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你敢骂我?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对于享受惯了灵水滋养的刘能来说,这绿油油臭烘烘苍蝇漫天的河段,跟粪坑差不多。▲∴▲∴dian▲∴小▲∴说,..o

    越往前走越是触目惊心,河道断面严重淤积,泡沫、浮萍、木片、树叶、生活垃圾、动物尸体层层堆积,水质黑的如同墨水一样,鱼虾早已绝迹,小强掉进去都得毒死。

    身为虾兵的刘能,被腥臭腐蚀的水包围在身边,立刻产生了巨大的厌恶和抵触心理,差dian儿没把隔夜饲料吐出来。

    蜘蛛不具备游泳能力,所以一直沿着河道徒步行进,来到这段河流之后,同样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粪便、树枝、塑料袋等等于淤泥混合在一起,在它的面前形成一座座小山。

    这哪里是河,简直比下水道臭水沟还不如。

    陆铮的心里涌起难以言喻的悲哀和愤怒,他身为龙王的确有净化水源的本领,完全可以将这个河段净化清澈。

    但是,然后呢?

    破坏和污染不停止,这段河照样还会变成这种样子。

    要知道污染的不止是这条河,还有看不见的地下水源,这些含有各类致癌物质、重金属的水源,会逐渐向四面八方渗透,直到连土地都会受到污染。

    龙王的职责是福泽天下不错,但是破坏永远比建设要简单的多,黑的不是河,不是水,是人心。

    陆铮可以净化河流,但净化不了人心。他不是圣人,他也不想当圣人,绝不会不计得失不分良善的广施恩泽。

    陆铮深吸了一口气,命令刘能和蜘蛛返回河道岔口等待,然后独自一人顺着臭气熏天的河流沿路而上。

    有些人不配得到恩泽的洗礼,只会等到严厉的惩罚。

    距离小镇还有不到两里地的地方,陆铮感觉到了污水的源头,一面高大的围墙,围墙外三条粗如水缸的管道,汹涌的喷出黑红掺杂油污的废水,将土地浇出一道泡沫沟渠,流入河中。

    视线越过高墙,可以看见高大的厂房,厂房ding上竖着硕大的广告牌:五彩化工。

    陆铮在污水口矗立了片刻,拿出地图在上面画了个大大的叉号,刚刚落笔,忽然耳朵一动,不远处的高墙拐角走出来五六个人。

    年纪都是二十多岁,清一色的紧身背心牛仔裤,领头的身材瘦高,干瘪的嘴脸,一脸阴鹜,耳朵上缀的硬币大的银耳环,一头屎黄的头发,鬓角剃光,中间扎起一条辫子耷拉在脑后,脚下踩着一双锥子一样的尖头皮鞋。

    他的背后簇拥着一票人,穿着各式各样,发型更是千般姿态,有菜花型、韭菜型、蘑菇型、白菜型、还有西蓝花型……感觉跟来到菜市场一样

    用脚趾头想,陆铮便知道眼前的就是传说中的黑色会。

    蹬蹬蹬,陆铮的身后也传来脚步声,三四个穿着灰色保安服的人从后面包抄过来。

    那群戾气腾腾的痞子走到他身前不远,领头的呲了呲呀,狭长的眼睛眯缝着扫了陆铮一眼,尖着嗓子怪笑道:“哥们,干什么呢?”

    陆铮摊摊双手,淡淡道:“没什么,过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艹,你还挺有骚性的啊。”领头的脸色阴沉道:“刚才拿着纸往上写什么呢?”

    陆铮笑道:“艺术创作。”

    “妈个比的,少他妈的耍嘴皮子。”领头的啐了口吐沫道:“别特么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干嘛的。识相的把东西还有手机给我留下来,赶紧给老子滚蛋。”

    陆铮嘴角一弯,笑了,笑的意味深长。他明白这群人为什么突然冒出来了,毫无疑问,他们就是这污水工厂的打手,见到陆铮在污水口察看,误以为他前来暗访,或是前来取证举报的人。

    “笑你妈比的笑。”他身边一个爆炸头满脸凶厉道:“亮哥,别跟他么的废话了啊。先废了他在说,叫他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几个人唰唰唰向前走近几步,虎视眈眈的望着陆铮。

    陆铮用脚踢了踢污水管,面无表情道:“你们这样乱排工业废水,难道就没人管吗?”

    亮哥哧的一声冷笑,骂道:“管你麻痹的管,你他么的到底是干什么的?电视台还是报社的?我告诉你,今儿个你要是不给老子把东西留下,别他们想走。”

    陆铮摇摇头道:“答非所问。”

    “我艹。”亮哥有种被忽视的羞辱感,不由得心中大怒,跨前几步,一指陆铮,喝骂道:“尼麻痹,上次发帖举报的那个人是不是就你个狗日的?”

    这家化工厂污水排放的问题,陆铮并不是第一个发现的,周围依靠河流灌溉的农民早就将这个事情反应上去,但一直都没有得到处理。

    后来有村民将这个事情反应给了某记者,该记者在工厂暗访之后,在网上发帖举报,试图利用舆论的力量,解决污水问题。

    但是很遗憾,网上流传已久的**出面,将舆论扼杀在萌芽之中。化工公司的老板跑了几趟关系,放了dian儿血,前前后后花了五六万,才摆平此事。

    后来老板加强了污水口的防控,安装了隐蔽的摄像头,一旦有可疑的人前来走访暗查,雇佣的打手就会立刻出现,轻则抢走手机相机,重则殴打一顿。

    陆铮不是头一个遭遇此事的人,但他决定要做最后一个人。

    亮哥不耐烦的单臂一指,气势汹汹道:“艹,敬酒不吃吃罚酒。干死你个狗逼,想管闲事儿是吧?行,一会儿就把你丢进水里,让你好好特么的尝尝味道。”

    他的话音一落,打手们凶神恶煞的围了上来。

    一个满脸乖戾,肩有纹身的瘦猴,眼神凶横,其中不由分说,照着陆铮的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但在陆铮眼里,他的动作似乎被放慢了几分,毫不费力的一把捏住他的手腕,猛地向下一折。

    瘦猴‘啊’的一声,感觉手腕都要断了,身子一下子委顿下去。

    嘭。

    闪电般的一脚,踢中他的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去,哗啦一声落进污水沟中。

    “艹!”

    其他人心中一惊,随即蜂拥而上。

    龙鳞强化过的身体,宛如钢筋铁骨一般,速度更是比常人快上一倍,陆铮一个鞭腿横扫出去,嘭嘭嘭,三四个人被踢飞出去,稀里哗啦的滚到污水沟里。

    陆铮一回身,猛地轰出一拳。对面那人下意识的收回双臂,像拳击手一样竖于胸前,护住上半身。

    陆铮手拨拉抓住他的手腕,然后,飞快的朝着他的裤裆提出一脚。

    下一刻,‘噗’的一声闷响,那人脸色眼珠子一瞪,头发都快竖起来了,身体筛糠几下,双手慢慢的垂下,捂住裤裆,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啊~”变作龙虾一样萎缩在地上抽搐,那悲戚的模样,真个叫惊天地泣鬼神。

    正所谓男为鸟活,狗为屎汪!任凭你练就一身金刚铁骨,也绝对承受不住天下第一酷刑——蛋疼。

    剩下的几个打手,猛地退后一步,脸色疾变,这小子下手也忒黑了。

    陆铮则没半dian儿停顿,朝几个人猛扑过去,如同虎入羊群一般,三下五除二,就将所有人打翻在地,抓着头发一个个都丢进污水沟中。

    那些人跟一窝泥鳅一般在污水中挣扎起来,纷纷想要往岸上爬。

    呕……

    呕……

    已经有人忍不住,喷出花花绿绿的呕吐物来,菠菜、金针菇、肉丝、鱼丸,简直是争先斗吐,一个比一个吐的激烈。

    唯一站着的就是亮哥了,他一直站在后面没有动手,此刻脸上的皮肉都开始抽搐起来,有些惊恐的看着陆铮。

    陆铮拍了拍手走过去。

    亮哥头发一竖,伸手往背后一摸,抽出别在腰上的钢管,劈头盖脸的打来。

    下一刻,亮哥只感觉陆铮的手在空中一忽闪,手中便是一空,仔细一看,钢管没了……

    我艹!亮哥后脑勺的辫子都快竖起来了,刚抬起头来,便看见陆铮手里拿着一个锃亮的钢管,笑眯眯的望着他。

    将钢管握在手中,陆铮手腕微微用力,那钢管竟似承受不住一般,微微有些弯曲,轻轻的一咬牙,胸廓用力一收,手腕猛的用力,钢管竟然发出吱嘎一声,硬生生的被掰弯了!

    亮哥失神的望着他,豆大的冷汗从脑门上滑落下来。

    陆铮不屑的扫了他一样,手腕再次用力,钢管又是九十度一弯……

    吱嘎,吱嘎,几下轻响之后,陆铮满意的看着手中的成品,笑着dian了dian头。

    亮哥看着陆铮轻松的模样,刚才仿佛掰的不是钢管,而是面条,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眼神落在扭曲的不成样子的钢管上,更是浑身一抖,那钢管竟然被硬生生的折成一个‘日’字!

    陆铮把成品往他面前一伸,问道:“这个字念什么?”

    亮哥浑身一个激灵,战战兢兢道:“哥,我错了。”

    啪的就是一巴掌,亮哥的半边儿脸瞬间浮肿起来。陆铮冷漠道:“答非所问,我问你这个字念什么?”

    亮哥都快哭了,颤声道:“日……日。”

    啪的一声。

    另一边脸也肿了起来。

    陆铮脸上杀气浮现,阴森森道:“我艹,你敢骂我?”

    亮哥惊恐的看着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