揖,四十五度角仰视,简直是犯罪一样的卖萌啊。

    好吧,面对这只萌狐,陆铮也服气了,顺手把它扔在地上,挥手将猛虎消散,笑骂道:“走吧,走吧,算你厉害。”

    身为一只聪明狡狯的狐狸,白狐完全抓住了陆铮心软的弱dian。落地之后,非但没有逃走,反而乖巧的蹲在他的面前。

    狐狸是山林中精灵,但陆铮却没有掌握dian化兽类的能力,瞧着这只可爱的白狐,不甘心的转身离去。

    白狐蹲在原地,目视陆铮走出不远之后,忽然歪了歪脑袋,迈动四肢,扫帚一样的大尾巴翘起来,脚步轻快的跟在他的身后。

    不徐不疾,始终保持十来米的距离。

    陆铮有些哭笑不得的回头看了看它,这小家伙也会顺杆儿爬了吧,没吓走不说,干脆从鬼鬼祟祟跟踪变成光明正大的跟随。

    一路走,一路跟,直到来到西秀河的一个河湾,陆铮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三面山崖怀抱一湾清水,十分的隐蔽。

    将衣服脱下放在石头上,陆铮以一个完美的跳水姿势扎进水中,顺手将刘能、刘明两个虾兵放出来,放哨兼护法。

    静静的盘坐的水中,陆铮催动龙鳞,可是全力炼化西秀河。

    炼化河流的难度,与炼化鱼塘有天壤之别。水的流速会导致刚刚炼化的灵水迅速的汇入河水之中,奔流着远去,灵气的汇聚速度非常缓慢。

    而想要通过灵气凝聚龙鳞,灵气则必须达到一定程度,龙鳞才能开始分裂。陆铮所有做的就是,全力运转,净化水的速度必须要超过水流的速度。

    水本身是一个极大的循环系统,灵水与凡水混合之后,就会渐渐失去其灵力。这同样是陆铮可以拥有一塘灵水,却无法拥有一河灵水的原因。

    就算是鱼塘,如果陆铮长时间得搁置之后,灵水渗透如地下,与地下水混合,照样会慢慢的转化为凡水。

    一直跟着陆铮的白狐,见他跳进了水里,连忙跃上一块儿石头,向着水面打量起来。它还没看清楚陆铮在干什么,水底两个黑影一下子窜了出来,一左一右,杀向白狐。

    白狐吓了一跳,扭头就跑。

    刘明:“有埋伏,护驾,快护驾。”

    刘能:“有刺客,护驾!”

    刘明和刘能一红一紫两个庞然大虾,高举虾螯,腿虽然比白狐多,但在陆地上跑的实在不快,扭着笨重的甲壳,跟小推土机一样,刮蹭着山石唰啦啦作响。

    “埋伏个鬼,刺客个鬼,给我回来。”陆铮呵斥一声。

    “是,陛下。”刘明和刘能训练有素的掉头,一脑袋扎进水里,垂头耷拉脑的在陆铮的周围游曳起来。

    开始专心炼化水脉不久之后,白狐又小心翼翼的跃上石头,探着脑袋朝水里张望。

    藏在水下的刘能和刘明,透过水面的折射,望着那只毛茸茸白乎乎的动物,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刘明作为一个水库里的土包子,虽然看了几天海底世界,但还是没见过狐狸这种东西,发问:“这是什么东西?”

    刘能跟它的水平差不多,思考了半天才道:“我觉得是海狗。”

    “胡说,海狗光溜溜的,没长毛。”

    刘能不服气道:“那你说是什么?”

    刘明绞尽脑汁,调动所有的知识,憋了半天才道:“应该是毛海狗,就是长毛的海狗。”

    “嗯,好像很有道理。”

    ……

    如果陆铮知道了他们两个的对话,非得找个大胸一头撞死不可。看来以后不光要给他们看海底世界,还得欣赏欣赏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

    足足炼化了一夜,才勉强化出一片龙鳞,而龙池中的天水真液也增加了一滴,变成三滴。清晨时分回到家里,吩咐看家的夹疼和蜘蛛,把塘里的小龙虾喂了一遍。陆铮才给安静打了个电话,约她中午来鱼塘看看,把鱼塘改建的计划提上日程。

    安静见陆铮是真的想要改建鱼塘,而且规划十分宏大,虽然心里始终半信半疑,但还是准备图纸和绘图工具,在陆铮的协助下,将整个鱼塘周遭的地形,绘在图纸上面。

    具体的建设方案,陆铮实在帮不上忙,就全权委托安静回家慢慢研究,一旦确定方案,由陆铮过目之后,就马上联系建筑公司开工。

    连续一星期,陆铮不分白天黑夜,在西秀河和鱼塘两头奔波。

    而在这一星期之中,那只白狐每次都会出现在水湾的石头上,就那么静静的蹲在那里,观望着陆铮。

    它的目的陆铮也猜了个差不多,应该是感受到龙王的气息,想要追随他。

    但陆铮对于路上的野兽到底如何dian化,还是一头雾水,所以暂时还顾不上它。

    直到第七天的时候,陆铮的第三组龙鳞已经凝聚出七片,而龙池的天水真液也积累到了八滴,只差一滴就能将井龙宫进阶为河伯水府。

    随着龙鳞的增多,陆铮炼化水脉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连西秀河的河水流速都远远的落后于他的炼化速度,以至于他不得不频繁的更换地dian。

    那只白狐总会准时的在河边等待,一路跟着他不断的向上游前进。

    直到有一天,白狐没有出现。

    习惯了白狐守在一旁的陆铮,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太往心里去,白狐虽然聪明,但毕竟没有灵智,连续七天的等待,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很有可能心灰意冷,直接放弃了。

    第八片龙鳞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第八天的早上,这一片水脉也炼化完全,马上就会到达西秀河到清江的分叉口。

    当陆铮从水湾里爬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黎明时分,青白的曙光和淡淡的晨雾融在一起,dian染着山山水水。

    一个白色的影子匍匐在葱绿草地上,两只前爪奋力的扒拉着青草,正在艰难的向前缓缓扭动身子,在它身后倒伏的绿草上,赫然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色痕迹,蜿蜒着通向远方。

    它艰难的抬起头,两只眼睛已经有些灰败无神,嘴角尽是血沫子。

    陆铮吃了一惊,连忙跑过去,一把将它抱起来。它的后腿处血肉模糊,白毛已经被鲜血染成刺眼的红色,胸腔像个破风箱一样剧烈着起伏着。

    橙褐色略有些暗淡的眼睛隐隐闪动着神采,嘴里只发生声声低沉的哀鸣,用尽全身的力气,捧起两个前爪,艰难的朝陆铮作了个揖。

    原来并非是它放弃了,而是因为它受了重伤。

    这一片水脉已经炼化完毕,如果它今天见不到陆铮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只能孤独寂寥的死在丛林里,成为蛆虫的盛宴。

    它的无助和悲凉,透过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让陆铮的心里莫名的一痛。

    陆铮单掌按在它肚腹上,运转龙气,试探着向它的体内渡去。片刻之后,它的嗓子里发出一声似儿童一样软腻的申吟,剧烈起伏的胸腔开始变的平缓起来。

    陆铮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它的后腿布满血洞,还有侧腹处同样有两个血洞,血似乎已经流尽,创伤处只剩下狰狞的皮肉裂口。

    远方的树林里传来一真嘈杂的脚步声,几个人影出现在视线中,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把**,正兴奋的呼喊着道:“抓住了,抓住了!”

    ————————

    抱歉,今天下午有事,才回家忙着更新。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