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虾兵蟹将
作者:敖夜的小说      更新:2011-09-11
    纪依然小脸通红的把事情原委讲出来,让纪凝芷一阵无语,对陆铮这个古怪的宠物表示十分惊讶。@@dian@小@说,..o

    受到严重惊吓的王贤俊,丢了这么大的丑,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对陆铮的厌恶忽然间浓烈起来。

    陆铮倒是丝毫不在意,尽职尽责的将他们三人送走之后,在宾馆里躺着盘算了下魔都的收获,才心满意足的睡着。

    江城这种小地方只有养鸡场,没有飞机场。陆铮从清江市下飞机,一路拎着大包小包转车回到江城老家。

    怪不得在各种仙侠中,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不能没有储物空间。掌握了纳海术之后,陆铮才真正的感觉到了便利。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纳海术,陆铮背上背着乌龟,脑袋上ding着蜘蛛蟹,怀里抱着锈斑蟳,脑洞小的以为他是玩行为艺术,脑洞大的估计还以为是水产生物集体暴动,向人类发动全面攻击呢。

    回家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看望父母,老妈见陆铮买了这么多的衣服鞋子,第一表现不是高兴,而是吓的以为陆铮干了惊天大案,把商场给洗劫了。

    钱的来源不太好解释,陆铮就顺水推舟,把这件好事一股脑的推到林歆苗的头上。

    老妈这才转惊为喜,而且是喜不自胜,甚至比知道是自家儿子买的还要惊喜,一件件衣服不厌其烦的试来试去,脸上洋溢的不止是幸福,还有骄傲。

    老爸则要沉稳的多,这些衣服价值不菲,即便林歆苗家是生产商,不清不楚接受这么贵重的东西也不太合适,因此耳提面命明着训了陆铮一顿,暗地里的台词则很明确——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小子要是抓不住,老子踹死你。

    离开的这几天,鱼塘的事情暂时都是老爸抽时间打理的,至于毛文涛投毒案,也有了进展,毛五毛六人赃并获证据确凿,吃几年牢饭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汪群华更倒霉,而且倒霉的有些不明所以,他被抓捕归案之后,曾托朋友到处跑政法系统的关系,那些曾经一起吃喝玩乐称兄道弟的家伙,一听见是他犯事,一部分人冷笑不语,还有一部分人跟打了鸡血一样,纷纷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本来只是破坏生产经营罪,后来接连爆出聚众赌博罪、故意伤害罪、胁迫卖【淫】罪、勒索罪、非法持有管制刀具罪、组织领导参加黑色会性质组织罪等各种花样的罪名,一审判决17年有期徒刑,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总计67万元。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陆铮的群发短信战术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至于毛文涛的下场,则有些耐人寻味,他的案件始终一压再压,最后由于心脏病缘故,暂时监视居住,等案件查清才会正式起诉。

    心脏病是真是假,无从得知。但毋庸置疑的是,一定有其他的势力干扰。不过,以他现在麻烦缠身的状况,只能天天蹲在家里,暂时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唯一让陆铮觉得有些担心的事情,就是西秀山水库。今年入夏以来,暴雨连绵,老天爷一天三变脸,阵雨小雨不断,水坝拆除工作进展缓慢,到目前为止,第一座水坝才刚刚完成抽水工作,照这个进度,想要在汛期来临之前完工,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今年的雨水出奇的多,各大河流水库的水位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身为十里水君,陆铮敏锐的嗅到了凶兆的气味。

    理清各路消息之后,陆铮决定召开龙宫第一届全体成员代表会议。

    在一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脚趾的晚上,鱼塘边的红砖瓦房,窗帘拉紧,里面灯火闪烁。

    红木沙发上,陆铮正襟危坐,面前一张茶几,茶几上摆着一副打印出来的西秀河水文方位图,沉声道:“刘明,刘能,何在?”

    鲜红甲壳,体长一米的火钳刘明,恭敬的垂着虾螯,爬到茶几前,参拜道:“小的见过陛下。”

    浑身紫黑,比刘明大上一圈的刘能,肚子撑得圆滚滚的,嘴边儿还挂着饲料残渣,爬过来俯首道:“小的,嗝儿,见过陛下。”

    陆铮望着这两个活宝,强忍着笑道:“朕离开的这两天,鱼塘里可有什么事情吗?”

    火钳刘明立马抢着道:“报,陛下,小的有要事启奏。”

    “说!”

    刘明把虾首一转,虾螯指着刘能道:“小的要状告刘能,陛下走的这两天,他都快把饲料吃完了,导致儿郎们已经饿了好几顿,都瘦了好几圈呢。”

    刘能慌慌张张的扭动着圆滚滚的肚子,激动道:“陛下,小的也要状告刘明。昨天太上皇晚上投食的时候,他跳上船偷饲料,差dian儿被太上皇发现。”

    陆铮还未说话,火钳刘明就跳脚道:“陛下,这都怪刘能,儿郎们饿的都快昏过去了。”

    铁拳刘能唰啦啦的舞动着甲页子,反驳道:“陛下,二十万儿郎们,饿昏三两只有什么打紧的,要是吓到太上皇可就不得了了。”

    “你胡说……”火钳刘明气愤道:“什么三两只,明明好几百只。”

    “你放屁!明明就是你想给你的妃子们开小灶,好让她们快快长大,供你淫【乐】。陛下,小的冤枉啊。”

    “啊。”火钳刘明双钳一展,摆出个白鹤亮翅道:“刘能,我忍你好久了。”

    刘能不甘示弱的活动活动拳头,演练了一套野球拳,道:“刘明,我也忍你好久了。”

    眼看这两只虾兵摆开架势就要单挑,陆铮有些蛋疼的捂住额头,道:“泥们垢了,给我消停一dian儿,我也快受不了你们两个了。”

    龙宫才刚刚起步,两大干将就开始内讧,将来还如何蓬勃发展啊。

    刘明和刘能齐齐一个激灵,立马收回架势,乖的跟孙子一样,俯首道:“陛下,小的错了。”

    “好啦,好啦。”陆铮摆摆手道:“朕射你们无罪。”

    在灵水中饲养的小龙虾,长势极为迅猛,再加上刘能这个吃货,饲料的消耗量的确非常的恐怖,倒也怪不得他们。

    看来有必要拓展一下地盘,增加进食渠道了。

    陆铮拍了拍桌子道:“为了几口饲料当场撕逼,成何体统?身为龙宫一员,必须精诚团结,齐心协力,互帮互助,团结友爱,目光要放长远一dian儿,将来朕富有四海,还会发愁吃喝吗?谁要是因为一dian儿小事就不依不饶,斤斤计较,破坏龙宫和谐,谁就是龙宫的叛徒,敌人,反动分子,一律严惩不贷。”

    刘明和刘能吓的一哆嗦,然后互相对视一眼,猛然冲过去热情的拥抱对方,互拍甲壳连连道:“明哥(能哥),我刚才跟你闹着玩儿呢,哈哈,咱们可是要一起携手冲向大海的好兄弟啊。哈哈,呵呵……”

    陆铮差dian儿一个跟头栽倒地上。

    手下有这么两个逗逼,陆铮感觉一阵蛋疼菊紧,拍了拍桌子道:“都给我严肃一dian儿,把朕的话好好记在心里就行。今天叫你们来这儿,另有要事,咱们龙宫新添两员猛将,将来你们都是共事的同僚,互相认识一下。”

    刘明和刘能闪电般分开,匍匐在地道:“是,陛下,小的们一定让这两位猛将兄,感觉到灵水般的温暖。”

    陆铮一挥手,一阵水雾闪过,黄金手夹疼鹰出现在茶几上,它明显有些茫然,稍微呆滞了一下,猛然看见眼前两个比它打上好几倍的庞然大虾,立刻就把蟹螯横在身前。

    刘明唰啦啦的凑过去,打招呼道:“猛将兄,幸会,幸会。我是龙宫首席虾兵,火钳刘明。”

    刘能不甘示弱的也挤过去道:“他是首席淡水虾兵,我是首席海水虾兵。哎呀,猛将兄,你好,你好。我是铁拳刘能,铁拳的铁,铁拳的拳。我看你身披黄金甲,双持黄金螯,仪表堂堂,器宇不凡,一定是跟我一样来自大海吧。”

    几日不见,文青刘能的文化水平竟然有大幅度的提高,竟然可以熟练运用排比句和成语了。

    夹疼君明显有些莫名其妙。

    陆铮满脸含笑传过去意识道:“他们两个就是龙宫的虾兵。

    夹疼君这才放下防备,不过看着这两个大虾,心里还是有dian儿不自在,说好的蟹将呢,怎么虾兵看起来比蟹将还要酷炫,将来谁领导谁啊?

    接着,陆铮又是一挥,这次的水雾散去,一条大长腿从水雾中出现,长度甚至要超过刘能的身长。

    等剪掉手牛德华显出真面目,刘明和刘能都吓了一跳,仰望着这个大蜘蛛一样的生物,尤其还是一边四条腿,一边两条腿,只有一只蟹螯,看起来奇形怪状,心中惊道:这是什么鬼?

    咔嚓,咔嚓,剪掉手牛德华霸气的把蟹钳挥舞一下,横扫方圆一米。</>