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尊严之战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文明人?尿裤子?

    什么意思?

    安静一脸茫然的看着陆铮紧跟着那男人走进往卫生间走去。←小,..o离她不远的女人明显也有些紧张,看了安静一眼,瘪瘪嘴巴,冷哼一声。

    走在陆铮前面的男人,感觉到陆铮跟了上来,脸色顿时绷紧。陆铮的身高体型,比他要强壮的多,他只不过是个白领,嘴上说两句风凉话拿手,但真要说起动手,立马就得认怂。

    走到卫生间门口,那男人的脚步明显慢了一拍,犹豫了一下,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在便池前站定,他没有忙着解裤子,而是等了一下,万一陆铮真的上来动手,他好有还手的余地。

    等了五秒钟,陆铮都没有出现在他的身旁,他的心脏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陆铮站在他身后不远,正一脸诡笑的松着腰带。

    他吓了一跳,防备道:“你要干什么?”

    陆铮一脸奇怪道:“来这里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撒尿啊。”

    撒尿?

    那男人瞅了瞅陆铮,又瞅了瞅距离他两米远的便池,整个表情都有dian儿发懵,

    两米远,你裤裆里的是消防水枪吧?

    “兄弟,贵姓啊?能在一家餐厅吃饭,还能在一间厕所撒尿,真是缘分啊。”陆铮满脸说不清道不明的微笑。

    “蔡。”那男人脱口而出,随即有些懊恼,老子跟你有个狗屁的缘分啊。可是受到陆铮的气场压制,他只能在心里腹诽。

    两个人都开始解腰带,一场男人之间的尊严之战,一触即发。

    (古龙风格登场)

    无风、午后、厕所。

    骚气弥漫。

    撒尿总是一件让人不得不去做的事,就算是冷血无情的杀手,也抵受不住膀胱的咆哮。

    蔡解开了裤子,掏出了兵刃。

    一把精致的两寸小剑。

    剑拔弩张时,可到三寸三分。

    江湖上的人都说他的剑很小,杀不了妹子。

    蔡从来都不辩解,一个真正的剑客,从来不需要用战绩去证明他的剑法。

    名声,是一个包袱,一个永远都甩不脱的包袱。

    在他的身后,有一个男人。

    一个嘴角带笑、眉梢带笑、眼神带笑的男人。

    他一动不动,站在剑池的七尺之外,深邃的眼神里透露着一股挑衅的杀气,缓缓的掏出了兵刃。

    玄铁重剑。

    出剑时,五寸四分三厘。

    蔡的眼光很准,他估算出了出剑时的尺寸,还看出了重剑尚未饮血开刃。

    蔡知道遇到了对手。

    当对方剑光泼洒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输了。

    一道七尺长的剑光,划过一道慑人的圆弧,准确的落在剑池之中,剑光飘洒中,稀里哗啦,就像激流过涧。

    完美无瑕,无懈可击。

    隔空尿七尺!

    江湖上从未有过这个人的传说,但他必将成为一个传说。

    蔡是个剑客,剑池在前,他明知道败了,却不得不发。

    他调动了浑身所有的关节,压榨着所有肌肉组织的力量,膀胱逼尿肌剧烈收缩,内括约肌松快速松弛、剑光被压入通道。

    就算输,也要输的昂首挺胸。

    呲……

    剑光划出通道,延伸出一道椭圆形的弧线,击中了他的裤裆,尿到了裤子上,甩到了鞋上。

    蔡心中一寒,三岁之后,他从来都没有犯过这样的低级错误。但这难不住他,他机智的把剑尖往上一挑,剑光走向再变,异变再生,剑光闪烁,化为小雨,洒在脸上。

    “我艹,我艹,我艹。”

    三声惊呼之后,蔡的剑彻底失控了,剑光吞吐,无迹可寻,收发失控,俨然已经走火入魔。

    他败了,败的一塌糊涂,败在了自己的两寸小剑之下。

    浑身淋漓,骚气四溢。

    蔡从未如此沮丧过,沮丧的恨不得一头扎进便池之中,了结余生。

    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一阵自言自语。

    “我走过五湖四海,踏遍三山五岳,去过无数次的厕所,出过无数次的剑,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呜呼,生平求一败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原来,无敌,也是一种寂寞。”

    那个人走了。

    事了提裤去,深藏剑与名。

    ……

    陆铮了结了一桩恩怨,洗了把手,快步返回餐桌,厕所里只留下浑身狼藉的小蔡同志。

    安静见他轻轻松松的回来,神情一松。可是等陆铮落座吃了两个蛋挞之后,那个男人仍旧没有出来,她的心又忽然紧张起来,终于按捺不住,小声道:“陆铮,发生了什么事儿?”

    “嗯?”陆铮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才反应过来,笑道:“可能是前列腺炎吧。谁知道呢。”

    安静轻皱秀眉,道:“陆铮,真的没事吗?”

    “放心吧,我是文明人。”

    陆铮宽慰一声,继续低头猛吃。

    五分钟过去,那人仍旧没有出来。

    这下连远处的女人都有些坐不住了,神情有些慌乱,惊惧的看着陆铮,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拨通了号码。

    “喂,阿光,你怎么还不出来?”

    “啊?怎么回事?水洒了一身?你怎么搞的呀?”

    “真是的,多大的人了。”

    那女人一边说一边偷偷的看陆铮,尤其是电话里支支吾吾的声音,更让她疑心大起。

    浑不在意的陆铮把果汁喝的干干净净之后,舒坦道:“我吃饱了。”

    安静早就不愿意继续留在这儿了,连忙道:“那我们回去吧。”

    “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笑着走过来道:“先生,这位美女已经买过单了呢。”

    陆铮看着有些腼腆的安静,佯装气恼道:“说好了我请客,你这个人怎么一dian儿诚信都不讲呢?”

    安静笑道:“反正也没多少钱。”

    陆铮也不矫情,diandian头道:“那下次我请吧。”

    两个人并肩走出餐厅,陆铮回头看了一眼餐厅招牌,笑着打趣道:“下次不来这儿了,一个硬菜都没有,全都是蛋挞、蛋糕、馅饼之类的,吃不习惯。”

    “嗯。”安静乖巧温顺的dian头,看了看手表,又抬头看了看日头道:“你现在要回家么?”

    “你呢?”

    安静瘪嘴道:“现在才不到一dian钟,下午三dian才上班呢。我家离城里有dian儿远,回去不太方便。”

    “那你平时都去哪儿?”

    “嗯,去公立图书馆,看书。”

    “哦。”陆铮挠挠头道:“我早好几年都不看书了。”他顺着街道一望,尽头处一个硕大的招牌,昱泉游泳馆。

    好地方啊!

    这种天气,里面应该有很多清凉的妹子吧?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志气的汉子,陆铮打了个响指道:“去游泳吧,这个天气,跳进水里泡上一会儿,简直是帝王般的享受啊。”

    “啊?安静脸上一热,小声道:“我不会游泳,也没带泳衣啊。而且,吃完饭就去游泳,对消化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说你行你就行,游泳那都不是事儿。至于泳衣,更简单……买买买!我请客,咱不差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